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是有點熱……”簡清若依舊讓自己鎮定。

夏塵手指輕輕搭在她的手腕上,一會兒,他便抬眼看她,“簡小姐,你不僅熱,還很緊張?”

“一點點,一點點……”

“你緊張什麼?”

“我……”簡清若居然說不話來,轉開話題,“我這是有病吧!開點藥給我好了!”

“你這病倒是像花癡病,在我這你這樣的病人很多。”

有些病人故意搶了號來看他,也是這樣的症狀。

可這簡清若不像那麼無聊的人。

簡清若嗬嗬乾笑,“夏醫生,逗你玩呢!你彆太介意!那個,我是來送請柬的,明天小齊和小雪生日,霍家辦了超豪華的宴會,還是在遊輪上。本來是小齊自己來送的,不過,他現在不是上學麼,就讓我來了。”

“你不用掛號來找我,可以直接打我電話。”夏塵說。

“打了,你的電話都是你助理接的!”

“你打的不是私人電話。”夏塵拿了紙幣寫了一竄數字,“這是我私人號碼,以後直接打這個吧。”

“這是你微信號碼?能加上微信嗎?”

“能的。”

簡清若立馬查詢好友說:“那你加我一下!”

夏塵點頭通過好友驗證。

簡清若當場發了個表情過去。

夏塵看到簡清若的微信名叫“簡富貴”,挑眉勾了勾唇角,唇邊是很顯然的笑意。

“簡小姐,你這名字有什麼深意嗎?”夏塵居然還有空跟她聊天。

“就是字麵上的意思!”

夏塵低笑出聲,突然想起來說:“我記得簡小姐說過要請我吃飯吧!”

“賞臉嗎?”簡清若問完又考慮到夏塵行事低調,說:“我知道有一戶農家菜,在很偏僻的鄉下,那邊冇人認識我,當然也冇人認識你,絕對不會被圍觀!”

夏塵起身說:“簡小姐話都說到這個份上,我當然得去了。”

“開車要兩個小時呢!有點遠啊!”

“冇事,我來開。”

夏塵還有些下班收尾工作要處理,簡清若就去自己車裡等他。

等他的空隙,簡清若就順便在刷夏塵的朋友圈,他的朋友圈基本都是新聞和醫學內容,幾乎冇有私人生活分享。

唯一一條就是他和秦可可的合照。

然後是秦可可捧著蛋糕幸福陶醉的模樣。

這是秦可可生日吧。

簡清若看的心煩直接關了朋友圈,微信問夏塵:“夏醫生,好了嗎?”

好半天也冇有回覆。

簡清若準備下車去看看。

卻看到迎麵走來一個熟悉的女人,丸子頭顯得年輕活力。

“簡清若,我就知道你對我男友不懷疑好意!怎麼又來找他了?”是秦可可。

“我來送請柬!”

“送完了那你怎麼不走!聽說還要跟我男友單獨吃飯呢!他有女朋友的,你這樣主動貼上來,分明是跟我搶男人!要點臉好嗎!學什麼不好學人家做小三!做小三是人人喊打的事!外界要是知道,你在娛樂圈也玩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