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到了七點半時刻,所有人全都來齊,就連傳說中缺斌少駿的現象都冇有出現。羅駿帶了幫狗腿子,陳斌帶了李怡欣。

作為班主任的嚴虹厲當然得開場表演,隻不過他的話語還是如以前上課時的多,大道理一套又套,但是此刻竟然冇有人覺得嘮叨,反而是覺得親戚不已,就算是程洛這個不著調的傢夥竟然都津津有味的聽著,很是難得,待得嚴虹厲講完話語便開始真正的聚餐,同學們吃喝玩樂,聊著自己將要向什麼地方發張……

不知不覺時間便過去了兩個小時,同學們都已吃得差不多了,於是一個個人便去唱歌去了,葉翔程洛林詩雅王雪琳當然在一個包房間,隻不過他們這個房間的妹子有些多了,林詩雅、王雪琳、張倩然、陳忠英、高梅、蔡英等等,班上大半女生都在了這個包廂,就兩個包廂,羅駿等人一個包廂,隻不過他麼那邊的話隻能喝點湯了。

“喂,翔子,你到現在都未點一首歌來聽聽,來來,點上一手,讓我聽聽你的鴨子嗓!”程洛那著話筒,生怕他人聽不到。

“是啊,葉翔去點一首情歌和詩雅對唱如何?”王雪琳一邊加點油。很無語的是在場其他人都看向了葉翔和林詩雅,現在林詩雅已經習慣了,不在會臉色羞紅或者其他動作,似期待的看著葉翔。葉翔苦澀道:“我不會唱歌啊,五音不全,還請諸位諒解!”

葉翔聽得歌很少,不會唱是真的,至於五音不全那完全就是謬論,雖然宇空給了他許多歌曲,可是冇有一首和這個世界有所瓜葛,完全背道而馳。但是有程洛在,就算不會唱都會唱,隻見得程洛說道:“我給你們點了四首歌曲,葉翔用手機聽會兒,還有十來首便到你們兩個了!”不待葉翔有所反應,眾人都拍手稱快。

程洛坐了過來便把手機扔個了葉翔,上麵有四首歌,其實都是林詩雅曾經聽過喜歡的歌曲:《勿忘你》、《相思風雨中》、《隻要有你》、《紅塵有緣》,程洛是讓葉翔現學現唱,這難度非常大。葉翔把程洛拉了下來,同他坐在一起,給了他一個‘酸辣子’,那酸爽差點讓得程洛哭了出來,然後遠離葉翔。

林詩雅微笑的看著葉翔兩人,葉翔掛起耳機開始聽起歌曲,他記憶很好,聽一遍幾乎就把歌詞記了下來,也把其中節拍熟悉得差不了多少,四首歌中有兩首歌:《隻要有你》、《紅塵有緣》他曾聽過,會唱。

十多分鐘過去,隻聽見程洛手拿話筒大聲喚道:“下麵有請我們籃球王子葉神與才女校花帶來一首《紅塵有緣》送給大家,歡迎!”說完後便自個兒拍起了手掌,包廂房間也霎時響起了一陣啪掌聲。

葉翔和林詩雅當仁不讓,站了起來,跟隨節拍搖晃。第一句是葉翔歌詞,隻聽得葉翔緩緩唱道:“春花殘了還會豔,秋月缺了還會園!”也許是葉翔第一次唱,語音中不乏顫抖,然卻渾然天成,似有古樸味道,清晰瞭然。

林詩雅:“天上人間看一遍,有情的人總會把手牽!”音色清靈雅秀,歌聲甚是清脆,好似山穀中黃鸝的鳴叫,婉轉動聽,讓人沉醉其中。

葉翔:“牛郎織女鵲橋見,山伯英台蝴蝶戀!”也許是葉翔調整了過來,音色節拍毫無瑕疵,聽之透徹心靈,撼動魂魄。

……

一首接一首,眾人都沉浸在了兩人無縫接地的美妙歌聲中,無法自拔,當最後一首《勿忘你》唱完,停了音樂,眾人才如夢初醒,彷彿間他們看到了兩個戀人相遇相思相愛,誰都不能代替彼此在心中的位置。

“好,nice,再來幾首!”程洛聲音最大了。王雪琳不覺間很是羨慕,但她不閒熱鬨多,說道:“再來一首就不用了,抱一個到是真的!”林詩雅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終於泛起了羞澀。

葉翔看到嬌羞的林詩雅,心中真有股湧動,想要把林詩雅抱在懷中,如此美麗的人兒在身邊待瞭如此長久,心中早已深藏了林詩雅,兩人之心意彼此都明晰,郎有情,妾有意,然葉翔自己明瞭自己將要去做什麼事,可能是一年,可能是兩年,時間不明瞭,未有時間陪伴佳人,思念隻能藏於心底。

“阿翔,你到底是因為何啊?”程洛實在不瞭解葉翔為何會如此,扭扭妮妮,每次談到這個話題都避之不及,仿若遇洪荒大蟲般。

“**的……”包廂外傳來一聲罵罵咧咧的話語,還摻夾著一個女聲哭泣的聲音。葉翔和程洛等人轉身走了出去,這個聲音甚是熟悉。林詩雅神色有些惱怒,踱步跟了上去。

隻見一個肥胖醉漢指著一男一女兩個同學汙言穢語,不時還動手動腳,身後立有四五個手下。被打的兩個同學乃是葉翔等人的同學,男的是徐子平,女的是楊連芬,乃是很要好的‘朋友’,此刻楊連芬身上有些淩亂,裙衣被撕破,露出大量雪白的肌膚。

“住手!”程洛大聲說道,走了過去。葉翔也跟在其後,他知道此事為何引起了,這膘肥大漢與葉翔有過一麵之緣,外號‘貓爺’,楊連芬長相很不錯,身材蠻好,定然勾引這肥貓的**,一場事故再次發生了。

至於羅駿等人早已出了包廂,但並未伸出援手,因為他們知道膘肥醉漢是誰,惹不得!

“貓爺,是哪個小子,上次……”貓爺身後,黃毛張哥認出了葉翔,神色陰沉,要不是因為有事去了市裡一趟,早就找出葉翔報了大仇,冇想到現在竟然對上了。

貓爺眼神陰冷,說道:“是他,那就不客氣了,一會兒給我往死裡打!”黃髮張哥陰狠道:“貓爺,你就看好吧!”便開始呼叫人,若就他們幾個,曆史還會重演。

程洛把徐子平扶了起來,楊連芬被張倩然等人扶起來,葉翔冷聲道:“胖子,又是你,今天是否又想讓我們同學陪你喝酒?”貓爺冷顏道:“好小子,上次有事未能找你算賬,冇有想到你又撞了上來,今天定然饒不了你!”

“阿翔,這一坨你認識?”程洛道。葉翔點頭說道:“上次和陸葙同學吃飯,他派人慾要讓陸葙陪他吃飯,恐怕這次事故也是一般原由!”徐子平道:“不錯,他見連芬美麗,心生歹意,欲要強行拖洗手間,欲行不軌,我就踹了他幾腳,所以……”

“畜生!”林詩雅冷然說道。貓爺邪魅的看著林詩雅:“好美的妞,今晚侍寢就是你了!”說完後舌頭伸出捲了一下,很是噁心。這肥貓如此肆意妄為乃是因為這鴻德酒店有他的股份,而且非小股份,是一個巨頭,算得上是他的大本營,無法無天又能如何?

“找死!”程洛神色森寒,這隻肥貓竟敢把注意打到自己妹妹身上,實在該死,身體欲要行動,但是有人比他更快,葉翔瞬間便來到了這肥貓的身邊,一巴掌閃出,肥貓那有兩百斤的身體被葉翔一巴掌給扇了爬在地上,兩顆肛門牙吐出。

貓爺身後的黃毛張哥想說話,但是葉翔不給他們機會,四個人,五秒中全部趴在了地上哀嚎。程洛了走了過來,一腳踩在貓爺嘴上:“打主意敢打在我妹妹的身上,肥貓你他媽的是冇有死過是吧?”說完後打起了電話:“喂,你女兒差點被彆人拉去陪酒,你自己看著辦吧,鴻德酒店!”便掛斷了電話。葉翔聽後好生無語,真想看看程洛的腦袋中是否有磁體之類的東西存在,影響了傳達資訊。

“這個小王八蛋!”林宏博罵了一句,然後神色微冷:“鴻德酒店,該動手了!”

“踏踏……”這張哥叫的人來了,大概有十五六個,個個手中提著警棍,他們都是這裡的保安。葉翔讓程洛等人後退,保護女生,至於羅駿等人還是為有所動作。

“你們嘔(都)哈(他)媽是嗯(跟)誰混呢,給我阿(打)!”這貓爺被葉翔一巴掌扇飛了門牙,又被程洛踩壞了嘴,說話都成了問題。

“打!”十五六個混混巨棒撲奔而來,神情猙獰。

“葉翔!”林詩雅驚呼道,身體有所動作。程洛連忙拉住林詩雅,現在上去真的便是添亂了。葉翔神色微冷,手腳並用,宛如獵豹,十五六個人,一個人一秒鐘都不到,葉翔出拳出腳速度太快,隻要被擊中者,最少也得臥床半個月。

哀嚎聲傳遍了整層樓,但是圍觀之人個個眼熱看著宛若天神下凡的葉翔,崇拜,愛慕,尊敬,當然還有羅駿的憤恨。

“葉翔,你冇事吧,怎麼樣有冇有被打到?”林詩雅疾步走了過來,擔心問道。程洛道:“我的好妹妹,你就放寬心,剛纔一下都冇有打到阿翔身上,他們怎麼可能是阿翔對手!”葉翔搖了搖頭:“我冇事!”林詩雅才舒了心。

“踏踏……”再一次一陣腳步響起,一夥警察湧了上來,為首的正是隊長唐有成,隻聽得他冷聲說道:“貓華成,你聚眾鬥毆,逼良為娼,販賣毒品,證據已確鑿,現正式逮捕你!”其實政府早已盯上了這個鴻德酒店,掌握了很多證據,早已準備動手了。

警察局人員可是全部出動,封了鴻德酒店,一樓一房一腳樓搜查,其中搜出了大量***,管製刀具,**,當然還有少量毒品,縣城最為頂級的酒店就此坍塌。

作為當事人之一,葉翔被帶上了警車,需要詢問他一些問題,要作記錄,不過呢,到半路便放了他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