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這一場鬨劇過後,葉翔的日子又迴歸了正常狀態,匆匆十三天的時間過去,令人期待的高考來臨,魯鎮一中所有考生都在本校考試,考試老師乃是外校老師。

對於高考,龍國乃是相當重視,魯鎮一中所在的文瀾街已被封鎖,連單車都不能通過,網吧、酒吧、ktv全全關門停業,以免影響學生考試。

單人單座,全程監控,兩個監考老師,老師進來第一件事情便是把所考的科目是什麼、開始時間,寫在黑板上便開始檢查每個同學的學生證、身份證、準考證,所帶的筆具是否有異常,每個同學都如臨大敵。葉翔就簡單了,三證齊全,三隻筆,手機早已上交,直到考試開始。

第一科乃是語文,試捲上的題目不是很難,經曆越多的人情感是越豐富,葉翔雖然未經曆多少,但他心性比之他人好了很多,做得很順,到是作文有些要點小技巧,能不能得高分就難說了,葉翔冇有想突出什麼,寫了一篇中規中矩的作文,應該還不錯。

考完第一科走出考場,母親便打了電話來了,冇有問葉翔考得如何?隻是讓葉翔勿貪玩早點休息,以免影響明天考試,葉翔說話很輕鬆,說題目不難,定然能考個好大學讓讓母親開心,逗得秦淑玲一陣歡悅。

所以接下來的三場考試那就簡單了,葉翔都拿出了全部的能力,但凡是會的題目,全部做完,做完後再仔細的檢查一遍,以他自己預估,後麵這三科丟失的分可能就是幾分,僅憑這他就可以上個好點的大學了,在加上語文成績,申城大學冇有任何意外,必成!

考完之後,葉翔便直接將手中的筆扔了,渾身輕鬆,高考完了,接下來就可以報仇了!

“阿翔!”葉翔纔剛走到校門口,便聽到了程洛長聲喲喲的喊道,聲音渾厚,引得一眾人側目,葉翔冇有停下來,反而加快了腳步,遠離這個丟人的傢夥。

程洛倒是不介意,大步追葉翔而來,手搭在葉翔的肩上:“孃的,我的高中生活結束了,翔子,今天晚上可是有個同學聚會,你得來,不許遲到,時間晚上七點左右,地點鴻德酒店!”

鴻德酒店?葉翔有些皺眉,這是魯鎮縣唯一一家三星級酒店,有吃有喝有得玩,其背後好似有大勢力,就算是地頭蛇陳二力等人也不敢在那裡撒野。

“行,放鬆一天!”葉翔點頭,然後和程洛走了一節便和這傢夥分道揚鑣。

獨自一個人走在路上,葉翔看了下時間,才17:08,離聚會還有兩個小時,返回住處拿了些資料便去了西門。

“葉爺,什麼事能勞您大駕?”陳二力身體有些微抖,實在是麵前這個人太過恐怖了,連出氣都差點逼了起來。葉翔皺眉,這個稱呼他真的不喜歡,葉爺?爺爺?他還冇有這麼老。

“不用太過拘謹,我葉翔說過不找你們的麻煩,定然不會在找爾等茬,當然若你再敢犯我葉翔,不管你背後有多大的勢力,多麼厲害的人物,我葉翔也能弄了你!”葉翔甚是不喜歡。

“是,葉少!”陳二力似感覺道了葉翔的不喜,躬身說道。

葉翔臉色才鬆了下來,拿出陳封所調查的一些東西丟給了陳二力,說道:“這些東西,我要你儘快給我傳遍大街小巷,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陳二力半跪了在地道:“謹遵葉少!”葉翔又聊了一些,然後便走了,不過一顆時間,陳封再次來到了力幫。

“你是誰?”陳二力可不會對陳封客氣,他手下可是有十大金剛,個個能打。但是陳封直接亮了一手,一掌揮出,摧毀了桌子上的玻璃杯。陳二力怎敢有所動作,再次跪了下來:“大爺,我陳二力定然冇有得罪與你,我自己雖無德無能,若你能放過我等兄弟,我陳二力雖死不悔!”陳二力很清楚之如此力量之下,隻會做無用的犧牲,損己保兄弟。

“你的命值幾個錢?”陳封冷聲道,不待陳二力說話,自顧坐了下來,再次語道:“這是我以前修修煉的武技,既然帝皇第一次叫你們做事,我就不挑肥揀瘦了,自顧練習,若不成,自殺即可!”陳封丟了奔破書記在陳二力的手中,神色頗為冷冽。

陳二力有些反應遲鈍,不明陳封之所為,有些唯唯諾諾。陳封再次道:“剛纔與你談話便是帝皇,為帝稱皇,不管你培養什麼人,以帝皇為中心,若不敢尊者,殺無赦!”說完手再一會,整個桌子便被劃了成兩瓣。

“是,謹遵帝皇之令!”陳二力雖然腦子轉的不是太快,但是知道這是自己的一個機會,一個走上巔峰地位的機會,尊聲說道:“為帝皇奮鬥!”陳封道:“希望你說道做到!”然後站了起身便要走,好似還有什麼未說,再次轉回了頭道:“名額隻有十三個,其餘冇有資格跟隨帝皇,因為不夠格!”陳二力點頭:“是!”

葉翔安排了陳二力的事情後休息了個吧小時便走向鴻德酒店,這是最後一次的約會了,從此後可能有些人便是天隔一方,或許可能老死不相往來。

這次聚會不知道到底是誰出錢最多,一個學生一百塊,其餘錢不知道是誰在張羅,葉翔不到七點便趕到了鴻德酒店,作為班長林詩雅竟然被安排來接人,讓人受寵若驚。

“林大班長迎接,我等受寵若驚!”葉翔笑語。林詩雅白了他一眼,然後便被他拉在了身邊,手挽著葉翔手臂一起迎接學生,葉翔麵露苦澀,怪自己多嘴,此刻多什麼話呢?

程洛可是張揚老爸的車來了,還待了副墨鏡,頭髮應是新染的,十分新潮,邁著八爺步,歪拽歪拽的走到葉翔和林詩雅的麵前,取下墨鏡,彎身道:“翔哥、翔嫂辛苦了!”林詩雅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不是應叫妹妹妹夫嗎?”很是大膽。

程洛再次彎身道:“小生惶恐,說錯了話語!”然後便扯聲走了人。王雪琳躥了過來:“程洛真是你哥?”林詩雅緩緩點了點頭道:“他就是我親生的哥哥!”王雪琳苦澀道:“詩雅,你們真的騙過了所有人,估計現在除了知道你們底細的人都被蒙在了鼓裡,不知道他們知道了會有什麼反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