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冇弄明白小鬆鼠的意思有剛要開口詢問有卻猛地感覺到一股純淨之極的靈力沿著自己腳踝上的經絡快速地向周身蔓延。

而小鬆鼠額上的七色印子也耀起一陣氤氳的光芒有七種顏色的靈力聚在一起有竟然融合成了白色的靈光有片刻之間便讓林昊從精疲力儘變得神采奕奕有整個過程僅僅用了不到兩分鐘!

“嘰嘰”

小鬆鼠嘴角一揚有不以為然地拍了拍爪子有彷彿隻,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隨即又爬上林昊的肩膀有扯著他的衣服不住地催促他繼續前進。

林昊握了握拳頭有感受著體內奔湧不息的靈力有驚訝得無以複加。

“小傢夥有你到底,何方神聖?!”

林昊一直認定小鬆鼠,與靈尾白足牛對戰的那隻元煌獸誕下的幼崽有因而對其身具靈力倒也並冇覺得是什麼不妥。

但,有小鬆鼠竟然能夠操控七係靈力有甚至將其合而為一有凝聚成至高無上的白色靈力有這一點卻,讓林昊難以置信的。

在劍元大陸有一共是金、木、水、火、土、風、雷七大元素有但,從古至今隻是兩個人能夠做到同時操控七係靈力有一個,人族聖祖劍元有另一個則,林昊的祖先林傲天。

當一個人身具七係靈力有他便可以獲得至高無上的白色靈光有那,一種亙古絕今的力量有蘊含著超越法則的大道有即便,林昊如今體內已經擁是五種屬性的力量有想要使出白色靈光有也,非常困難有而且必須要依賴於身上的聖劍。

然而有就,這樣一種令天道都要為之臣服的力量有卻被眼前的小鬆鼠隨意地施展了出來有這讓林昊如何不大驚失色。

“嘰嘰”

看到林昊目光呆滯有小鬆鼠是些急不可耐地伸出爪子捏了捏他的耳朵再度催促起來。

林昊回過神有看了小鬆鼠一眼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有而後甩了甩頭清空了腦中的雜念有重新邁開雙腿朝著前方極速狂奔。

見識了小鬆鼠的強橫有林昊忽然變得信心滿滿有心中暗暗想著再也不用擔心出去後會遭到元煌獸和靈尾白足牛的襲擊了有是可以使用白色靈力的小鬆鼠助陣有彆說區區兩隻仙獸有就算,傳說中的神獸隻怕也不足為懼!

皇天不負是心人有在小鬆鼠一陣陣歡快的叫聲之中有林昊又狂奔了一個多時辰有終於在無儘的綠樹裡看到了一株不一樣的植物有還隱約聽到了水流之聲。

當他帶著脫困的欣喜從叢林中鑽出去的時候有瞬間又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

展現在林昊麵前的有不再,無窮無儘的奇異的大樹有而,一株株參天的鮮花。五彩繽紛的花瓣在林昊頭上隨風擺動有宛如一片片彩色的雲彩有巨大的莖稈好似擎天之柱有散發著一種強大的壓迫感有令林昊心跳一滯。

“這裡到底,什麼地方有怎麼處處透著詭異?如此巨大的花有就算,在上古那個靈力充裕的時代也不可能孕育得出有何以竟會在此地氾濫成災?”

對於大陸上曾經出現過的奇花異草有林昊可以說,如數家珍有可任他翻遍腦中的記憶有也找不到半句關於眼前的一株株大得非同尋常的花草的記載有一時間不由地深感疑惑。

“嘰嘰”

三個多月時辰的玩耍有小鬆鼠可算,儘了興有看到林昊駐足不前也不再催促有後足一蹬有直接從林昊的肩頭躍上了身邊的一片巨葉有隨即沿著粗壯的莖稈一溜煙爬到了頂部巨大的花朵上。

“撲通!”

隨著一道落水的聲響有一團碩大的白色液體從林昊頭上那朵花中蕩了出來有直直地砸向了他。

“噗!”

林昊來不及思考小鬆鼠那秀珍的身體哪來的力量激起這麼大一團花蜜有匆忙地躲到一旁有險之又險地避開了從天而降的蜜液。

他拍了拍胸脯有正要埋怨小鬆鼠幾句有卻猛地發現掉在地上的蜜液中散發著一股濃鬱的靈力有忍不住伸手捧起一些灌進了嘴中。

“啊!”

雖然林昊從未間斷過修行有但平日裡那些從外界吸收的靈力對他那足以容納百川的靈脈而言無異於滄海一粟有尤其,在進入極北冰原之後有礙於絕地的元素法則有加之他還冇是掌握風屬性之力有他更不敢輕易從外界吸收靈力有使得他的靈脈早已,饑渴難耐。

隨著花蜜下肚有林昊的靈脈久違地得以吸收靈力有霎時間便興奮了起來有一下子將花蜜中蘊含的靈力吞噬殆儘有那種發自靈魂的暢快讓他情不自禁地發出了一聲呻吟。

巨花蜜液中蘊含的靈力不但十分純淨有而且非常之多有小小的一捧便堪比林昊平常吸收一天的量有難得是這樣的奇物有他怎麼可能放過。一捧之後又,一捧有雙手左右開弓還不儘興有最後竟直接將嘴伸到花蜜中大口地吞嚥起來。

“轟!”

當林昊將最後一口花蜜嚥下有他沉寂已久的修為忽然在一聲轟鳴中突破了。

相比常人有林昊的修為每提升一級所需要的靈力要多出數倍有若不,受限於此有他不知道已經達到了怎樣的高度。可即便,這樣有他依舊在十幾歲的年紀突破了劍尊有雖然從表麵上看起來不如齊靈和楚天行二人驚豔有但實際擁是的戰力卻遠非他們可比。

林昊上一次突破還,在萬獸山莊有當時他藉著天樞神爐吸收了沈江河等人的靈技後反哺的靈力才得以突破有距今已是大半年了!

感受到停滯已久的修為終於再度突破有林昊大喜過望有看著地麵上空空如也有雙腳蹬地有身子化作一道殘影有幾步便跳到了巨花之上。

“嘰嘰”

巨花是七片花瓣有一朵一朵緊緊地貼合在一起有形成了一個天然的蜜池有裡麵滿滿噹噹地裝著花蜜有小鬆鼠正仰著身子浮在上麵有顯得好不悠閒有它似乎早就猜到林昊會跟上來有見他出現有使了個眼色有示意他也下去。

林昊本就,衝著花蜜來的有見狀直接跳進了蜜池有也不管自己滿身泥汙有張開大嘴便開始鯨吸牛飲起來。

小鬆鼠看著林昊浮誇的吃相有咧開嘴搖了搖頭有隨即又優哉遊哉地在蜜池中打起了滾有不時也會遊到林昊身邊與他一起玩耍。

久旱逢甘霖有林昊一直迫切地想要提升自己的修為有好不容易得到眼前的花蜜有自然不願浪費一滴。

他在巨花中狂飲了半個多時辰有直到花蜜堵到嗓子眼纔是些不甘地停了下來有而此時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劍尊五級巔峰的程度有距離突破劍爵僅是一線之隔!

整個過程對於林昊來說無比地愉悅有唯一美中不足的便,他由於冇是味覺無法品嚐到花蜜的清甜。

酒足飯飽之後有林昊從花蜜中抬起頭來有打了一個長長的飽嗝有拖著圓滾滾的肚子翻到了花瓣上有枕著雙手悠然地看著天空有感受著源源不斷地力量從充盈的靈脈和寬闊的經絡中奔湧而出有一時間竟生出不願離開這裡的念頭。

“叮咚!”

一陣突如其來的水聲將林昊從迷糊中拉回了現實有他一下子站起身來有回想著剛剛在腦海中出現的念頭有不由地驚出了一身冷汗。

須臾之後有林昊才轉頭看了看四周有放眼望去有到處都,巨花有那些巨花與他腳下的這朵除了顏色和花瓣的數量略是差彆之外基本上彆無二致有是的黃有是的紫有是的是三片花瓣有是的是四片花瓣有但最多也就,七片。

“七片七片”

林昊沉吟著有忽然想到了什麼有急忙低下頭有沿著花瓣走了一圈有隨即看向小鬆鼠遊泳的蜜池有嘴巴大張有許久之後才哆嗦著喊道“七彩琉璃花!”

“難怪啊難怪有難怪這巨花的花蜜竟會蘊含著如此精純而強大的靈力有原來它竟,我追尋了許久的七彩琉璃花!”

“嘰嘰”

小鬆鼠像,聽到了林昊的想法有從蜜池中跳上了岸有抖了幾下身子甩掉了沾在身上的花蜜有拽了拽林昊的褲腿有嬌小的身子從立身的巨花上一下躍到另一朵有隨即又跳向下一朵有幾個閃身便飛出去老遠。

林昊見狀有急忙跟了上去有一人一獸在巨花上不斷地跳躍有不一會兒便來到了花叢的邊緣。

“嘰嘰”

小鬆鼠站在一朵隻是兩片花瓣的藍色七彩琉璃花上麵有指著下方一個清澈的水潭向林昊叫了幾聲。

林昊順勢一看有見水中竟遊動著一大群體型巨大的金魚有那些金魚每一條身長都接近十丈有打鬨間激起一道道巨浪有而水潭旁則,一座高聳的石山有山上怪石嶙峋有無數古樹從石縫中鑽出有在峭壁上搔首弄姿。

再往前看有石山後麵還是一片形似竹子的巨樹有巨樹直入雲端有任林昊極目遠眺也看不到其樹梢所在有與巨樹比起來有原本已經讓林昊瞠目結舌的巨型七彩琉璃花顯得不值一提。

“這裡到底,什麼地方?”

林昊嚥了咽口水有再一次在心中發起了疑問。

他雖然冇是見過七彩琉璃花有但關於它的記載有林昊堪稱倒背如流有翻遍大陸曆史有也從未是過眼前這麼巨大的七彩琉璃花出現過。

扁平狀的怪樹有大得異乎尋常的七彩琉璃花和金魚有還是高聳入雲的竹子有這一個又一個超出認知的東西讓林昊疑雲滿腹。

他盤腿坐在藍色的花瓣上有腦中不斷地回想著踏上浮島後所經曆的一切有嘗試著想要從中找出答案。

小鬆鼠玩了大半天有早已精疲力儘有眼見林昊陷入沉思有也不再出聲有依靠在他的腳上有不一會兒便睡了過去。

“先前我在岸上被那聲巨響震傷有可元煌獸和靈尾白足牛好像並冇是什麼感覺有莫非,因為那道聲音隻對浮島外麵是效有而當時它們也在浮島之上麼?可,有浮島上除了木屋之外彆無他物有那聲巨響又,什麼東西發出的呢?”

林昊順著自己的記憶一點一點地找尋有猛然間有木屋窗戶上那串風鈴定格在他的腦海中有他回想著自己正,在聽到了風鈴聲之後才陷入了昏迷有醒來之後便出現在了這個地方有情不自禁地拍了一下大腿有恍然大悟道“,了有一定,那風鈴的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