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哥哥!”王曉蕊微笑,過來緊緊抱著葉翔的手臂,安全感甚足。葉翔寵愛的捏了下她的臉蛋。

“多謝葉恩人解救我們,陸雨惜感激不儘!”說話的是在密室中抱緊王曉蕊的那個青年少女,在密室中未多加註意,此刻一看,十分漂亮,瓜子臉,一雙晶亮的眸子,明淨清澈,燦若繁星;烏黑髮束披肩,細緻柔美;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韻,職業黑**裝,身條勾現得淋漓儘致。

王曉蕊見葉翔目光盯著大姐姐看了幾秒鐘,緊拉了下葉翔的手臂。葉翔苦笑無語,這丫頭,然後道:“區區小事,陸姑娘不必掛齒,現警察來了,空車有幾輛,座位定然夠,都上車吧,早點回去!”說完對著所有受害女生禮貌的點了下頭,然後便轉身離開了。陸雨惜眼眸露出淡淡的喜意,呐呐的說道:“葉翔,我們有緣再見!”

當葉翔等人回到縣城時都已經七點多鐘了,葉翔讓程洛把他和王曉蕊送到老城區便讓他這個兒回去了。當王曉蕊父母見到她那一刻,緊緊的把她抱在懷中,仿若害怕她會飛走一般。葉翔悄然走了,發了個資訊與王德盛,讓他不用聯絡他,於是隨便找了家旅館然將就休息一晚。

第二天,葉翔正常上學,彷彿昨天所發生的都和自己無關了。葉翔來得有點晚,第一眼便是看向羅駿位置,看他是否今天來上課了,還真的來了,隻是他卻是帶著口罩,不敢已麵目示人應該是傷還未好,特彆是幾顆門牙,這般醜陋,可不能示人。

葉翔不著痕跡的盯了他幾眼,意味深遠。

羅駿眼中也是冷光閃爍,雖然失敗了,但是他並不會怕葉翔,換句話說他還不夠格,真正讓他害怕的是程洛,他還記得王雄打電話時電話中傳出來他父親怒火叫吼,顯然也是怕了程洛,當天晚上大批王家之人趕來縣城把王雄給接走了,當場打了電話與林宏博,千般自責,萬般道歉,希望林宏博網開一麵,並且保證一定把王雄送入大牢教養旬月,這方纔停息,至於自己,非主謀,算是打架鬥毆,理應拘留十五天,但因臨近高考,特許出來。

林詩雅溫和笑迎葉翔,柔聲道:“久違了,大英雄!”葉翔嗬嗬道:“是不是程洛那傢夥大嘴巴了?”林詩雅莞爾,表達的意思就是這樣。

葉翔甚是無奈,心中咒罵道:該死的程洛,你能不能把你的嘴封起來!

看著葉翔和林詩雅情意濃濃,羅駿又忍不住的升起了火氣,恨意滿滿。而除了羅駿看葉翔有股子恨意之外,還有一個人看葉翔也是冷氣多多,那就是李怡欣,現在她和她的王子坐在一起,也就是那個陳斌。

說起來這個副縣長的兒子陳斌這個人很有意思,他雖然紈絝,但是從來冇有在班上做過任何過分事情,和羅駿兩人關係真的就是同學般,你不過問我,我不在乎你,兩人關係給人的感覺宛如兩個不認識,很是奇怪。

再怎麼說兩人都是在一個大院中的人,應該交情不錯,但是三年來,兩人說過的話不會超過二十句,在一起吃過的飯一頓冇有,就算是班級聚會兩人都有其中一個人冇有來,十分默契,若這陳斌來,羅駿定然不來,反之也是如此。

但是這陳斌到是有點害怕程洛,隻要程洛說話,他就萎靡了,不管是在班上或者是校外,隻要程洛參與的,不發表意見,不支援不反對,大眾化意見為主。

所以他把葉翔的女朋友搶了,也冇有在葉翔麵前作秀,更冇有任何語言刺激葉翔,還算不錯!

“怎麼?現在後悔了嗎?回去我是不會在乎的!”陳斌看著身邊的女人,無所謂的說道,反正這女人他也隻是玩玩,雖然現在還冇有吃到,但是不在乎,有她無她一樣。

“說什麼呢?”李怡欣白了他一眼:“隻不過冇有想到我們的校花竟然喜歡一個破鞋,還真是奇聞!”

陳斌眉頭皺了一下:“不要隨便說他人壞話,否則後果有點不好看!”這李怡欣不知道林詩雅背後的能量,但是他卻不能不知道,而且程洛他們兩人的關係他是很清楚的,要是這話傳到程洛的耳朵中,估計自己也會被揍成熊樣。

“你說葉翔嗎?我就說他是破鞋他又能怎樣?”李怡欣高傲的說道,葉翔在他的眼中永遠都是一個底層的爛農民,他敢怎樣?

“葉翔?他確實不能怎麼樣!”陳斌語氣中無不透漏著不屑,葉翔還不夠資格讓他重視,但是現在他卻不敢動他,因為在葉翔背後有個程洛,那卻是他的剋星,隻不過了為了安全他還是叮囑李怡欣:“不要隨便去招惹葉翔,他雖然不算什麼東西,但是記住了他兄弟是程洛!”

“程洛?他又怎麼了,不就是有錢嗎?”李怡欣這幾天跟著她這個所謂的王子聚過幾次餐,約了幾次會,見過了一些大世麵,所以對於程洛這樣有錢的冇有那麼多的顧忌了。

陳斌冷眼看也一眼這個白癡女人:“我勸你最好打消這樣的念頭,就算是羅駿在他麵前都得低下他的頭顱!”

“啊?不可能吧!”李怡欣一驚,羅駿的背後她是很清楚,所以很懷疑。

“不相信,上次來我們學校打籃球那幫公子爺你還記得吧?”

李怡欣點了點頭:“記得!幾個有錢的公子哥!”

陳斌沉吟:“他們可不是普通的幾個公子哥,在省城,王家的勢力可以說是通天徹地,羅駿和他們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然而就是他們對於程洛都是害怕、忌憚,所以一定記好,不要去招惹那個瘋子,否則冇有人可以救你!”心中道:若不是京都家族,他還有機會如此瀟灑?

此時的李怡欣冇有先前那麼傲然了,有些難以接受程洛會有如此勢力,如果他幫助葉翔,那自己……

“你說他會幫助葉翔嗎?”李怡欣諾諾的問道,恐懼在心底蔓延。

陳斌皺了一下眉頭:“應該不會,如果要出頭,早就來了,不會等到現在,放心吧!”

“那就好!”李怡欣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同時心裡一股嫉妒升起,冷冷的低語:“真是走了狗屎運,竟然與程洛成為兄弟,哼,但是又如何?臭蛤蟆永遠都是臭蛤蟆!”

對於自己的前女友兩人的嘀咕,葉翔是不可能知道,就算知道又如何?對於李怡欣,一個愛慕虛榮的膚淺女人,永遠都不配擁有幸福!

第一節課是班主任嚴宏厲老師的,一來就告訴了一個訊息(對於好學生來說是好訊息,但是對於壞學生的話就是壞訊息了)。

“同學們,下週星期四將是我們全省第二次模擬考試,這次的試題非常接近高考試題,所以希望同學們都十分重視!”嚴宏厲不厭其煩的講了一堆東西,總體來說就是好好考試,發揮完美的自己。

葉翔眼裡露出一股興奮,來了!

就算是現在葉翔心境如何強,但是還是對於那次全校倒數第一有很大的介懷,還有證明這段時間學習的如何?提升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步?

“怎麼葉翔同學很興奮嗎?這次打算考到什麼名次?”林詩雅看著葉翔拳頭捏緊又鬆,調笑道。

葉翔估摸了一下下巴:“這個你倒是小心了,小心你的寶座坐不穩哦!”

“是嗎?我等著!讓我和你這個超凡記憶天才一較高低!”林詩雅戰意滿滿。

“還是算了,免得你哭鼻子!”

“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