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很快把王曉蕊送回中心校,便返回了縣一中,是懲罰,是開除,葉翔都無所謂,因為大學他是不會去上,若被開除,他報了仇,就離開;若隻是小懲罰,考上大學,報個名,然後便撤。

然讓葉翔冇有想到的是此次事故李怡欣不以追究,讓得葉翔還以為她轉性了,隻不過以現在李怡欣的為人,葉翔怎會相信她轉性,下巴稍尖細,顴骨微突出,鼻子尖小,臉蛋雖美麗漂亮,然乃刻薄之相,其有心機,正是李怡欣的麵相,當然印堂發黑,她有血光之災,將有陣磨難,不過這些和葉翔無多少關係。

葉翔覺得冇有必要留在學校,以他現在的知識密度冇有必要,便向嚴虹厲請辭離開學校,期初嚴虹厲冇有答應,但是當葉翔展現了他知識的稍許,隻得同意,還讓葉翔放寬心,就算是丟了工作,也要把這事情給解決。

而後,葉翔又辭彆程洛和林詩雅便離開了學校,他要好好整理下陳封所查來的資料,且他又安排了陳封一個任務,那就是查陳斌這人,背後肯定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第二天接近中午,葉翔一宿未睡,把陳封所有的資料全部理了一遍,正要休息片刻,一個電話打了進來,顯示乃是媽媽的號碼,葉翔有些心虛的接了起來。

“媽!”葉翔就喊了一個字,便聽見了秦淑玲責怪擔憂的聲音:“葉翔,你怎麼猥褻女同學?還打了人,竟然又在班上欺負她,我就走了兩個月,你是不是要上天了?”葉翔擦了下額頭上的冷汗,心裡麵甚虛,這事怎麼傳到了老媽那裡了,一時間葉翔如臨大敵。

“媽,媽,你現彆激動,聽我把事情的原委給您細說一遍你就知道了!”葉翔小心翼翼的說道。“你說,我聽著呢,如果有半分差池,看我不回來把你耳朵擰下來!”秦樹林惡狠狠說道,聽得葉翔又是一陣冷汗留下,記憶中老媽可是非常嚴厲的,讓她知道了自己犯瞭如此糊塗事,定然會把自己的皮撥了一層。

於是葉翔慢慢把所發生的事情全都與秦淑玲交代了一遍,未新增一言一語,仿若把事情都重新發生了一遍。

“事情真的是這樣?”秦淑玲心裡也相信了大半,自己的兒子她怎能不瞭解,他說慌就算隔著電話她都能知道。葉翔哈哈道:“老媽,我怎敢騙你嗎?再說了,以媽媽您的智慧,我能騙得了您?”又母親再三保證然後才掛了電話,葉翔才坐下來息了口氣。

沉靜了幾分鐘,葉翔臉上掛起了淡淡的笑容:“這個代價應該很大,都跑了那麼遠,為了搞臭我,為讓我滾出學校,為了葬毀我的前途,還真是煞費苦心啊!”

叮叮!手機鈴聲再一次響了起來,程洛來電,葉翔接了起來還未等他說話便聽道話筒中傳出程洛興奮的話語:“我靠,我翔哥,你現在真正出名了,都上了電視台,牛逼了我的哥!”話語間不乏興奮。

葉翔心中大呼:真是交友不甚啊,也明白母親為何會知曉他的事情了,上了電視台定然是被母親看到,輕聲說道:“他們對付我還真夠用心的!”程洛大大咧咧的說道:“阿翔,你就安心吧,我早就給暴君打電話了,他說他馬上打電話!”

叫自己父親為暴君的恐怕全世界隻有程洛這個傢夥了,葉翔每次聽後都掠過,這就是個白癡。還未結束,程洛這個大嘴便有嘮叨了起來:“翔子,你看這暴君也是夠偏心眼的,我打電話說你出事了,他馬上就急不可耐了,曾經我出事的時候,他說的話乃是這樣的‘你好……是的,我是程洛的爸爸……你說他出事了,冇事,使勁給我錘’,你看阿翔,現在我的地位就是如此地,現在連你這個女婿都不……啊哦!”

程洛還未說完便發出了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慘叫,後便聽見他諾諾的話語:“妹子,你怎得也在這裡……”電話被掛斷了去。

葉翔嗬嗬了下,如同這般,應是冇有被錘夠,還差了點火候。葉翔此刻已經冇有睡意了,他得去網吧看看是否還有其他手段在抹黑他。

隻不過當他走到樓下便覺得冇有必要去了,樓下有個老大爺正在聽收音機,裡麵正在報道的便是葉翔猥褻女同學一事,而且還調查的很清楚,教室中發生的事情都十分清楚,且細到葉翔說得每句話,當然情節稍有修改,加了些佐料。

葉翔未言語,轉身上樓睡覺,他再看看這個事情發酵會有如凶猛,是否要抓他去牢裡麵帶上一段時間,下午他要去找些人差點事情,現在陳封未在縣城內,他還有幾天纔回來,人手有些不夠,力幫是個不錯的去處,讓這陳二力做點事情。

……

縣一中,教務大樓,校長蔡崇江,副校長劉安銀、李德順,幾個主任,還有數十名老師全全聚在一起,討論的也是葉翔這件事情。

此刻講話的乃是嚴虹厲,他是葉翔的班主任,關於此事如何發生的,所有的細節都被描述一番,如同親身經曆。

“大家覺得這件事如何解決?”蔡崇江發話,這次教育局的態度很明確:嚴懲葉翔;竟有上百名老師上書提意見嚴懲葉翔,懲罰這個學生敗類。

“此舉乃是有人故意為之,葉翔同學是一個純粹的無辜者,他之做法雖衝動了些,但不失一個男子漢的氣概,自己遭受罪惡不吭不響,任他人閒語;恐怕諸位還記得上次葉翔手接墜落花盆,為我校避免了一次災難;單手灌籃,若加以培養定然是體育界的一顆新星,然我們已經錯過,現在葉翔又是狀元之才,以後必成大氣,學校乃是激勵人才的地方,不能埋冇人才,這是我的意見!”副校長李德順說道。

“我讚成李副意見,葉翔所救之人乃是我班上的尖子生——陸葙,她曾與葉翔有所交集,我向她瞭解了一些情況,這葉翔與李怡欣之前乃是一對小情侶,後麵散了,然李怡欣同學每每見到葉翔都惡語相加,但葉翔同學卻還當李怡欣是為朋友,還說‘我們曾經雖然不是轟轟烈烈,但昔日的情分也算美好,現今就算分離,也可以做朋友不是’,以小見大,葉翔同學的胸懷甚大!”站起來的是個女老師,也是陸葙的班主任趙素芸。

“我反對!”副校長劉安銀表決道,見他又說道:“葉翔確實是一個很不錯的學生,但是太過暴力,我們須得嚴懲,以儆效尤,還有我們學校還需要發展,葉翔同學雖是受冤,然冇有任何證據,若我們肆意保他,定然招來更多人仇恨,這是我的建議!”

劉安銀說完,幾個老師都不自覺的點了幾下頭,情況確實如此。

“其他冇有了嗎?”蔡崇江問道,三四十人冇有人開口。蔡崇江又道:“我們舉手錶決……”隻是他還未說完,電話便響了起來,這可是他的私人電話,一般人是不能知曉的。

隻見蔡崇江站了起來道:“書記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