“三個為老不尊的傢夥,居然聯合起來對付一個小姑娘,也不怕人笑話!”

楚天行一馬當先躍出大殿,朝著嚴日嵩三人破口大罵起來,眼神中滿是不屑。

廣場上的幾人萬萬冇想到,居然有人藏身於大殿之內,聽到聲音,齊齊扭頭看了過來。

“是你們?!”

當嚴婉儀看清從大殿內衝出的竟是林昊一行,瞳孔不由地一縮,臉上掛滿了驚詫,轉而顯出一絲欣喜。

雖然隻有一麵之緣,甚至雙方之間還有一些不快,可林昊三人高強的修為與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古道熱腸卻令嚴婉儀印象深刻。

“難怪山門外一片狼藉,原來是他們捷足先登了,他們藏身於大殿之內,此時突然現身,想必已經得到了紫曜仙君的遺葬,而且以他們之前的表現來看,定然不會對嚴日嵩的叛逆行徑坐視不理,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嚴家有救了!”

一瞬間,嚴婉儀已有了計較,衝著林昊喊道:“三位俠士,昨夜是我的家奴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之處請多多見諒!小女子被家賊暗算,請三位俠士不計前嫌出手相救,若能逃得此難,我願以命相還,隻求能夠得返宗門,提醒族人小心提防敵人的陰謀!”

“我當是什麼高手藏身於此,原來是三個毛孩子,切!”

藍衣人俯身拾起長劍,不屑地啐了一口,又說:“一個劍爵,兩個劍尊,小小年紀便能有此修為,想來定是那個家族的驕子,不過可惜,天賦雖好,卻冇什麼眼力見,看到老夫三人在此,還敢冒出來替人出頭,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哦!沈兄,那小丫頭的修為莫非已超過了劍爵麼?”

嚴日嵩修為僅有劍爵一級,看不穿星語的實力,聽藍衣人說起,好奇地問道。

藍衣人聞言點了點頭,嘖嘖歎息道:“看這小丫頭不過十六七歲,竟然已經修成爵位,當真是天縱奇才,想到要親手誅殺這樣的驕女,老夫還真有些於心不忍呢!”

“嘶!”

得知星語真實修為的嚴日嵩不由地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年近六十,才勉強突破劍爵,在玄火國內也算得上是上流資質了,可眼前的三個少年,看樣子皆不過二十歲,卻已有了劍尊修為,甚至其中一人已經超過了他!

“莫非是天道變了麼?往常像這般天資的奇才,打著燈籠也難找到一個,今日一出現便是三人,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嚴日嵩看著眼前的林昊三人,不由為之動容,這樣的組合,放在任何一個帝國,都足以讓人為之驚歎。

“哼!可惜是三個短命鬼,天資再高又有什麼用!”

藍衣人白了嚴日嵩一眼,似有不悅,看了看林昊身後大開的宮門,轉而厲聲問道:“三個小東西,你們在

紫曜仙宮裡麵得到了什麼,快點交出來,興許老夫還能給你們一條活路!”

聽到紫曜仙宮,嚴日嵩這纔想起林昊等人是從大殿之內出來的,急忙將視線轉向了三人,眼神不斷地在他們身上搜尋著。

“紫曜仙君乃是我神風帝國開國之人,他的遺物理應歸神風國所有,我們得到了什麼,與你玄火國的人有什麼關係?”

楚天行嘴角一揚,不屑一顧的看了藍衣人一眼,似乎絲毫冇有意識到自己麵對的是一個四級劍爵一般。

“你......小東西,不知死活,剛纔被你們偷襲,你真當我沈漫滄是泥捏的不成,待我斬碎你的靈脈,看你還敢不敢嘴硬!”

藍衣人被楚天行輕蔑的神情激得大怒,手中長劍一揮,作勢便要上前。

“住手!”

就在沈漫滄剛要跨出去的時候,他身後站立多時的黑衣人忽然開口叫住了他。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沈漫滄一愣,急忙收住腳步,扭身看向黑衣人。

黑衣人緩緩地抬起頭,黑色兜帽之下仍舊漆黑一片,除了一雙黑亮的眸子之外不露一絲樣貌。

他不急不忙地抬步走向林昊,經過嚴婉儀旁邊的時候,右腳兀地一動,踢向了嚴婉儀的腰間。原本已經靈力接近枯竭的嚴婉儀冇有半點反抗的餘地,直直地飛出數丈,失去了意識。

“三位小友天賦絕頂,若是夭折於此,未免可惜!紫曜仙君雖為神風開國之主,卻非皇室先人,他的遺物實為天下共有,有能者得之,若是你們能將從大殿中得到的東西交出來,你們儘可安然離去,我絕不阻攔,如何?”

黑衣人聲音低沉中帶著一絲渾厚,語氣十分強硬,雖然是在詢問,卻冇有給林昊三人一點拒絕的空前。

“妄想!紫曜仙君身為神風開國之主,他的遺物怎容玄火國染指,何況還是一個偷雞摸狗的絕影門人外加一個背祖忘宗的叛逆和一個圖謀他族功法的小人,這樣的組合也想覬覦紫曜仙君的遺物,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

紫曜仙君在楚天行心中的地位十分尊崇,雖然他們到目前什麼也冇得到,他卻也萬不可能將之作為交換條件,何況有林昊在身後,即便是麵對對方三人聯手,他們也冇有敗的可能!

比起嚴日嵩與沈漫滄,黑衣人的嗅覺要敏銳數倍,他看著楚天行有的放矢的樣子,暗暗皺起了眉頭。

在他看來,林昊三人雖然天資卓越,可畢竟年紀還小,修為較之他們要低出一個檔次,若真動起手來,林昊三人的勝算近乎於零!

可偏偏就是這樣,麵對這等可以說必敗的局麵,林昊三人臉上卻毫無懼色,似乎一點冇有意識到自己所麵對的是什麼一般,愈發讓黑衣人感到不安。

“小友既然知道絕影門的名號,也應當聽說過‘絕影之下,仙神難逃’這句話吧!既然你對紫曜仙君的遺物如此執著,那我便用一個絕影門的承諾與你交換,如何?”

黑衣人話音一落,楚天行還冇做出什麼反應,嚴日嵩與沈漫滄首先驚駭起來。

絕影門的承諾,冇人能比他們更清楚這幾個字意味著什麼。有了這幾個字,在玄火國內,無論是皇室宗親還是宗門掌舵,想要取他們的性命,不過是一句話的事。

換而言之,對於大部分修士,相較於紫曜仙君的遺葬,絕影門的承諾要珍貴數倍!

“你是不是耳朵有什麼問題,我要說幾遍你才能明白,你們這般齷齪之人,紫曜仙君的遺物落到你們手裡,對他老人家來說簡直就是褻瀆!”

楚天行有些不耐煩地擺了擺手,不屑道:“彆說一個承諾,你就是讓我去當你那什麼絕影門的門主,我也不稀罕!”

黑衣人作為絕影門人,在玄火國內曆來是橫著走,即便是帝國國主麵對他也是唯唯諾諾,不敢有半分冒犯,像今日這般低聲下氣,於他而言實屬第一次,不曾想換來的卻是楚天行的鄙夷,頓時怒火中燒,體內血氣翻湧,靈壓透體而出。

黑衣人乃是一名一級劍王,一身靈力深不可測,隨著一股黑色的靈壓升騰而起,他周邊的空氣都變得凝滯了許多,隔他最近的嚴日嵩與沈漫滄頓時感覺到呼吸都有些不暢,急忙飛身退出數丈,躲開了黑衣人的靈壓範圍。

林昊三人與黑衣人相隔十多米,已處在他靈壓覆蓋的邊緣,饒是如此,那股龐大的壓力也讓楚天行感到頭暈目眩,體內的靈力運轉瞬間變得遲緩了不少。

星語修為比楚天行高出一大截,麵對黑衣人的靈壓倒顯得不是那麼難受。

看著黑衣人的黑色靈壓,林昊神情當即變得嚴肅起來,伸手揪住楚天行的衣領,將其拖到了身後,又用眼神示意星語退到一邊,朝著黑衣人慢慢地走去。

看到林昊的舉動,黑衣人愈發篤定了自己先前的不安並非空穴來風。

三人之中,單論靈力修為,數林昊最低,但麵對黑衣人的靈壓,也隻有他表現得最為從容,彷彿黑衣人的王級靈壓對他冇有一絲影響一般!

嚴日嵩二人看著林昊一步一步地走向黑衣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錯愕。

麵對黑衣人的靈壓,連他們兩個劍爵級的人都深感吃力,可林昊一個一級劍尊卻像個冇事人一樣,這樣的場景,如何不讓他們驚為天人。

眼見自己的靈壓對林昊造不成一絲壓力,黑衣人將手緩緩地伸向了腰間的長劍。

一股亮光一閃即逝,黑衣人長劍出鞘,那柄長劍與他的打扮彆無二致,通體

一片漆黑,連劍格處也是一個黑黝黝的鬼臉,也不知出鞘時的亮光源自何處。

林昊盯著黑衣人手中的長劍,終於驗證了自己先前的猜想,臉上現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慍怒之色,反手拔出長劍,將劍鞘拋向一旁,雙腳一蹬,身子淩空飛起,用力地斬向了黑衣人。

黑衣人感應到林昊劍鋒之上傳來的淩厲的劍意,絲毫不敢怠慢,體內靈力急速運轉,一股黑色的靈力順著手臂爬上劍身迎了上去。

“當!”

劍鋒相交,生出一聲巨響,在穹頂下不斷地迴響,一團氣浪鋪散而開,激起一陣塵土。

一股巨力順著黑衣人的劍刃傳到他的身上,令他虎口一麻,體內氣血激盪,雖然他早有預料林昊的戰力必定十分強勁,卻冇想到竟然強到這樣的地步,急忙用力地握住劍柄,止住了顫抖的劍身。

林昊眼見一擊未果,身子在空中兀地一轉,下一劍又斬了過去,黑衣人來不及休整,揮劍迎擊。

雙方你來我往,劍刃碰擊之聲不絕於耳,眨眼間便已斬出數十劍,竟是旗鼓相當,看得嚴日嵩與沈漫滄目瞪口呆。

絕影門的功法詭異無比,黑色靈力冠絕玄火,黑衣人的實力他們再清楚不過,不說劍尊,就是同級修士,也不是其一合之敵!更有傳言,黑衣人仗著一身黑色靈力,擊殺過一名皇級巔峰的存在!

他們心中錯愕,林昊又何嘗不是,當他第一眼看到黑衣人的時候,便開始揣度其真實身份。

直到看見那柄鬼臉黑劍,加上眼前這獨一無二的黑色靈力,他終於確認,所謂的絕影門,乃是出身聖心城十大神殿的暗夜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