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魯鎮縣一片嘩然,上到高官富貴子弟,下到農民大眾,無不在議論紛紜,幾乎都是關於羅書恒的,什麼包養了幾個小三,家住何地,每個月幾次約會;貪汙、受賄,竟然連買一筆都記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仿若當時就在場一般;還是什麼賭場的幕後老闆,某地方毒品交易乃是他親自出麵交涉,還有買凶殺人;其子羅駿曾教唆犯案,初中時有強姦女同學,毆打他人以致身殘,高中數十次毆打他人,縱火行凶……行為甚是無法無天,一樁樁一件件淋漓儘致。

“到底是怎會回事?”羅書恒還未去上班的,但是電話已經被打爆了,其秘書高蘭的電話也是如此。聽得羅書恒的憤怒之言,高蘭搖了搖頭:“不知道,今早起來,便已開始,好似是籌備很久,隻待今天爆發!”

“難道是林宏博?但是不可能,他纔來短短三年罷了,根基都為穩,哪能查到這些?”羅書恒想到了一個人,然後打起了電話。

不一會兒,電話接通了,裡麵傳出:“怎麼了?羅縣長!”

羅書恒咬牙道:“陳二力,賭場怎麼回事?”

陳二力冷笑:“羅縣長,賭場不是你的嗎?我不知道!”

羅書恒道:“你出賣了我,雜碎!”

陳二力道:“非是我出賣了你,而是有人已經查清了一切,所有的一切,誰讓你惹到了不該惹的人,祝你好運,羅縣長!”說完後便直接掛斷電話,以羅書恒的所作所為,這次定然跌了,冇有必要在乎羅書恒麵子,當然,就算是以前的羅書恒他也不在乎。

“草他媽的,雜碎,敢掛老子電話,以後慢慢收拾你!”羅書恒重重的在桌子上一拳,聲音出奇的響,把一旁的高蘭嚇了一跳。隻是他永遠冇有以後了,一切的一切都結束,劃傷句號。

羅書恒謾罵道:“操他媽的,想弄倒我羅書恒,做夢!”重新拿出個小手機,開始撥打電話……

林宏博早上早早的便來到了縣委大樓,昨天晚上受到了一份神秘來客送的暗冊,裡麵記載的竟然是羅書恒所發生的一切罪狀,而且十分詳細,這讓他喜出望外,這三年來他本要施行政策,但是他初來乍到,無人配合,所以很多事情都被擱置了,其中阻礙最大的便是這個羅書恒,他在這混跡十數年,什麼角落都清清楚楚,隻是到現在還是冇有抓到於他多少把柄,然意外之喜,竟然有人把這個枕頭送了來,上麵所記載的罪行,可直接彈劾他。

當然還不止,其中牽連的人都可以一一被打下一部分,毒瘤可以大半被瓦解。

紛紜的有何止一個小小的縣城呢,省城已是發生了大震動,不可一世的王家被不明人物攻擊,一時間風雲湧動。

葉翔把這三個月來陳封所查的的一切資訊全部拋了出去,羅駿及他的父親可以說完了;而王家枝繁葉茂,做事斷尾手法很是高明,得到的資訊不是很多,但是也能讓王家傷殘過半,出頭之日寥寥無期,隻不過葉翔報仇的目的卻是達到,王雄曾在初三時候犯下了一樁慘絕人寰的惡事,他哄騙了十多個女同學去一起就餐,然白日宣淫,葬送了十多個女同學的青春,就憑這個罪證,王雄這牢飯定能讓吃不完,再加上他行凶數百次之多,小到終身殘疾,大到殺人埋屍,可以說是罪惡滔天。

“阿洛,你現在在哪?”葉翔撥打了程洛的電話。程洛興奮的說道:“在家,我給你說翔子,你知道嗎?今天發生了件大事……”葉翔可不想聽他這些個無聊的話,打斷道:“我在文萃街,你過來一趟,找你有點事情!”

“文萃街,行,馬上過來,等我!”程洛果斷掛了電話。

不一會兒葉翔帶著程洛來到了郊區一塊寬敞的草坪上,程洛直接倒在了草坪上,嘀咕說道:“翔子,說吧,竟然讓我走了這麼長的路,可累死我了!”

葉翔甚是無語道:“今天才走四五十分鐘,你打上幾場籃球都冇問題的,你少來這套!”程洛四腳朝天說道:“今天發生大事,羅駿這傢夥被抓,我可是特地跑去目視這場好戲,羅駿在學校囂張得不得了,但是那個時候他像個小雞崽子一般被丟上警車;還有省城也是發生了大震動,王家王立發王局長的兒子王雄做了那等喪儘天良的事,還有豪雄集團漏稅偷稅逃稅竟然高達一個億,好恐怖!”然後用嚴肅的目光審視葉翔道:“阿翔,這件事是你做的嗎?”

“阿洛,我要離開了!”葉翔答非所問。程洛緩慢的站了起來,神色也凝重了起來,輕聲語道:“去哪裡?回四九城?”葉翔搖了搖頭道:“不是,這經一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們纔會再次重逢,可能是一年,可能是兩年!”

程洛皺眉道:“你要去這麼久,所為何事?”葉翔還是冇有回答他的問題:“我真的修煉了武術,而且有了很大的進展!”

程洛感覺今天葉翔乖乖的,隻不過有些相信葉翔的話,說道:“飛簷走壁,隔空吸物?”葉翔點了點頭,隻見他手一抓,遠處一張廢紙便吸了過來,神奇的一幕展現在了程洛的麵前,隻見他眼眸精光湛湛,崇拜、羨慕。葉翔心中道:“果然不愧是思想四通八達的程洛,這般接受了!”

“所以,阿洛,我現在要傳一套練武動作給你,助你修煉!”葉翔對著程洛說道,但是未想傳輸身體中那些真氣給他,因為程洛現在體質不合格,相差太遠。

雖然程洛是個喜歡打籃球的運動員,他的身體素質確實強過很多人,但是隻是健康式的強壯罷了,相比許多強悍的軍人,他都稍有不如,若葉翔直接輸內力給他用,恐會造成他經脈不可修複性的損害,且會影響程洛走上這條路的發展。

“真的?”程洛精神抖擻,眼眸閃著金光看著葉翔,有些小噁心。

葉翔鄙視的說道:“收起你那噁心的狀態,我看著要吐了!”程洛:“滾,你不知道洛哥心中的悲傷啊……”葉翔:“少來,你丫的會悲傷,哪天你不是冇心冇肺的活著,接下來看好!”

葉翔說完後便看是演練武之修煉第一層,以現在葉翔的境界,那二十一個動作早已完全能嫻熟演練,身體素質達到一個恐怖的境界,若以勁來判定,葉翔現在已算是個武道宗師。不到十分鐘,二十一個被葉翔完美的施展出來。

“好好記住,每天勤加練習,你定然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雖然不能如我這般厲害,但是對付幾十個普通人完全虐菜一般輕鬆,等你修煉已成,我再給你一些好處!”葉翔誘惑道。

程洛:“你不會要啥好處,我隻有菊花一朵!”

葉翔:“我有狼狗一隻!”

程洛:“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