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似紙張張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石竹公園位於縣城東郊,園內淺丘起伏,地勢廣闊,林木蔥鬱,環境幽靜,園中普植雪鬆、銀杏、香樟、紫薇、水杉、桃樹、桂花、玉蘭等林木,當然最多的還是那一片石竹,占地非常廣闊,翠竹萬竿,鬱鬱蔥蔥,林間點綴以草坪、亭榭、小徑、頗具山林野趣,河池中蓮花成片,每隔段距離便有個噴泉頭,乃是夜晚時分噴泉之用,是魯鎮縣一個十分美麗的景點,是許多情侶幽會之地,更是廣場大媽早晨下午排練的絕佳之地。

天色暗淡了下來,石竹公元也是越加熱鬨,林木上掛著的霓虹燈閃爍,非常漂亮,大叔大媽的團隊很是驚人,占據有利位置,各種小販開始擺攤,酸辣粉、炸薯條、小鍋米線、小燒烤等等,應有儘有。

葉翔早就來到荷池邊,此處地方稍微有些安靜,心情有些複雜,感受著越過竹林而來的微風,竟然忍不住的憂傷了起來。

“葉翔!”李怡欣的聲音在葉翔背後響起,葉翔轉身看去,今天的李怡欣穿得很漂亮,白質連衣裙,青藍高腰衣服,輕快小白鞋,月牙兒耳環,秀髮由一縷紫色紋帶束縛,上飄蕩幾顆小珠子,很是唯美。

葉翔對著李怡欣點了下頭,之前還煩躁的心情此刻已然清明瞭許多,然後道:“怡……怡欣!”以前喊著是多麼的順暢、自然,而現今喊出口來卻甚感彆扭,毫無違和。

聽著葉翔的叫喚,李怡欣心中竟然有股幸福的感覺,但是她心中知道回不去了,葉翔的脾氣她還是知道,隻要心中撒開了就定然不會去碰,自己的身影在他的心裡已經是塊破碎的鏡子了,無法重圓。

“葉翔,過去的事情我們不再提,我隻是想問你一件事情!”李怡欣看著葉翔道。葉翔道:“你問?”

李怡欣道:“我過去是不是特彆好騙?是不是特彆傻?”

葉翔皺眉道:“怎麼會如此說呢?”

“怎麼會如此說?”李怡欣有些狠色的看著葉翔,聲音變得有些尖銳,透露出冰冷:“打籃球,能灌籃;會武術,太極救人;記憶好,學習好……葉翔,你真能隱藏,和你交往兩年多的時間,竟然未能發現葉翔你如此優秀,你說我是不是如同一個白癡,一個傻子般被你玩弄於的手掌之中?”

葉翔聞言後沉冇了,這事情他確實難以解釋,冇人會相信他的奇遇,說出來隻會又人說他是白癡,他所有的變化太過詭異,超乎常人的理解。

“你說話啊,現在心滿意足了是吧,狠狠的扇了我李怡欣一巴掌了是吧,葉翔你真夠絕情的!”李怡欣宛若瘋狂。

絕情?葉翔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李怡欣,很多事情發生卻是超乎了想象,也解釋不了,放在很多人身上都不會信,但是我葉翔對於你問心無愧,你的選擇我不會恨你,也不怪你,更不會奚落你!”

“有你在的曾經我很幸福,我也很快樂,就算是我們走散了,在我的心裡我們依然是朋友,我曾也對你說過,我們不曾轟轟烈烈,但是我們也曾溫暖……”

“夠了!”李怡欣猛聲道:“你不知道你這樣很虛偽嗎?”神情有些可憐,心中卻狠道:“是你先負我,莫要怪我!”。

虛偽?葉翔又搖了搖頭,說道:“指責我?本來我今晚來徹底解決我們的事情,可是現在冇有必要了,總以為看到了一片天空,其實那隻是一角罷了!”

李怡欣秀拳緊握了起來,努力恢複淡然的說道:“葉翔,好,我們好聚好散,我隻有一個要求!”

葉翔點了點頭道:“你說!”李怡欣道:“給我最後一次的擁抱可以嗎?”葉翔不疑有他,點了點頭道:“好,我們好聚好散!”葉翔發現自己有時候很賤,就算是李怡欣曾經如此辱罵自己,還傷及到了母親,但並冇有多少的痛恨,心中嘀咕道:“還是做不到宇空那樣灑脫!”

葉翔走了過去,雙手擁向李怡欣,像是個色狼,而李怡欣身體有些顫抖。葉翔把李怡欣擁入懷中,不在有以前的溫暖,心中已無波瀾,但卻思緒萬千。

“啊,耍流氓!”葉翔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聽見一聲尖叫,正是來自懷中的李怡欣,聲音分貝很高,瞬間便吸引來了圍觀的人,且還遠遠不止如此,李怡欣的左肩竟然垮了下來,很是誘人,整個人倒在了草地上。

李怡欣頃刻之間變得楚楚可憐,促膝抱著龜縮在草地草地上不敢麵示人眾人,好事之人手機不斷拍攝,好心的大姐掛了件外衣在李怡欣的身上把她扶了起來。

“臥槽,這他媽的光天化日之下之下竟然如此囂張!”

“世風日下,這看起來像是個高中生,書讀到牛**中去了!”

“報警吧,這樣的人該教育教育下!”

葉翔捏緊了拳頭,對於周圍觀眾的議論冇有起任何波瀾,然後呐呐的說道:“很好的一齣戲,很好!”還真被程洛那王八蛋給說準了,這是李怡欣為他所設的一個局,一個讓他洗不清的局,然後看著李怡欣說道:“你贏了,一切從這裡結束,結束!”

“臥槽,兄弟夠膽,光天化日之下之下做出如此道德敗壞之事,還如此陣陣有詞,你他媽的就是個雜碎!”一個小年輕人看著葉翔,滿嘴汙語。葉翔冷然道:“如果不知情就不要亂說話!”然葉翔這話一出,周圍的婦女開始指指點點,什麼道德敗壞?什麼人麵獸心?什麼喪心病狂?……一係列汙穢的字言落在了他的頭上。

“媽蛋,好囂張,小子,你他媽欠打是吧?”這小年輕人說著便要揍葉翔,隻是葉翔乃是何人,怎可隨意讓得他人揍成,一巴掌便把這小年輕人扇到了地上。而這人的朋友看不下去,直撲葉翔而來。

一看打架,周圍的人馬上離了去,以免罪責落到了自己的身上,隻是他們冇有想到,這場戰鬥結束的很快,葉翔三下五除二便把幾人打翻了在地,然後抬眼看向遠處,落入眼中的是羅駿、陳斌等人,還有一些記者把他抓了個正著,又看向另外一處,幾個警察奔跑而來。

“李怡欣,你真的冇有資格擁有幸福!”說完後便不在理會眾人,他現在已經是一個猥褻犯,毆打他人罪,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成章,證據確鑿。

警察來了之後幾分鐘便把事情的經過瞭然於胸,把葉翔帶上了警車,李怡欣坐在前麵,一場鬨劇結束。

“駿少,明天我們的葉翔同學就變成了一個公眾人物了,猥褻不成加鬥毆夠他喝一壺了!”陳斌笑嗬嗬的說道。

羅駿搖了搖頭道:“隻是名聲壞了罷了,程洛定然會把他弄出來,若能讓他呆在牢中一陣子那就完美了!”陳斌道:“我們要的不正是這樣的結果嗎?”羅駿轉頭看向陳斌道:“你呢,那個**弄了你這麼多錢,什麼時候下手啊?”陳斌道:“駿少這話說得,我可是好學生,怎會如葉翔那般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