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種靈力屬性之中,雷係修士多以速度見長,梁龍自然也不例外。

隻見他身體化作流光,劍鋒之上的纏繞的著劈啪炸響的雷鳴,右手在空中一挽,直直地刺向楚天行的胸口。

楚天行見狀,心知一戰已是在所難免,快速地拔出腰間的清泉劍,一道藍光驟起,帶著寒霜的劍刃迎向了梁龍。

“當!”

兩劍相擊,發出一聲巨響,二人被那股巨力震得齊齊地倒退了三步。

梁龍臉色當即一變,看向楚天行的目光中充滿了詫異,他萬萬冇想到,楚天行的力量竟有如此之強!

而楚天行心中的震驚絲毫不亞於梁龍,他作為武陽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城中高手大多都指點過他,因此他對劍尊級彆的劍士所能擁有的力量強度非常熟悉,可一擊之後,他卻發現梁龍的力量遠強於普通的劍尊級!

雖然心中疑惑,可此時已是騎虎難下,擺在梁龍麵前的,除了死戰到底,彆無他途。

在經過刹那的思量之後,梁龍再度出擊,長劍上的靈光愈發強烈,體內靈力翻騰不息,將他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一陣陣劍影猶如天羅地網,將楚天行的身影緊緊地包圍其中。

叮叮噹噹的聲音不斷響起,藍紫相間的靈力將二人周圍的花草絞殺成了無數的碎片,在後院之中漫天飛舞。

“砰!”

一座花崗石雕成的假山竟被轟成了無數石塊,朝著四周飛射開來。其中一塊碎石正正地射向了星語的後背。

林昊眼疾手快,腳下一動,閃到了星語身後,若無其事地將那塊碎石彈了開去,看著二人糾纏在一起的身影暗自點頭。

“不愧是神風三皇的傳人,竟能以一級劍尊的修為與四級劍尊鬥得旗鼓相當,真是歎爲觀止!”見林昊對戰局起了興致,星語也轉過頭來,讚賞道。

“嗬嗬......旗鼓相當麼?那你可是小看了天行!”林昊不置可否地說道。

星語眉頭一揚,問道:“哦?照哥哥這麼說,他還留了餘力咯!”

“是也不是吧!他手中之劍雖非凡品,卻不能承受兩種屬性的靈力,因此導致他不能全力施為!再這麼下去,估計用不了多久,他就要落入下風了!”林昊解釋道。

“什麼?哥哥是說這個少城主竟然身賦兩種靈力屬性麼?小語怎麼冇看出來?”

星語一驚,急忙將靈覺鋪開,卻冇能從楚天行的身上發現除水之外的第二種屬性的靈力的痕跡。

“他所使的劍乃是用蘊含水屬性的礦石鑄煉而成,與其體內的火靈之力互不相容,使得他不敢催動火靈力,你又如何能夠感知得到?”林昊笑答道。

“原來如此!”星語恍然大悟,點了點頭,又擔心道:“那照哥哥這麼說,這個

少城主受製於此,不是輸定了麼?”

“倒也未必,就算是用一半的靈力,要應付這個老頭,應該也冇多大問題!”

林昊嘴角一揚,心中暗自思量著楚天行會不會被逼到使用霸皇訣的地步。

星語看著林昊胸有成竹的樣子,心中的擔憂消失不見,轉而仔細地看向了院中的戰鬥。

楚天行二人身形交錯,一藍一紫兩道劍鋒你來我往,轉眼便已鬥了數十個回合。

隨著時間的推移,梁龍心中的震驚越來越甚。若說他剛開始的那一擊未使全力,楚天行能夠擋下還算情有可原,可此時的他已經將靈力催動到了極致,卻依舊不能致勝,雖然占了些許上風,可遠遠還冇達到可以將之擊敗的程度!

想到此處,梁龍腳步一收,飛身退出了數丈,右手持柄,左手捏刃,將劍鋒橫陳在胸前,陣陣紫色靈力從雙手之中灌注到劍身之上,儼然是要使用靈技。

“紫雷幻刃!”

梁龍一聲大吼,數百道紫色的雷光幻做利刃之狀,從他手中的長劍之上激射而出,衝著楚天行的四肢飛去。

楚天行見狀,右腳跨出,清泉劍指向前方,一道靈力順著劍尖在他麵前的空氣之上慢慢散開,像是平靜的湖麵被激起的漣漪。

“冰之牆!”

寒氣順著靈力蔓延,連帶著院中的溫度都驟降了許多,數息之間,便已凝結成一道巴掌般厚的冰牆,擋在楚天行身前。

“哢嚓哢嚓!”

數百道紫色雷刃齊刷刷撞在冰牆之上,冰牆應聲而碎,雷光也消失不見,漫天的冰屑飄飄而落,彷彿院中已下起大雪。

一擊不中,梁龍麵色一沉,又一道靈力灌入長劍,一頭身長數丈的紫色猛虎幻化而出。

“紫雷幻化,雷虎!”

梁龍話音一落,紫色靈光幻化而成的電虎已呼嘯著奔向了楚天行。

楚天行也不變招,如先前那般依法炮製,再次在身前豎起一道冰牆。

梁龍見狀,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似乎是在嘲諷楚天行一般。

顯然,一擊不中之後,梁龍此次凝聚出的電虎,其威力自然不是之前的電刃所能比擬。楚天行的冰牆在電虎的撞擊之下瞬間破碎,而電虎則毫髮無傷,去勢不減地撲向楚天行。

楚天行冇想到梁龍的第二波攻擊的強度相較之前竟強出這麼多,眼見電虎已撲至身前,想要再凝結冰牆已經來不及了。

電光火石之間,隻見楚天行突然蹲下身子,順勢從電虎的肚子底下滾了過去,堪堪避過了電虎的撲擊。

“紫雷幻化,雷龍!”

楚天行還未及起身,梁龍的聲音再度響起,一條盤旋的巨龍幻化而出,衝他大吼著。

而那頭電虎此時也回過身來,與電龍一前一後,將楚天行

抵在中間。一時間,虎嘯龍吟,楚天行已是無處可避。

“砰!”

龍虎相會,一陣巨大的爆炸聲響起,楚天行身處之處已化作一片焦土,濃煙籠罩其上。強烈的衝擊將鄰近的幾座涼亭儘數掀翻,院中的花草樹木也被四散的電弧燒成了一堆枯葉。

“哈哈哈......楚家小兒,我當你有多大的本事!”

梁龍見狀,料定楚天行在此擊之下定難逃一死,不由生出一陣得勝的喜悅,手提長劍大笑著走向林昊二人。

“嗯?”

還未出一丈,梁龍像是感應到了什麼,眉頭一皺,回身望向了楚天行之前站立的地方。濃煙散去,一個巨大的冰球露了出來,冰球上麵佈滿了裂痕,無數道藍色的亮光透過那些裂縫鑽了出來。

看著冰球上的藍光越來越盛,梁龍大驚失色,急忙將長劍舉到胸前,體內的靈力刹那間運轉到了極致。

“斷瀑!”

楚天行一聲低吟,磅礴的靈力化作一道巨大的劍光從冰球之中升騰而起,重重地斬向了梁龍。

這一式斷瀑乃是楚天行最強的靈技,當日在落日森林之中,他以劍宗修為,憑著霸皇訣加持下的這一招竟擊傷了腐骨魔蛛,其威力可想而知。

“噗!”

藍光散去,梁龍兀地吐出一口鮮血,隻見他長劍拄地,不斷地喘著粗氣,已是身負重傷。好在此時的楚天行並未催動霸皇訣,若非如此,他焉有命在!

楚天行緩步走到梁龍身前,將長劍插入劍鞘之中,說:“梁家主,今日之事,到此為止吧,我本無意取梁天覺性命,他葬身於此,實屬咎由自取,你若執意要為他報仇,隨時可以來城主府找我!”

說罷,楚天行不再理會梁龍,徑直朝著林昊二人走了過來。

“咳......楚天行!”

梁龍目眥欲裂地看著楚天行的背影,口中發出一陣猶如怒極的狂獸一般的嘶吼。

他掙紮著站了起來,右手握住長劍指向天空,臉上揚起一種得意的笑容,聲嘶力竭的吼叫道:“你以為你戰勝了我麼?彆得意了,讓你看看老夫的真正實力吧!”

隨著梁龍的怒叫,他的長劍之上泛起一道刺眼的紫光,一陣近乎恐怖的靈壓從他的劍刃之上傳了出來。

那種感覺,已經遠遠地超過了劍王級彆,甚至連皇級都不止,已達到了接近仙級的強度!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楚天行深感愕然,他雙腿不住地打顫,顯然已經難以承受身上傳來的壓力!

劍爵三級的星語同樣如此,感受著梁龍身上傳來的靈壓,俏臉憋得通紅,她萬萬冇想到,梁龍區區一個劍尊,身上竟藏著一件半仙級的寶物!

“隨雷鳴一起散落吧,紫雷幻化,萬獸降臨!”

隨著梁龍一聲大喝,一道紫光沖天而起,在空中凝聚出無數的雷獸。

巨龍、猛虎、雄獅、獵豹、蟒蛇......

一瞬間,雷鳴散落,猶如天罰臨世,高懸於天空之中的雷獸散發著恐怖的威壓,惹得武陽城中的人全都不約而同地看向望星樓的上空,與望星樓相隔不遠的街道的人群甚至感覺到連呼吸都變得困難了起來。

“那是什麼東西,怎麼有這麼強的靈壓?”

“那不是望星樓的位置麼?那裡發生了什麼?”

“剛聽人說少城主大人與梁家大少在望星樓打起來了,這難道是他們二人的靈技麼?”

“怎麼可能,就算是少城主,也隻有劍尊修為,怎麼可能發出這麼強大的靈壓?”

......

空中的每一頭雷獸身上都閃動著尺高的電弧,似乎要將周圍的一切都烤成一片焦炭,連空氣中都瀰漫起一股焦臭味!

看著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雷獸,星語深感後悔,若知梁龍有此殺招,她一早便已出手將其格殺,現今這種局麵,在她看來,已是九死一生之境!

林昊似乎感受到了星語內心的絕望,親昵地握住她的小手,輕輕一捏,笑道:“小語彆怕,有哥哥在呢!”

“嗯!”

林昊的聲音在星語聽來猶如安魂曲,使她焦躁的內心瞬間便平靜了下來。即便她能清晰地感應到林昊不過劍尊修為,可她依舊相信,在這個世界上,冇有什麼事情是自己的哥哥不能做到的。

“給我兒子陪葬吧!”

梁龍長劍向前一指,天空中蓄勢待發的雷獸群瞬間從天而降,無數的電弧墜落在地,寬闊的後院瞬間燃起熊熊大火,荷塘之中的池水被雷擊得不斷地噴薄而起。

在炫目的雷光之中,林昊慢慢地走出涼亭,他將楚天行攬在身後,雙手高高舉起,猶如迎接晨光一般,迎向了那無數的落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