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劍語清歌 >   第三章 莫叔往事

落日森林位於劍元大陸以西,自南而北將橫貫整片大陸,像一道閘口橫插在西北萬刃峰和西南落雷澤兩大絕地之間,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默默地抵擋著來自極西絕地葬神沙漠的侵蝕。

楚天行一行自落霞鎮離開已經過了七天,此時一行人已經快要到了莫大叔所說的三重山的邊緣,天上又飄起了細雨,所幸森林內古木參天,無數碩大的樹冠變成了天然的雨傘,為幾人擋住了風雨,不過林間的霧氣卻顯得愈發濃厚了起來。

“莫大叔,傳聞落日森林共分十八重山,東西各九重,中間被一條深不見底的絕淵隔斷,不知道是真是假?”楚天行被五名壯漢圍在中間,心中好不自在,朝著領頭的莫大叔問道。

“嗬嗬,少爺平日裡專注修行,我還當你不喜歡這些趣聞呢!”莫大叔扭頭笑道。

“少爺說的冇錯,我以前做冒險者的時候也聽說過這事,還有人說東西九重山中間的深淵裡藏著了不得的東西呢!”楚天行身旁的一個壯漢附和說。

“對呀,對呀!我也聽過。”隨行的其餘幾人也跟著討論起來。

領頭的莫大叔聞言,腳步不由地慢了下來,像是想起什麼往事,沉吟道:“劍元大陸太大了,這落日森林雖列於七大禁區之外,可對於凡人來說也是不可揣測的存在啊!老頭子今年六十歲了,雖然有幸在老爺的幫助下修成了尊位,可對於大陸的很多奧秘也還是不明所以呀!”

楚天行見莫大叔不知怎麼忽然間心情變得低落,關切道:“莫大叔,您冇事吧!”

莫大叔回過神來,抬頭看了看頭頂,說道:“眼下時至正午,咱們休息休息再走吧!”

小六聞言,急忙解下背後的包袱,拿出一張灰布鋪在地上,接著取出在落霞鎮采購的乾糧分給了幾人。

一行人圍坐在一起,手拿煎餅,像是等待著大人講故事的小孩一般默默地看著莫大叔。

莫大叔從腰間取下一個酒壺,就著煎餅小酌了一口,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說道:

“那是在我二十歲那年,我所在宗門的少主修行遇到了瓶頸,受宗主之命,我們師兄弟十八人跟著我們的師父,從玄火國一路向西,長途跋涉了數萬裡來到落日森林捕獵魔獸!”

“從玄火國到落日森林路途遙遠,而且必須要經過神風國國都,玄火、神風兩國曆來交惡,兩國都有不允許敵國修士進入本國地界的明律,加之玄火國內也有著與落日森林蘊藏相當的嵐風森林,何以你們會捨近求遠,冒著那麼大的風險到落日森林捕獵魔獸呢?”

楚天行有些疑惑,忽然,他眼睛一亮,激動地叫道:“莫非......”

“冇錯!”莫大叔看著楚天行,心中暗暗讚賞,他

本以為楚天行整日一門心思地苦心修行,根本冇有瞭解過外麵的世界,卻冇想到其見聞如此廣博。

“莫大叔,您跟少主說的到底是什麼呀?把我們哥幾個都弄迷糊了!”小六摸了摸頭說道。

楚天行與莫大叔相視一笑,答道:“六哥,你想想有什麼東西是這落日森林之內有而其他地方卻冇有的,不就明白了麼!”

小六沉默了半晌,忽然一拍大腿,叫道:“啊!是青頭蛟!冇錯,莫大叔你們準是衝著那東西來的!”

“什麼!青頭蛟!?莫大叔,真的麼?那可是傳說中的八級魔獸啊!你們......”另外一人聞言,有些不敢相信地追問道。

莫大叔長吸了一口氣,臉上揚起一股傲然之色,說道:“區區青頭蛟,在我師尊麵前,不過是長了爪子的長蟲罷了,有那麼可怕麼?”

楚天行看著莫大叔,腦海中回想起自己的父親以往說的一些話,心中思慮了一番,對他的來曆逐漸明瞭。

“那你們後來抓著青頭蛟了麼?青頭蛟是不是跟傳說中一樣,是三屬性的魔獸?”小六好奇地問道。

“我們一行十九人,從宗門出發後,為了避免引起神風國耳目的注意,引來不必要的麻煩,一路上來回曲折,耗費了不少的時間,導致錯過了獵殺魔獸時機最佳的秋季。”

說道這裡莫大叔臉上開始浮現出懊悔的神情,道:“原本師尊是想等著來年夏季再入林捕獵的,可我想著師尊實力超絕,加之臨行前從宗主那裡請到了宗門的法寶,根本冇什麼可擔心的,而且少宗主突破在即,要是再等上半年,恐怕會有什麼意外,便慫恿師兄弟們勸說師尊入林捕獵。師尊一開始並不答應,可耐不住我們再三勸說,加上他也擔心錯過了時機耽誤少宗主的修行,便帶著我們在酷寒之季踏入了落日森林。”

言至於此,莫大叔再也忍不住,哽嚥了起來:“都怪我!是我害了我的師尊和師兄弟啊!”

“莫大叔,你彆自責了,你也是為了宗門利益著想纔會這麼做的,你們入林之後到底遇上了什麼呀?”楚天行安慰道。

莫大叔伸手拭去眼角的淚珠,接著說道:“我所在的宗門主修的是火元素之力,仗著先祖遺留的底蘊,在玄火國倒還算是有些地位。宗主一族自開宗以來從未有過天賦其他元靈的人誕生,可是冇想到到了少宗主一代,卻是天賦水、風、雷三靈!”

“嘶!”

圍著的幾人包括楚天行聞言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天賦三靈,那得是多逆天的存在啊!

在劍元大陸,無論是人族還是其他種族,想要修行,必須得先天帶有靈脈,而基本上所有的種族都隻具有一種元靈,隻有極少一部分能夠身攜兩

種元靈,這就已經是天才了!天賦三靈,那在劍元大陸的曆史上也是屈指可數的存在。曆史上有記載的天賦三靈之人,隻要不被抹殺,無一不是傳說。

“也正因如此,宗門纔會對少宗主的修行如此重視,在其修行的每一步都為其提供最好的資源,甚至不惜派出我師父這個宗門大長老冒著被神風國圍殺的危險來到落日森林為他尋找突破所需的三元素魔晶!這青頭蛟在所有魔獸之中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每一頭都是身具三靈,但卻並不強橫,而且靈智較低,雖然有八級魔獸之名,卻無八級魔獸之實!”

莫大叔看了看小六幾人,似乎是想告訴他們青頭蛟號稱八級魔獸,實則是浪得虛名,接著又說道:“師尊帶著我們師兄弟入了林後,冒著風雪一股腦衝到了六重山,傳說那裡是落日森林魔獸棲息的分水嶺,六重山外的魔獸,都是六級以下的,而六重山再往上,基本上都是八級以上魔獸的領地。有句話叫做“過了六重山,神仙也難安”,意思就是即便是仙、神級彆的存在,也不敢在六重山內隨意亂闖,說不定一不小心就踏進了哪頭仙獸、神獸的領地之中!”

“青頭蛟雖然被稱作八級魔獸,實際戰力也就跟六級魔獸差不多,人聽了它的名頭可能會害怕,魔獸可不會,它自己可能也知道自己的底子,因此基本也都是在六重山活動。我們到了六重山後,師尊便用宗門祕製的藥粉想要引青頭蛟出來。據宗主所說,那種藥粉是宗門的藥師針對我們此行特製的,對其他魔獸並無效用,卻能吸引方圓三裡的青頭蛟,即便是熟睡的青頭蛟聞到這藥粉的氣味也會隨跡而來。說來也巧,我們在六重山蹲守了兩天,便遇到了一頭青頭蛟,而且恰好也是水、風、雷三靈!”莫大叔說得興起,又拿起酒壺喝了口酒。

“本來以為冬眠的青頭蛟不太好找,冇想到才兩天時間就被我們給遇上了,當時可把我們給高興壞了,身處危機四伏的落日森林,又是寒冬,若是拖延太久,誰也說不準會發生什麼。連一向不苟言笑的師尊也非常激動,捏著劍訣便衝了上去。我師尊可是半步劍仙的絕頂強者,加上我們師兄弟從旁掠陣,那青頭蛟不過半柱香的功夫便哀鳴一聲倒在了師尊的劍下!”

講到這裡,莫大叔原本眉飛色舞的神情頓時又萎靡了下來。

“後來呢?”楚天行追問。

莫大叔舉起酒壺,喝了一大口,一下子被嗆得連連咳嗽,抬起頭時臉上竟是老淚縱橫。他伸出手掌抹了一把,笑道:“這酒太烈了!”

楚天行幾人看著莫大叔,想要安慰卻不知如何開口,隻得默默地看著。

過了一會兒,莫大叔又喝了口酒,苦笑著說道:“正所謂

樂極生悲,我們一行收拾好青頭蛟的屍體,為了不讓魔晶內的元靈流逝,還用特製的蜜蠟封住了魔晶,正當我們想要起身返程之時,異變陡生,一個巨大的黑影忽然從我們身邊的雪地之中沖天而起,撞斷了周圍的參天大樹,帶著一聲聲吱吱怪叫,朝著我們撲了過來!”

“那黑影來勢迅猛,電光火石之間我們師兄弟根本反應不及,還好師尊眼疾手快,靈氣運轉,外放的元靈變成一隻巨大的手掌,將我們一把捏住,拋到了身後。師尊的元氣加上那黑影的衝擊,修為低下的我們怎能抵擋,當時就被摔得眼冒金星,有兩名修為較低的師弟直接昏死在了雪地之中。”

莫大叔似乎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嘴角開始變得有些顫抖,眼神之中佈滿了恐懼,他雙手握住酒壺,又喝了一口:“我運轉靈力,強壓著胸口翻湧的熱血,定神望去,看到了我這一輩子見過最恐怖的東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