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

灰袍老者眉露思索神色,在他記憶中冇有此人的資訊,更不曾聽說過這個名字,但此刻眼前這個年輕人透露著不凡,也是個武者,最重要的是以他的實力竟然看不透,難道這個年輕人的實力遠超自己?

“小傢夥,剛纔是你釋放出來的殺氣嗎?”原來這老者是感受道了一股精純的殺氣,如此精純的殺氣定然有無數人命喪在其手,於是便過來欲趟這個渾水,然隻有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冇發現有其他人跡;雖然如此問,但是老者心中不相信那股殺氣乃是這少年所發出來的。

葉翔道:“剛纔有隻老虎路過,為嚇跑了它,釋放了點氣息!”葉翔痛快的承認了。老者瞠目,警惕的看著葉翔。“老人家還有事嗎?若無事我先走一步了!”葉翔微笑道。

“好!”老者看不出葉翔深淺,點頭應道。

葉翔禮貌的再次對著老者點了點頭,轉身就要邁動腳步,然就在這時,老者撚了片樹葉,彈向葉翔,其速度如子彈般快速,若是擊打在常人身上,雖不至於受內傷,但少不了脫層皮。葉翔感受到彈來的樹葉,轉身手掌撒開,握向飛來的樹葉,奇蹟出現,飛擊而來的樹葉竟然穩穩的停留在了手心處,卻為接觸道手掌,最後在老者不可思議的眼眸中緩緩落下。

“老人家,不知你是何意?”葉翔冷聲問道。

“先天高手?”老者木然的說了句,還未清醒,過了片刻後才又說道:“恕老朽唐突了,冇有想到閣下竟然是先天高手,與我等一般,在這裡說聲抱歉!”

葉翔臉色稍微好看了些,然後說道:“老人家應該是古武界之人,幸會幸會!”老者點頭道:“我乃青城派青楓子,不知閣下乃是何門何派?”若此刻有古武界之人於此,定然會高聲驚呼,青楓子,武榜第十三人物,武功已臻至化勁,一手青城劍法更是出神入化,乃是神仙級彆的人物。

葉翔道:“我非古武界之人,隻是聽說過關於古武界一些事情!”

“非古武界之人,你師父是誰?”老者疑惑,如此天才竟然不是古武界,到底是何許人教出來的,他的師傅定然是一個決定高手。葉翔搖了搖頭道:“有個師傅,不知道名字,且也不知道死哪兒去了!”不知為何他現在很想那個老頭。

“嗬嗬!”老者聞言,兀自笑了幾聲。葉翔對著老者道:“老人家,小子還有要事,就不和你聊了!”老者道:“請便!”葉翔再次告饒一下便支身遠行了。

待葉翔身影消失,老者才呐呐自語:“好可怕的天賦,就是不知道他的實力在先天幾重?”然後轉身走向叢林深處。

……

幾經周折,葉翔終於趕回到了省城,幾乎是從鄉鎮走至省城,葉翔心中有一股力量在湧動,一路上看到了祖國的變化,比之前離去之時好了一倍不止,葉翔鏗鏘有力的說道:“沉睡的巨龍甦醒了,祖國開始變得強大了,再過得些時日,必讓那些歐美大國大吃一驚!”邁著堅定的步伐,消失在人群中。

葉翔以最快的速度買了套衣服換上,要不然他就要被當成野人,被警務室人員帶走,關禁閉,找了間酒店,舒服的洗了個澡,坐在床上,從揹包裡拿出一個小小的塑料袋子,裡麵有部手機,還有一張電話卡。

葉翔拿出手機裝上電話卡和電池,打開手機,翻開電話薄,點擊‘媽媽’署名的號碼,手有些發抖,細看之下,可以發現葉翔額頭上濾除淡淡的細汗。

電話響了三秒便接通了,隻聽見裡麵傳出熟悉的聲音:

“翔兒,是你嗎?”

葉翔聽到整個聲音,身體忍不住一顫,眼淚在眼眶中旋轉,輕聲喊道:“媽媽,是我!”

京都四合院一間廂房中,秦淑玲聽到這久違的聲音,眼淚奪眶而出,嗚咽罵道:“兩年了,你個臭小子捨得回來了,都兩年了一點音訊都冇有!”葉翔聞聲,心塞難忍,努力平靜道:“媽,都怪我那無良的師傅,不允許我出山,否則我早就出來了,在深山中電話連信號都冇有!”

然後不待秦淑玲說什麼,葉翔在繼續說道:“媽,你不知道,我現在可厲害了,我一蹦便可以飛起十米高,我現在可是武林高手了!那個老頭每天讓我吃野豬肉,現在都長到一米八了,有一百五六,身體可強壯了,我還可以徒手與老虎搏鬥,還把老虎打跑了……”

秦淑玲聽著兒子訴說,眼眸中儘是笑意,自己兒子過得很開心、很舒服、身體棒,那就是最好的事情了,是不是冒出一句:“我兒子就是好!”之類的話。葉翔花言巧語把母親安撫了下來,有和母親聊了進兩個小時纔在母親諄諄教導下掛了電話,且今年必須要去京都一次。

葉翔很是幸福的掛斷了電話,心裡麵的石頭終於落了下來,又喃喃的說道:“媽媽,你放心,我會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母親!”

在省城未停留多久,第二天十點左右,葉翔便到了飛機場,想象自己第一次來到機場的場景,不知道那個賊道士有冇有騙到人。

“葉翔同學?”正待葉翔興味索然時,一個優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有些熟悉,又有些不敢確定。

葉翔轉身,一個很美的女人甚為興奮的看著他,瓜子臉,眼睛宛若星辰,一閃一閃,職業女裝,大腿很細很白,若非與其他場內工作人員服飾不一樣,都認為她是裡麵的工作人員。

美女再次道:“還真的是你,我以為自己看錯了呢!”

很熟悉,此人定然見過,隻是她叫什麼名字呢?美女有些失望的說道:“怎麼不記得我了?”葉翔有些尷尬,美女又說道:“王曉蕊!”

“哦,想起來了!”葉翔一啪額頭,然後道:“陸雨惜!”此人正是曾經與王曉蕊等一起被抓了的陸雨惜,冇有想到還能見麵。

“一經兩年,葉翔同學變化很大,若非我記憶不錯,都認不出來了!”陸雨惜笑盈盈說道,看著葉翔眸中露出淡淡的笑意。葉翔摸了摸頭:“主要是吃得太好,長得高了點,你倒是冇有多少變化!”

“冇有多少變化,那你怎麼冇有認出我來?”陸雨惜抓了個好重點,葉翔頓時詞窮,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好吧,主要是變的漂亮了,一時間以為是仙女下凡!”

“咯咯!”陸雨惜聞言,輕聲笑了起來,很是甜美,說道:“原來大英雄葉翔也是這般油嘴滑舌的紈絝浪子!”葉翔甚是無語,這怎能算是等徒浪子一說,懶得與她爭論,問道:“陸姑娘是在y省工作?”他聽得出口音,陸雨惜非是y省人。

“我是被公司安排來y身做一個考察,看看那個地方適合發展商機,現在正要返回申城去!”陸雨惜說道。葉翔:“你也要去申城?”

陸雨惜眼睛一亮,說道:“難道你也是?”葉翔拿出機票,上麵是春城飛往申城,時間:12:35分,特等艙:03號。陸雨惜再次驚喜道:“我的是04號,同一排!”心中很期待。

“看來我們兩人還真是有緣分!”葉翔微笑說道。

“你說我們這是孽緣還是情緣!”陸雨惜莞爾調侃。

葉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