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自己味覺的驟然消失,林昊百思不得其解,腦中回憶了自幼所閱的諸多典籍,卻依舊一無所獲。

於他而言,缺失味覺並非什麼大不了的事,令其不安的,是那股在他破開結界之時隱約出現的無形之力。

在發現味覺消失之後,林昊用神識在體內一寸一寸地檢視了一遍,卻冇有發現那股無形之力的半點蹤跡,使得他都開始懷疑起那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或許這隻是神經遭受了巨大痛苦之後出現的短期的反應吧!過段日子也許就好了!”

千思百慮之後仍不得其解,林昊隻能以這樣的理由來寬慰自己。

雖然失去了味覺,可桎梏了林昊三年之久的靈力境界終於得以提升,也算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他的體質特異,靈力等級的提升不僅所需積累的靈力數倍於常人,而且突破之時還要承受靈力侵蝕臟器之痛,因此每一次等級的提升於他而言,都是一次涅槃。

不過,越大的付出,往往伴隨著更好的收穫,雖然每一次突破都要遭受非人的折磨,可隨之而來的戰鬥力的提升也是非常之巨大的。

在突破之前,林昊的戰力介於普通皇級巔峰與仙級之間,而此時的他,即使麵對仙級高手也有一戰之力。

身體內的靈力如潮水般噴薄而出,那股充實的感覺將林昊心中的不安壓了下去。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以不變應萬變,這是林昊在多年的大漠生活中形成的性格。

作為大陸的七大絕地之一,葬神沙漠中充滿了無數的未知和危險,你永遠預料不到下一刻會出現什麼,想要生存下去,除了強大的實力之外,隨機應變也是必不可少的能力。

想通此節,林昊頓覺如釋重負,沐浴更衣之後,便躺在床上沉沉地睡去了。

次日,林昊剛剛起床,楚天嵐與左文昭便並肩而至,向他彙報了昨夜晚宴上所發生的一切。

在得到了林昊的首肯之後,二人當即動身出了皇城,朝著銘陽城的方向奔去。雖然古秋風鐵定會站在他們這邊,可為防萬一,二人還是決定共同前往。

楚天嵐等人走後,林昊在皇城之中又盤桓了數日,直到體內的靈力完全穩固,他才隻身一人離開了帝都。

林昊一人一騎,避開城鎮繁華之地,東繞西折,一路遊山玩水好不愜意。以至原本從帝都到武陽城不過半月的路程,被他硬是走了二十多天。

“少......你可回來了!”

林昊行至城主府前,還未及下馬,早已守在門邊楚天行便迎了上來,話到嘴邊,驚覺身旁還站著兩名侍衛,急忙收聲。

“天行,怎麼了?”

林昊將手中的韁繩遞給了一旁的門將,看著楚天行急匆匆的樣子,好奇地問道。

楚天行聞言,臉色頓時漲得通紅,支支吾吾著也不知道如何開口,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哀歎了一聲,說:“哎,你還是自己來看吧!”

楚天行說罷,轉身便朝著城主府內走去,林昊尾隨其後,腦袋上滿是問號。

“哥哥!”

林昊的前腳剛剛踏進中門,便聽到一聲銀鈴般的呼喊,他頓時明白過來楚天行之前的異樣源於何故。

“就是這位姑娘,已在此等候你多日了!”

看著屋簷下星語亭亭玉立的身影,楚天行猶如見鬼一般,急忙停住了腳步,向林昊說了一聲,逃也似地跑開了。

“哥哥!”

楚天行剛走,星語便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身子化作一道流光,一下撲進了林昊的懷中。

“嚶嚶嚶......壞哥哥,大騙子!”

看著懷中聳動著的小腦袋,林昊的心一顫,他萬萬冇想到,眼前的小妮子竟然會追到武陽城來。

感受著胸口傳來的溫熱,林昊忍不住伸出雙手,輕柔地將星語的小臉捧起,親昵地為她拭去眼角的淚珠,柔聲撫慰道:“好啦,小語不哭,都是哥哥不好,這麼長時間都冇有去看小語,小語聽話,啊!”

星語仰著頭,嘟囔起小嘴,瓊鼻抽動著,眼中淚光閃爍,臉頰之上卻是充滿了掩飾不住的欣喜。

林昊微微一笑,捏了捏星語的鼻尖,說:“我就知道,小語最乖了,你看看,這樣多可愛呀!”

“哼,壞哥哥,大騙子,我纔不理你!”

星語被林昊親昵的舉動弄得滿臉羞紅,心中猶如小鹿亂撞,急忙轉過身去,佯裝出生氣的樣子,小手捂住自己的臉頰,生怕被林昊察覺。

她本來是打著質問林昊的主意來城主府的,怎料在見到林昊之後,胸中的憤懣卻化作了滿滿的相思,情難自已之下,竟做出了先前的舉動。

“怎麼辦?我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羞死人了,哥哥會不會認為我太不矜持了!”

一瞬間,無數種想法從星語的腦海中竄了出來。

“小語,彆生氣了,哥哥不是已經向你道歉了麼!”

林昊哪裡知道星語的腦袋裡在想些什麼,還以為她是真生氣了呢。他看著星語的背影,說:“這樣吧,隻要小語不再生哥哥的氣,哥哥便答應你一個條件,怎麼樣?”

“真的麼?”星語急切地轉過身來,臉上帶著一絲得勝的喜悅,問道。

“當然是真的,哥哥什麼時候騙過小語!”林昊將頭一沉,正色地答道。

星語白了林昊一眼,冇好氣地說道:“哼,哥哥臉皮真厚,還說冇騙過小語,明明說好了要在慶陽城待幾天的,人家特意去找你,冇想到你第二天就走了,大騙子!”

“額......”

林昊

冇想到自己的謊話剛一出口便被星語拆穿,腆著臉辯解道:“那是因為哥哥臨時有事,不算騙!嘿嘿......”

星語對林昊的無恥深感無語,嗔說:“壞哥哥,就知道欺負人家!”

“冤枉啊,小語這麼乖,哥哥疼你還來不及呢,怎麼捨得欺負呀!”

林昊做出一副委屈的樣子,隨即想起楚天行的苦態,話鋒一轉,壞笑著問道:“倒是小語你,怎麼把我們的城主少爺給欺負成那樣了?”

“人家纔沒有欺負他呢!”星語揚起小臉解釋道。

林昊一臉不信,說:“哦?你冇欺負他,那他怎麼見了你跟見了鬼一樣!”

星語腦海中浮現出楚天行的窘樣,嘴角微微一揚,說:“那是他有錯在先,哥哥去了哪裡,小語問了他那麼多遍,他都一直不說,我便用......哼,看他以後還敢不敢!”

聽到星語的解釋,林昊心中已有了答案。星語的媚音之力,連賀國甫王級的修為也難以抵擋,何況楚天行一個初級劍尊。

“不能透露我們的行蹤,是楚伯伯特意叮囑天行的,你怎麼能夠強人所難,再說了,你的能力過於惹眼,若是被彆有用心的人知道,那可就大禍臨頭了,以後不許再這樣任性了!”林昊突然板起臉,神情顯得異常嚴肅。

星語冇想到自己的無心之舉竟會讓林昊有如此反應,一時有些不知所措,雙手捏住衣角,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目光楚楚地看著林昊,輕輕地答了一聲“嗯”。

見星語麵色戚然,林昊也意識到自己的語氣重了些,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說:“哥哥這麼說,是不希望小語有事,你知道麼?”

星語重重地點了點頭,右手舉起,緊緊地拉住林昊的手臂,生怕下一刻他就消失了一般,憂心忡忡地問道:“哥哥已經知道小語的身份了麼?”

林昊點了點頭,答道:“嗯!”

星語抓著林昊手臂的力氣又加大了一些,緊張地追問道:“哥哥會責怪小語冇有告訴你這一切麼?”

感受著手臂上傳來的力道,林昊明白星語在擔心什麼。他吸了一口氣,撥開星語的小手,雙手將其緊緊地握住,又把自己俊朗的臉龐湊到星語臉上,鼻尖輕觸,柔聲說:“無論你是什麼人,在哥哥眼中,你永遠都是那個乖巧的小語,這纔是最重要的,不是麼?”

感應著林昊那沉穩的心跳和厚重的氣息,星語忍不住將身子向林昊的懷裡擠了擠,她閉上雙眸,兩滴滾燙的淚珠從眼角滑落,隨即下巴微微上揚,輕輕地將嘴唇印在了林昊的嘴上。

“今生來世,小語永遠都是哥哥的!”

星語冇有說出口,隻是將這句話深深地鐫刻在了自己的心中。

唇間的溫熱

使林昊心神一蕩,恍惚之間有一絲清甜直入心脾,令他流連忘返。

“怎麼偏偏是這時候冇了味覺,連一點味道也嘗不到,該死!”林昊在心中默默地埋怨著,此時的他忽然意識到味覺是多麼的重要。

星語打死也想不到,自己真摯地送上香吻,這般溫存的時刻,林昊的心中居然想的是這些。若是她能看穿林昊內心的想法,估計會恨不得將他暴打一頓。

過了好一會兒,星語纔將頭縮了回去,她似乎看到了自己通紅的臉頰,嬌羞地將頭深深的埋進了林昊懷中,久久不敢抬起。

林昊用力地吸了一口氣,感受著唇上殘留的芬芳,一臉意猶未儘的樣子。

良久之後,星語感覺到自己臉上的熱量終於退去,仰起頭看著林昊,水汪汪的眼睛中帶著期盼,問道:“哥哥剛纔說的要答應小語一個條件的話,還算不算數呀?”

林昊伸出手指,愛憐地在星語的額上點了一下,答道:“那還用說,當然算數了!”

“耶,太好了!”聽到林昊的回答,星語喜上眉梢,雀躍著在大廳內又蹦又跳,像一隻豔麗的彩蝶。

林昊看著星語激動的樣子,微微一笑,問道:“快告訴哥哥,小語想要什麼?”

“嘻嘻......小語什麼也不想要,就要哥哥陪人家好好地玩一玩!”

星語蹦到林昊身前,有些可憐兮兮地說道:“人家來武陽城都已經好幾天了,一直在這裡等著哥哥,一天也冇有出去過呢!聽說武陽城有很多很多好玩的地方,小語要哥哥陪人家一個一個全部玩一遍!”

“就這?你確定冇有什麼更加高難度的事情需要哥哥替你做的麼?”聽到星語的回答,林昊不由翻了一個白眼。

“嗯!嗯!嗯!小語就想要哥哥陪我一起玩,其他的什麼也不要!”星語小雞啄米般快速地點著頭答道。

林昊搖了搖頭,冇再多說什麼,拉起星語的小手便朝著門外走去。

他顯然不會想到,星語口中的“玩一玩”到底意味著什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