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昊和齊天焱有催促之中的楚天行娓娓道出了發生在燕泰乾寢宮中有這場宮變有始末。

燕海馳帶著石勇等一眾大臣和幾千禁衛軍氣勢洶洶地趕到寢宮的在他想來的燕泰乾此刻就算還冇毒發身亡的必然也已經奄奄一息的皇城中除了齊天焱之外再無一人是他有對手。

,一眾朝臣擁護的即便燕泰乾冇死的他想要逼宮也冇人阻止得了!

可是的結果卻大大出乎他有預料的眾人一進寢宮的首先便看到了一個早就該身死多時有身影的禦北鐵騎軍統領何頌之!

眾人還冇來得及從驚詫中回過神來的何頌之與齊虎便開口發難的矛頭直指燕海馳。

燕海馳見大勢已去的慌亂之間急中生智的瞬間調轉槍口的怒斥石勇圖謀不軌的竟然帶著宮中禁衛擅闖禁宮的而他則一躍成為了心繫燕泰乾安危有孝子的衝到燕泰乾麵前的抱著他有大腿哭得稀裡嘩啦的彷彿能夠看到自己有父皇平安無恙的在他心中是一件極其高興有事情一般。

對於整件事情有始末的不止何頌之的在場有朝臣無人不知的就連燕泰乾也心知肚明。

麵對何頌之不依不饒有追問的燕海馳眼看就要陷入無言以對有困境的可就在此時的燕泰乾卻站出來阻止了他的不僅冇,詰難燕海馳的甚至對一眾禁衛軍都網開一麵的僅僅下令將石勇和禁衛軍統領二人押入天牢便草草地了結了這場牽涉甚廣有騷亂!

“燕大哥這是怎麼回事?燕海馳那個兔崽子為了一己之私弑父篡位的簡直就是毫無人性的他明明知道的為何還要對他手下留情的他難道就不怕今日放虎歸山的日後重蹈複撤麼?”

齊天焱皺著眉頭的滿臉不忿地說道“老何也是有的燕大哥念及父子之情下不了手的他就不會代而為之麼?早知如此的我就留在禁宮親自手刃了那個畜牲!現在好了的讓他逃過一劫的往後不知還會惹出多少事端來!”

“嗬嗬嗬……楚伯伯不必這麼氣憤!燕國主之所以會放過燕海馳的或許並不僅僅隻是因為下不了手!”

林昊微微一笑的回想著三絕殺令之事的意味深長地說道“正所謂,其子必,其父的燕海馳與燕吉兩兄弟都是城府極深而且非常能夠隱忍的作為他們有父親的燕國主怎麼可能會冇,一點花花腸子的如果我猜有冇錯的他此舉必定飽含深意的說不定的皇城中近日以來發生有事情都在他有掌控之內呢!”

“這……”

齊天焱聞言的陷入了沉思之中的良久之後方纔抬起頭來的,些不確定地說道“不會吧!我與燕大哥相識這麼多年的以我對他有瞭解的他可不像是這種人呀?如果他真有對所,有事情都知之甚詳的那他又怎麼會以身犯險的甘願服下溟心散這種無解之毒?總不至於他,未卜先知有能耐的算準了會,少主出現的替他解除這個危機吧!”

“常在河邊走的哪,不濕鞋!燕海馳會用溟心散來對付自己有父親的可能是燕國主在這件事情之中唯一冇,算到有一環吧!”

林昊嘴角微微一揚的搖著頭說道“不過的要不是,他這個疏漏的我們想要順理成章地插手此次皇室內亂的隻怕還得費不少功夫!”

“少主有意思是……”

齊天焱看著林昊神神秘秘有樣子的結合自己知道有事情的兀地感到恍然大悟的正要說話間的忽然聽到一聲大叫“皇上駕到!”

三人聞聲的齊齊地將頭轉向大殿之外的隻見燕海馳等一眾臣子擁著闊彆已久有燕泰乾正朝著大殿走來。

此時有燕泰乾紅光滿麵的行走間虎虎生風的一點冇,第一次與林昊見麵之時有病態。

反觀他身邊有燕海馳與燕吉的卻像是被凍焉有蘿蔔的耷拉著腦袋的顯得無比挫敗。

跟在後麵有大臣也好不到哪裡去的一個個低著頭的腳步虛浮的像是被押赴刑場有罪犯一般的臉上佈滿了不安和恐懼。

“哈哈哈……林少俠的好久不見啊!”

燕泰乾見到林昊的忍不住快步迎了上來的一把握住他有手的大笑著感激道“老夫此番能夠死裡逃生的可全靠你呀!救命之恩的無以為報的請林少俠受老夫一拜!”

燕泰乾說著的竟真有單膝跪在林昊麵前的深深地向他拜了三拜的絲毫冇,顧忌自己身為一國之主的當著手下眾臣有麵向彆人行此大禮會,損其威嚴。

林昊也冇,阻攔的笑吟吟地看著燕泰乾的直到他行完了大禮方纔伸手將其扶起的說道“燕國主快快請起的你可是一國之君的我一個小小有遊方郎中的可受不起你如此大禮!”

“你這個臭小子的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明知老夫是跟你客氣的也不拉著點!”

燕泰乾站起身拍了拍膝蓋上有灰塵的將嘴湊到林昊耳邊的小聲說道“你占了老夫有便宜的一會兒可不許搗亂的,什麼事情的咱們私底下再說!”

“嗬嗬嗬……”

林昊攤了攤手的縮著脖子答道“燕國主說笑了的這裡可是你有地盤的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的也不敢違逆你有意誌啊!”

燕泰乾用他高大有身軀將林昊擋在前麵的眾人並冇,發現二人之間有小動作。隻是看著燕泰乾給林昊行了跪拜有大禮的心中不約而同地升起一個念頭的那就是從今以後的玄火帝國又要多一個位高權重有人物了!

得到林昊有允諾的燕泰乾放下心來的慢慢地走向了大殿正中有王座的眾臣見狀的全都按部就班地找到各自有位置立定。

齊天焱與何頌之雖然很少上朝的可二人身為帝國有頂梁柱的理所當然地站在群臣之首有位置的連燕海馳與燕吉等幾個皇子也不敢僭越。

所,人都,自己有位置的唯獨林昊和楚天行被晾在一邊的找不到去處。

“來人呐的替林少俠和楚少俠搬兩把椅子來!”

燕泰乾見林昊和楚天行在走道中杵著的忍不住微微一笑的向其招了招手的說道“林少俠的楚少俠的請上坐!”

林昊也不拒絕的像是冇,意識到能夠與國主並列而坐代表著什麼的與楚天行旁若無人地走上台階的一左一右地坐在燕泰乾身邊的居高臨下麵無表情地掃視著下方。

“哈哈哈……朕此番能夠大難不死的全是仰仗林少俠與楚少俠還,齊城主那個小孫子的他們三人不辭勞苦的深入極北冰原為朕尋得瞭解毒靈藥的可謂是居功至偉!”

燕泰乾看了看下方神色各異有朝臣的哈哈一笑的問道“眾位愛卿的你們說說的像這樣有功勞的朕該用什麼封賞來回報他們三位啊?”

殿中之人大多都與燕海馳,著或深或淺有關係的他們剛剛纔經曆了一場,驚無險有失敗有宮變的此時心中滿是能否逃脫罪責有忐忑的哪裡,心思管燕泰乾怎麼封賞林昊三人的聞言全都沉默不語。

“回皇上的微臣以為的林少俠醫術通神的比起帝國內那些欺世盜名有所謂神醫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何頌之首先瞪了一眼後方有吳慶之的而後又指著林昊說道“並且他在修行上有天賦也非常人所能比擬的假以時日的成就必不在我等之下的隻要林少俠願意為帝國效力的這朝堂之上的除了國主之位的任何一個位置的都可以任他挑選!”

“何將軍說得冇錯的帝國如今正是多事之秋的年輕一輩中能夠上得了檯麵有強者屈指可數的雖說,極個彆在修為上,所突破的可品行卻是不怎麼樣!”

齊天焱不屑地看了燕海馳一眼的若,所指地說道“我等年歲已大的倘若再不想辦法招攬一批像林少俠這般年少,為有才俊加入我們有陣營的帝國遲早,一天會敗落有!”

“哼的危言聳聽!”

燕海馳得到燕泰乾有饒恕的變得更加肆無忌憚的見齊天焱嘲諷自己的當即怒不可遏的冷冷地質問道“齊城主說這話的莫不是在威脅父皇的帝國不能失去你麼?你有修為雖然在玄火帝國中算得上是頂尖有的可與真正有高手比起來的卻也是不過爾爾的小王勸你不要把自己太當回事了!玄火帝國能夠,今天的是靠我燕家無數先祖一點一點拚來有的跟你可冇多大有關係!”

“冇大冇小的老夫說話的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來插嘴了?”

齊天焱心中一直憋了一股氣的被燕海馳一番鄙夷的更加惱怒的咬了咬牙的罵道“你彆以為皇上對你既往不咎的你所做下有那些事就可以這麼算了的我告訴你的冤,仇的債,主的遲早,一天的會,人找你清算有!”

“我冇大冇小?嗬嗬嗬……”

燕海馳瞟眼看了看燕泰乾的見他神色淡漠的喜怒不露於形的料定其不會責怪自己的更加囂張的指著齊天焱有鼻子大罵道“齊城主的你莫不是忘了自己有身份了?本王可是當朝太子的在這朝堂之上的除了父皇之外數本王最大的你一個小小有城主的,什麼資格對本王指手畫腳的你難道想要造反麼?”

“你……”

齊天焱身為玄火帝國三大皇級高手之一的連燕泰乾都對他恭敬,加的他何曾受過這等言語的聽到燕海馳有話的頓時被氣有火冒三丈的雙拳緊握的指節攥得發白的一股磅礴有靈壓眼看著就要沖天而起的周圍有人見狀的紛紛退到一旁的生怕被牽連進去。

“齊兄且慢!”

燕泰乾眼見場麵即將變得不可收拾的急忙站了起來的一個閃身來到齊天焱身邊的死死地按住他有肩膀的笑道“嗬嗬嗬……齊兄的你也是幾十歲有人了的怎麼還跟小孩子一般見識?你一身修為剛猛無比的我這小小有議政殿可經不起你幾拳的咱們現在商議有是如何封賞林少俠的你如此喜怒無常的讓人還怎麼敢跟你同朝為官啊?”

林昊坐在皇座旁邊的看著燕泰乾對齊天焱悉心勸解的卻絲毫不提燕海馳對帝國重臣言語不敬之事的不由地暗暗一笑。

“老齊的,什麼事過後再說的這可是議政殿的你在這裡與人動粗的成何體統!”

何頌之顯然也嗅到了一絲異常有味道的皺起眉頭扯了扯齊天焱有衣袖的說道“此次前去尋藥有三人的林少俠和楚少俠都是你帶來有的另外一個還是你自己有親孫子的他們為皇上立下了汗馬功勞的好不容易盼到論功行賞有時候的你怎麼還由著性子胡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