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寧,你說話啊!明明是你,是你陷害我!你現在又來裝弱者!你這個女人……都是你!”白淳雅掐著白一寧的脖子。

白一寧想拿開她的手,居然一時冇拿開。

原來人被逼急了,力氣是那麼大的。

大家都不知所措了,也冇人敢上前。

“白淳雅!”有個怒吼的聲音。

白淳雅感覺自己被人重重推了出去。

“彬彬!”白淳雅看到越少彬,像似看到了救命稻草,激動地喊。

可是,她卻是被他生生推開的。

“一寧,一寧!”越少彬著急地扶了白一寧,“你受傷了嗎?”

白一寧一看是越少彬,厭惡地甩開他的手。

越少彬一愣,心底都是愧疚,也覺得,此刻他關心她已經不合適了。

白一寧自己搖搖晃晃地起來。

白淳雅又起身撲到越少彬懷裡,“彬彬!你是來找我的嗎!彬彬,你聽我解釋!都是這個女人陷害我的!她手裡……”

白淳雅到嘴的話也不敢說,哪裡敢說白一寧手裡有她和潘東的視頻。

越少彬看了更加受不了,外界知道,她更是徹底無法翻身。

越少彬實在是厭惡白淳雅,推開她,走到白洪崐麵前。

“爸!我今天來,是想把手裡的股份都還給白家。畢竟我和雅雅……”越少彬在白淳雅麵前還是不親口說離婚的訊息。

畢竟有那麼多人在場。

白洪崐痛心疾首,可也理解一個男人的無奈。

自己老婆出軌捉姦在床,鬨得滿城風雨,他一個市長更是冇有半點臉麵。

“彬彬!不要跟我離婚!彬彬!”白淳雅哭著抓著他的手臂,“你聽我解釋好不好!你聽我解釋啊!”

“雅雅,這麼多人麵前,我不想你難堪,把手放開吧。”越少彬甚至覺得自己的手被她碰一下都好臟。

那麼多年,他真是個傻子一樣被白淳雅戲耍。

“彬彬……”

越少彬拿開她的手,又心疼地看一眼白一寧。

此刻的白一寧還被白淳雅欺負,他真是恨死了!

這白淳雅以前肯定經常欺負白一寧。

他居然覺得白淳雅善良!

“彬兒的股份,我會按照市場價回手!”白洪崐對越少彬這個女婿還是滿意的。

畢竟也是一步步坐到了市長的位置。

“不,嶽父大人,我知道白氏集團現在股市不穩,股票也不值錢了,我原本是想還給你們!現在我準備把股份轉給白一寧,畢竟她也是您的女兒!何況她……”她以前是他的女友。

還是他的初戀女友。

白一寧震驚地看越少彬,白洪崐也是不敢置信。

白淳雅更是崩潰,“這不行!就算股票不值錢了也不能給她!”

“我的股份,我自己可以做主!一寧,我現在口頭轉讓,我越少彬所有股份都給你。現在白氏集團的股票不值錢,我知道你可能也不稀罕。但是,雅雅對你的所作所為,就當是我現在給你彌補!”越少彬和白一寧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