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放學之際,葉翔和林詩雅兩人再次留後,放學滾片尾。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了!”林詩雅將手中的筆放在了桌子上,教室裡那天籟般的聲音戛然而止。葉翔點頭道:“今天收穫頗豐,多謝了,詩雅!”林詩雅白了葉翔一眼:“來點實際的,淨來虛的!”葉翔張口便要說什麼,林詩雅道:“若是在兩個饅頭加青菜,把你臉揍成大包子!”揚著秀手威脅葉翔道。

葉翔看著靈動的林詩雅,不覺得間看呆了,心中竟然有一股湧動,把這個女孩湧入懷中,好好愛護,一時間手有些顫動,欲要去抱林詩雅。林詩雅也是發現了葉翔的失態,臉色羞紅了起來,心中有歡喜,有期待,呼吸有些急促,又有防備葉翔的樣子。

“噌!”葉翔搖了下頭,清醒了過來,瞬間有些尷尬了起來,暗歎自己定力越來越低了,看著林詩雅有些防備的樣子,葉翔都想給自己一拳,然後站了起來說道:“那個,詩雅,我送你回去吧!”心中有股患得患失的感覺,他現在還冇有能力讓林詩雅幸福,再說自己已算得上是破鞋,這份情先壓著。

“呆木頭!”林詩雅心中不高興的嘀咕了一句,有些失望,然後也站了起來,道:“麻煩葉翔同學了!”

此刻天色完完全全的暗了下來,隻能模糊的看到點點影子,好在路燈很亮,葉翔和林詩雅兩人走在道路上,一前一後,林詩雅在前,葉翔在後,兩人此時好似都還未從剛纔的尷尬狀態中清醒過來。

“木頭一個,就不會找個話題說說嗎?”林詩雅心中很是不高興,兩人都走了十來分鐘了,但是一句話都冇有談論,心中忍不住嘀咕,隻是自己也是不知道怎麼開口。

葉翔幫林詩雅拿著書本,林詩雅怎麼走他就怎麼走,心中想道:“她不會是生氣了吧?”林詩雅半天未說話,葉翔以為她因為自己不單純的想法而生氣了,所以不敢和林詩雅說話。

“我就不信你能忍住?”林詩雅賭氣的在前麵走,葉翔隻能屁顛屁顛在後麵跟隨著,走了十多分鐘後,葉翔發現路徑好像有些不對,果然,這非是去往龍泉公寓之路,乃是行往老城區的方向。

“果然是生氣了!”葉翔心中嘀咕道,露出苦笑,然後諾諾的說道:“詩雅同學,對不起!”林詩雅到被葉翔搞懵圈了,然後不解的問道:“葉翔,為何對我說‘對不起’?”葉翔道:“剛纔在教室裡,我惹你生氣了,我不該有那樣的想法!”然後正色的說道:“所以非常抱歉!”

林詩雅臉上漫起紅暈,如蚊聲般的說道:“木頭,誰生你氣了!”然後徑直向前走了去。葉翔臉上露出欣喜神色,跟了上去道:“意思是我可以有哪方麵的想法?”不禁然間又說錯了話語,隻是林詩雅一時間也未聽清楚,懂了個大概意思,開口道:“嗯!”然後隨後感覺很不對,說道:“呸!呸!呸!這樣的想法一點都不許有,不許有!”葉翔眉開眼笑,不斷點頭:“是,是,不許有,不許有!”

看著葉翔那有些甚是得意的臉,林詩雅這氣不打就出來,伸出秀手在葉翔的腰間擰了一下,疼得葉翔直咧嘴,向前跑去,林詩雅在後麵追逐,兩人之間的尷尬症消失於無形。

“葉翔,以你現在的成績,全國任何一所學校任你選擇,高考完後你打算去哪一所大學?”林詩雅問道。

對於林詩雅這個問題,葉翔還真的頓住了,因為他現在根本冇有想過要去上什麼大學,現在母親回了葉家,從一切的情況來看葉家很不簡單,安全有了保障,不用太過擔心,隻是心中有些害怕母親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受到其他葉家之人欺負,但是葉翔隻能忍受著,若誰敢欺負她母親,等他回去之時就是算賬之時。

“怎麼?葉翔同學,這很難回答嗎?”見葉翔臉上滿是思索,林詩雅忍不住的問道。

葉翔搖了搖頭道:“說真的,現在還真的冇有想好,也不知道去那個學校較為合理,如果真要選擇的話,我應該回去申市!”林詩雅歪頭:“複旦大學?”葉翔點了點頭:“應該冇有選擇之地了!”

“那葉翔你的夢想是什麼呢?”林詩雅又問道,眼眸掃著葉翔,看他回答是否真誠。

夢想?若是在以前,葉翔定然會說考個好的大學出來,找個穩定的工作,賺錢養家。隻不過現在,一切都已經改變了,上天眷顧了他,讓他擁有如此多的財富,心欲要翱翔至蒼穹。

隻見葉翔劍指指天:“我的夢想是世界之巔,為帝稱皇!”語言鏗鏘有力,不容質疑。

堅定的眼眸,自信的神色,葉翔身上此間有著一股特彆的魅力,很是迷人。林詩雅微笑道:“我堅信葉翔你將來定然不凡,會成功完成自己的夢想!”葉翔撇嘴語道:“肯定在心裡罵我神經病,都什麼年代了,還稱帝稱皇!”林詩雅翻了個白眼道:“這是你自己承認的哦,非我說出口的!”葉翔感歎道:“看來金庸老爺子是正確的,越漂亮的女孩越是會騙人!”林詩雅磨著銀牙道:“滾!”……

“這好像不是我送你回家,是你送我回家了!”葉翔此間才發現,兩人為改變方向,快要走入老城區了。林詩雅嬌嗔道:“還不是怪你!”葉翔苦笑道:“好好,都是我的錯!”再語然道:“我們……”隻是還未說完,葉翔臉色突變,拉著林詩雅手轉身便開始狂奔起來。林詩雅看葉翔急色,知道定然是發現了什麼,極力跟著葉翔步伐跑,且遠遠的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奔跑聲,再次遇見了壞人。

“啪!”一聲槍響,葉翔早已感受到了,懷抱林詩雅以電閃雷鳴般的速度躲進了一個巷道中。林詩雅臉色不太好看,她是地地道道的乖乖好學生,被彆人拿著槍追殺還是第一次。

“詩雅,你就從這個巷道離開,我去把他們引開,他們定然追不到你,且他們的目標是我!”葉翔躲在巷道中,輕柔對著林詩雅說道。林詩雅張口便道:“不行!”葉翔道:“詩雅,放心,我可是徒手可以撕籃筐的,幾隻破槍奈何不了我,相信我!”感受到了幾個人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葉翔急喝道:“快走!”把林詩雅推入另外一個側巷道,葉翔轉身便跑了去。

看著葉翔的背影,林詩雅心中一股暖流在激盪,貝齒緊咬著嘴唇,感激的說了一句:“葉翔,謝謝你!”說著,林詩雅趕緊轉身快速的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