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皎潔的明月高懸天際,星辰四散而置,圍著月光佈滿了整片天空。星光之下,是一片平靜的草原,一根根人膝高的龍鬚草隨著草原上的清風慢慢地搖曳著,草尖上的露珠在漫天星光的對映下反射出微弱的光芒,上下輝映,彷彿將天地連成了一片。清風輕拂著綠草,夾帶著絲絲深眠的動物的呼吸聲在空氣中來迴盪漾,一片寧靜。

“呼、呼、呼......”

忽然,伴隨著一陣沉重的呼吸聲,一道黑影不知從何處閃出,猛地紮進草叢之中,草原上棲息的鳥獸霎時間被驚醒,四散而逃,原本寧靜的草原頓時像炸開的油鍋一樣,到處響起鳥獸驚逃的聲音。

“七哥,你怎麼樣了?”

一個甜美的女聲響起,語氣中充滿了關切。

“冇事!我撐得住!”

男子應了一聲,掙紮著爬了起來,警惕地環顧了一下四周,見四下無人,才小心翼翼地蹲了下去。

原來那黑影竟是一男一女兩個人,女子麵容嬌麗,眉宇間帶著一股英氣,此刻她正貼身附在男子後背之上,一條紫色的布繩緊緊地將她與男子纏在一起。

女子小腹微聳,似是有孕在身。

反觀男子,長髮披散,渾身上下佈滿了劍傷,無數黑色的血漬在殘破的衣服上結成血痂,手中提著一柄滿是豁口的長劍,像是剛剛經曆了一場血戰。

男子蹲坐在地,解開了揹負的布繩,一手將女子攬在懷裡,另一隻手放下長劍,又將身旁的雜草壓平,這才輕柔地將女子放在了地上。

“咳、咳......嘔......”

男子剛把女子放下,便急忙轉身掩嘴咳嗦起來,咳了幾聲之後,張嘴噴出一大灘黑色的汙血。

“七哥!”女子見狀,驚呼了一聲,便要起身檢視。

“冇事!”男子背對著她,擺了擺手,示意女子彆動。

女子看著男子的背影,頓時淚眼婆娑,一臉自責地說道:“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

“瞎說!”男子似乎有些惱怒,伸手拭去嘴角的血漬,回過身來。

看著女子自責的神情,男子神色一變,眼神中瞬間充滿了溫柔,拉起女子的手輕撫著說道:“清妹,你不要多想,我與聖心城本就勢不兩立,就算冇有你的出現,我與他們也必有一戰,隻是冇想到聖心城隱藏的戰力居然這麼強,若非如此,我也不會......”

男子懊惱地搖了搖頭,長歎了一聲:“唉!若是父親知道我如此魯莽,肯定會大失所望吧!”

女子看著神情低落的男子,張了張嘴,想要說什

麼,卻又嚥了回去,隻是輕輕地撫摸著男子的手。

經過多日的奔逃,兩人皆已筋疲力竭,不一會兒便沉沉地睡了過去。

冇過多久,男子忽然從睡夢中驚醒,像是感覺到了什麼,眉頭一皺,右手拾起手邊的長劍,左手將女子護在身後,緩緩地將頭探出草叢,眼中聚起兩道精光,神情嚴肅地看著遠方。

此時皎月西垂,天邊泛起白光,依稀可見一群黑影正朝著二人所在的方向疾馳。那群黑影速度極快,眨眼間便向前逼近了數十丈。

男子見狀,神色一凜,急忙俯身將女子揹負在身後,強運靈力注入雙腿之中,藉著草原的掩護,朝著西方奔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