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就是這幾天,你身上多出了一種氣質,讓人敬畏,雖然說不清楚為什麼,但是有一點是可以完全肯定”程洛說道這裡停頓了下來,而且還冇有後續接上,好像是在吊葉翔的胃口,又好像是不說了。

愣了一會兒,葉翔還冇有聽見程洛說話,轉頭看去,這丫的趴在桌子上欲要開始睡覺,這氣不打就出來,直接在程洛的頭上錘了一拳頭。

“靠,打我乾嘛,阿翔,你丫的是不是想要打架?我可是院裡麵打架出了名的小霸王!”程洛被葉翔一拳頭給撩了清醒,惡狠狠的對著葉翔,撈捲衣袖,大有打一架的衝動。

“快點說,冇時間和你在這裡耍寶。”葉翔冇好氣得說道。

“哦,說什麼?你想知道什麼?”程洛疑惑的說道,那疑惑的眼神,無辜的表情,再加他附帶了點天真無邪的樣子,恐怕還真的有人會認為他什麼都不知道,但是葉翔是誰,這些東西很久他就嘗試過,所以無論程洛如何,他都不相信這丫的表情。

葉翔發誓,他現在真的很想揍人,想揍的就是眼前這個露出單純樣子的程洛。然而就在這時,他看見了班長林詩雅站了起來,邁動腳步,看其樣子好像是向著他們這一方向而來,所以把心中的火氣壓了下去,暫時放過程洛這個傢夥。程洛因為背想林詩雅,未曾發現此情況。

葉翔努力的壓製著心中的火氣,平靜了下來,和氣的說道:“就是哪一點是你可以肯定?”而此時林詩雅也快要走到了程洛的背後,她的眼睛是看向葉翔。葉翔知道她來的目的是他。

“原來你說的是這個,我是說你現在的變化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你現在和我們的班長大人林詩雅林校花很般配了!”程洛洋洋灑灑的說道,根本冇有注意到此時林詩雅已經到了他的背後,而且把他的話聽得是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噗!”葉翔噴了一口,他完全被這傢夥給敗了,然這還冇有結束,程洛吧唧吧唧的咂了幾下嘴,又開始說道:“阿翔,我現在支援你去追林詩雅,不管是精神上還是行動上,我都支援你,去把這小丫頭片子拿下,哥頂你。”程洛掀起萬千豪情,那表情仿若葉翔指哪,他就打哪,說抓雞絕不虐狗。

“”葉翔甚是無言,看著程洛背後俏臉微紅的林詩雅,隱約間可以看到她眼裡閃出一絲絲惱意。葉翔對著程洛眨了一下眼睛,示意他背後有人。

可是此時程洛和葉翔的兄弟默契好像消失無形之中,接受到葉翔眨眼睛,到反過來問葉翔:“咦,阿翔,眨眼睛乾嘛?是不是眼睛出了毛病?”

“砰!”

葉翔一頭狠狠的栽在了書桌上,發出的撞擊聲,實在是對程洛無語至極,真想說:哥啊,你到底是假聰明還是真聰明。

“咯咯!”林詩雅輕聲淡笑,清脆的聲音如百靈鳥聲音沁人心脾,又彷彿是來自九天之上的仙女笑語,讓人渾身倍感順暢。然這笑聲對於程洛來說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隻見程洛小心翼翼的轉過頭去,努力的吞了吞口水,看著林詩雅的靈動的身影,臉色頓時就苦了來:“班班長,你你怎麼在這裡?”程洛急顫的說道。

“怎麼?我們天不怕地不怕的程洛大少爺會怕我一個小丫頭片子?”林詩雅一雙晶亮的眸子,明淨清澈,燦若繁星,不知她想到了什麼,對著程洛微微一笑,眼睛彎的像月牙兒一樣,彷彿那靈韻也溢了出來。一顰一笑之間,高貴的神色自然流露,讓人不得不驚歎於她清雅靈秀。

“噶!”程洛被將了一軍,麵色更苦了,可憐兮兮的看著林詩雅,那樣子要有多搞怪就有多搞怪。

“現在冇有時間理你,以後再找你算賬,哼!”林詩雅惡狠狠的對著程洛說道,然後便把目光轉向了葉翔。而此時的程洛聽見林詩雅這樣的說,如蒙大赦,乖乖的坐著,一副乖孩子的樣子,直接迎來了幾道鄙視的目光。

感受林詩雅把目光轉向自己,葉翔冇由來的一陣挑眉。

“班長,有事?”葉翔禮貌的說道,在他的心裡,和這些人冇有多少的交涉,所以雖然林詩雅是一個傾國傾城靈秀的美少女,對於現在的葉翔冇有多大的殺傷力。

“葉翔同學,放學後我有點事情和你談,希望你放學後留下來一會兒!”林詩雅大眼睛認真的盯著葉翔,清靈的聲音從她一點朱唇中吐露出來,宛轉動聽,疑隨煙香悠揚。

“嗯,好的,班長!”葉翔馬上便知道林詩雅找他是因為什麼事情了,定是為了他這次為什麼考得差的事情。這林詩雅是為三班的班長,像是個小老師,若影響到班級榮譽,她都會調查一番。

得到葉翔的的回答,林詩雅微微一笑,然後便走了回去,等那充滿青春氣息的背影消失,程洛就開始不老實了,那雙眼睛賊亮賊亮的就像發現新天地一樣的看著葉翔,讓得葉翔十分不自在。

“喂喂!這樣看著我乾嘛啊?我臉上又冇有花。”葉翔不客氣的說道,一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這傢夥思想不單純。

“滾粗!就算是你臉上有花,少爺也懶得看!”程洛翻著白眼的說道:“阿翔,我們兩個可是好哥們,可是你丫的竟然這麼大的事情都不給說,老實交代,你小子是什麼時候和我們的校花勾搭上的?”

我勒過去!葉翔揉了揉頭。

“什麼勾搭上!”幸好葉翔對程洛的各種奇怪言論已經聽的多了,不然的話,一時間還真無法接受,然後冇好氣的說道:“你要是像我這樣考得一塌糊塗,她也會多看你幾眼的!”

“得!得!就知道你會這樣說,你小子還不說實話?”程洛嘿嘿一笑,道:“翔子,我問你,在以前也有人出現這樣的情況,可是你見林詩雅對誰注意過?這你怎麼解釋?”

“那是冇有出現我這樣的特列,而且現在也都快接近高考,你說我考成這樣,能不注意?”葉翔苦笑的說道。

程洛點了點頭道:“這很有可能,但是也隻是一點機率,我覺得這還是次要的。”葉翔還能說什麼呢?

“看你的書去,冇時間和你在這裡瞎混混!”葉翔冇好氣的說道。

“得嘞,得嘞,知道你要去和校花約會,阿翔,加油,準備發第二春!”程洛蠱惑的說道,滿口胡言。

葉翔一愣:“什麼第二春?”

“當然是我們的大校花林詩雅林大班長!”程洛一臉興奮的說道:“那可是我們縣城的第一千金,我們縣城的第一公主,如果追上了她,你要少奮鬥多少年的”

還冇有等程洛說完,葉翔直接一巴掌把程洛的頭撲倒在桌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