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洞中的長廊蜿蜒曲折,林昊三人一路小心翼翼地前行,生怕一不小心觸動了什麼機關。畢竟,經過了破開石門禁製的波折,令他們都對仙級強者的力量有了全新的認識。

傳說紫曜仙君從神風帝國隱退之時便已達到仙級巔峰,後來的日子裡他是不是已經突破到了更高的境界,這一點無從得知。

仙級以上,每一個等級的晉升都異常困難,想要有所突破突破,已不是簡單地積蓄靈力便可以做到的,每晉升一級,都需要對靈力的本源有所參悟,因此每一個等級之間的實力差距都十分巨大。

以林昊現在的實力,麵對下位仙級或許還有一戰之力,若是出現三級以上的仙級強者,他也隻有逃命的份。

紫曜仙君作為仙級巔峰的存在,其在自己的墓葬之中設下的禁製即便達不到他本尊的程度,以林昊三人目前的實力想要硬抗估計也是癡人說夢,所以他們不得不小心謹慎。

領教了石門前禁製的威力,林昊也明白了梁龍壓根冇有進入過紫曜仙宮的事實,估計他也是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紫曜仙宮的地圖和開啟大門的鑰匙,甚至連那柄紫曜仙劍到底是不是紫曜仙君的本命之劍也有待商榷。

進入長廊之後,林昊便將星語和楚天行攔在了身後,自己一馬當先,摸索著身邊的石壁慢慢地向前遊走。

長廊頂部每隔十幾米便有一盞魔法燈,將整個過道照得一片通明,這也為三人的前進提供了很好的條件,不用擔心會有暗器之類的東西突然從暗處飛出來。

不知是不是紫曜仙君以為憑藉石門外的禁製便足以攔阻貿然闖進之人,林昊一行沿著長廊前行了近半個小時,也冇有碰到一個機關。

就這樣,在三人前行了一個多小時後,終於看到了一個光亮的出口。長廊不但曲折,而且時上時下,此時身處何地,連林昊也搞不清楚,可找到了出口,總算是冇有白費力氣。

林昊右手伸直,將星語和楚天行護住,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出口前,定睛一看,入眼卻隻有一片亮光,門那邊的場景一絲一毫也不得見。用手一摸,發現亮光下麵也是一道石門。

“少主,這便是紫曜仙宮的第二道禁製麼?”

有了先前的遭遇,楚天行冇再想著以蠻力推動石門,他在周圍檢視了一番,卻冇有發現類似鑰匙插孔或開門機關的東西,而且這道石門通體乃是一塊巨石,表麵十分平整光潔,彆說門縫,連一粒灰塵也不曾發現。

林昊將手掌覆在石門之上,一道透明的靈力順著他的手臂融融入了亮光之中,須臾之間,石門陡然變成了一片紫色,無數細小的雷係銘文從石門之中浮現出來,慢慢地在石門正中處彙聚成一個一寸多寬的空洞。

林昊見狀,急忙將紫曜仙劍插了進去,一圈圈紫色的波紋朝四周蔓延開來。

“轟!”

隨著一陣劇烈的抖動,紫曜仙劍兀自掉了出來,沉重的石門慢慢地開始上升,紫曜仙宮的真實樣貌一點一點地透過石門下的縫隙展現出來。

石門升起,呈現在三人眼前的,是三座樣式古樸的宮殿。三座宮殿呈品字形,被一個寬約十丈圓形青石廣場圍在中間,四麵則是光滑的石壁,穹頂上鑲嵌著無數顆閃閃發光的魔晶,猶如一個圓形的罩子,將整座宮殿蓋在下麵,。

三座宮殿全部是用青石搭建而成,冇有想象中的金碧輝煌和珠光寶氣,卻散發著一股沉重的壓力,彰顯著它們曾經的主人乃是一位絕世強者。

林昊走到石門邊,見正麵那座宮殿打得殿門之上懸掛著一塊石匾,匾上刻著一個“曜”字,扭頭一看,另外兩座宮殿分彆是“翼”和“劍”。

“神風帝國傳說中的開國君主,時隔數千年,終於要重現人間了麼!”

楚天行說著,臉上洋溢位一股激動的神色,左腳一步跨出,踏上了青石鋪就的廣場。

“嗤......嗤......”

就在楚天行的腳落地的一瞬間,一股沉如山嶽的壓力驟然降臨,數百道電弧從穹頂上的魔晶之中激射而出,朝著楚天行落腳之處轟擊而來。

在那股巨大的靈壓下,楚天行當即跪倒在地,頭上冷汗直冒,想要抽身回到長廊之中,身子卻發不出半點力氣。

林昊見勢不妙,左手急忙伸出,揪著楚天行的衣領用力地將他拖了回來。

“轟......轟......”

數百道電弧從天而降,將楚天行之前踏足的那塊青石磚轟成了一堆齏粉,看得他背脊一涼,若不是林昊眼疾手快,此時他估計早已變成一堆焦炭了。

“好險!”

楚天行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怔怔地看著穹頂上歸於平靜的魔晶,心有餘悸地說:“難怪在長廊中走了那麼久一處機關也冇遇到,原來殺招在這裡,這種強度的雷擊,估計連皇級巔峰的強者也難以抵擋,看來想要進入仙宮也並非易事!”

“讓我來吧!”

林昊一邊說,一邊將雙手從衣袖中褪了出來,露出他那遒勁的肌肉。

平時穿著衣服,林昊的身形看起來還略顯單薄,可當他脫掉衣物,他手臂揮動間身上的肌肉不斷地蠕動,彷彿無數條虯龍在皮膚之下翻滾一般,即便不去觸摸,也能感受到那股強大的力量。

在劍元大陸上,武者在修士中也占了不小的比例,他們冇有所謂的靈技,修行之法便是用靈力淬鍊自己的肉身,用強橫的**戰鬥。傳說武者修煉至神級,僅憑肉身之力,便可打破空間,戰

力相較於劍士或魔法師毫不遜色。

楚天行雖然冇有見過武者,但此時看著**上身的林昊,他相信林昊的**強度即便是與專注肉身修煉的同級武者相比也不遑多讓,甚至更勝。

星語則是呆呆地看著林昊,眼中閃動著亮光,臉頰帶著一抹潮紅,不知在想些什麼,不過肯定與林昊身體中蘊含的力量毫不相關。

隻見林昊扭了扭脖頸,雙拳緊握,一陣哢哢的聲音從各個關節上響起,隨即他便跨步踏上了廣場。

隨之而來的,是與之前彆無二致的漫天雷影,從穹頂之上直直地砸向了林昊**的上身。

數百道落雷不斷地轟擊著身體,饒是林昊也不禁大感吃力,他咬緊牙關,將周身的肌肉用力地崩緊,想要逼退那些奔湧著鑽進他身體的雷靈之力。

無數的電弧被他的身體彈開,掉落在周圍的青石磚上,激起一陣又一陣的沙粒和灰塵。

可即便是他那般強悍的**,也不能將數百道落雷全部擋在體外,依然有不少雷靈之力透過皮膚侵蝕著他的神智。

而林昊卻依舊冇有催動靈力,以**之力硬扛著雷擊緩緩地向前走著,任由落雷在他的身體上灼燒出一個又一個焦糊的傷口,看得後麵的星語眼淚汪汪,心疼不已。

“啊!”

終於,在走到廣場正中的時候,林昊手臂上的肌肉抽動得越來越烈,儼然已是快要痙攣的樣子,他不由地發出一聲低喝,靈脈中的靈力頓時噴湧而出,沿著他的經絡刹那間佈滿了全身。

有了五色靈光護體,身上傳來的壓力頓時減輕了不少,林昊的腳步也快了許多,眨眼間便已到了“曜”字石匾下方。

當林昊的左腳跨上石匾下的台階的一瞬間,穹頂之上紫光一閃,數百顆魔晶歸於沉寂,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三千年了,老夫終於等到了!”

“你是......紫曜仙君麼?”林昊仰起頭,看著宮門問道。

“仙君之名,老夫愧不敢當,不過是一縷殘魂罷了!”

紫曜仙君話音一落,“曜”字石匾下的宮門便慢慢地張開,一陣微風順著宮門吹拂而至,帶著一縷輕柔的靈力,將林昊的身體包裹在內。數息之後,林昊身體上被雷擊燒傷的皮膚便恢複如初。

“哥哥,你冇事吧?”見落雷散去,星語急忙跑了過來,拉起林昊的手臂關切地問道。

“冇事,不過是些皮外傷罷了!”

林昊搖了搖頭,轉而又朝著殿內說:“小生林昊,久仰紫曜仙君威名,今日貿然闖入,有饒仙君安息,還請勿怪!”

“哈哈哈......林少俠言重了,那入門的鑰匙本就是老夫特意留下的,盼的便是有朝一日能有人破開禁製替我完成遺願,你們能走到這

裡,實乃緣分所至,何來叨擾之說!”

紫曜仙君哈哈一笑,又說:“林少俠,請殿內說話!”

林昊見狀,也不推辭,拉著星語的小手跨進了大殿。

三人一進入大殿,身後的石門又緩緩合上了,連廣場上那些被落雷擊碎的青石磚也恢複如初,長廊儘頭的石門再度落下,彷彿從未有人來過一般。

與外表的古樸大相徑庭,大殿內的裝潢顯得十分典雅,粗大的梁柱全部是盤龍木,地麵上鋪著一張七級魔獸爆炎獅的獸皮,兩旁整齊地擺著一列雕工精美的座椅,正中的牆壁上掛著一幅墨蘭圖,一縷幽香順著堂前的香爐緩緩飄出。雖說不上奢華,卻也給三人帶來了不小的視覺反差。

冇等林昊他們發出感歎,便有數道濃鬱的紫色靈力從大殿的各個角落升騰而起,漸漸在大殿中央彙聚成一個人形。

那人紫衣飄飄,眉如劍鋒,眼似星辰,眉宇間帶著一種謙恭和傲然神色,額上的那道閃電狀的元素印記表明他正是這座宮殿的主人,紫曜仙君!

“小生林昊,見過紫曜仙君!”

“小生楚天行,見過紫曜仙君!”

“小生星語,見過紫曜仙君!”

見紫曜仙君顯出身形,林昊三人肅然起敬,不約而同地躬身施了一禮,恭敬地說道。

作為一名散修,能夠突破仙級,不但要有絕高的天賦,還要有質樸的道心和非凡的毅力,這樣的人放眼大陸萬年曆史,也是屈指可數。對於這樣的存在,無人可以做到心無波瀾,林昊也是如此。

“三位小友不必拘禮,老夫已是一縷殘魂,若不是心願未了,早已散落天地之間!”紫曜仙君微微一笑,看著林昊三人的眼神中充滿了讚賞。

“強如仙君這般,大陸上還能有什麼事情能難得到你麼?”楚天行疑惑地問道。

正當紫曜仙君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大殿忽然抖動了一下,林昊三人急忙走到窗邊,卻見廣場旁的石門竟然又慢慢地升了起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