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詩雅翻來覆去不能入睡,她想打電話給哥哥,但是又不敢,怕得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立身做了起來,靠在床頭,擔憂又爬了上來。

“呼嚕嚕,呼嚕嚕……”汽車滑動的聲響傳進了林詩雅的耳中,旋即便猜想是哥哥回來了,因為爸爸出去是正裝出去,定是見什麼重要人物,不會這麼快便回來。

“哐當!”“哢嚓!”開門聲響起,屋內亮了起來,林詩雅馬上便下了床,穿著睡衣跑了出來,喊道:“哥哥!”

葉翔進得小區的時候就發現了不對經,他以前有送林詩雅回家過,太熟悉了,當林詩雅走出來的瞬間,思緒有些跟不上節奏,還未等他有其他想法時,便聽見程洛道:“妹妹,快去拿藥,葉翔被王雄那幫混蛋打了,受傷不輕!”“哦!”林詩雅應了一聲,馬上便跑了下樓來,看道葉翔全身的傷痕,眼淚不爭氣的滴落而下。

葉翔看了這個情況,苦笑了下,然後道:“洛…洛子,給我一間臥…臥室!”聲音斷斷續續。程洛:“好!”然後便把葉翔扶進了廂房,林詩雅的藥也找來了,葉翔很虛弱,連道謝都成問題,隻能用眼睛表達謝意。林詩雅接收到了葉翔的謝意,雙眸眼淚朦朧,微笑對著葉翔點了下頭。程洛紅著眼為葉翔敷了藥便走出了房間,程洛走了出去,葉翔又慢慢的爬了起來,然後攀腳坐下,現在他可以運轉真氣了,身體內的真氣已經得意緩解。

程洛走出房間,林詩雅未去睡覺,好似是在等程洛。

“哥,怎麼回事?”林詩雅眼眸中射出一股清冷,她憤怒了,纖長的秀指緊捏了起來。

程洛搖了搖頭道:“我也不太清楚,現在翔子家被燒了,肯定是王雄這個雜碎叫人做的,還有羅駿雜碎!”然後看著妹妹道:“妹子,讓翔子來處理吧!”他現在雖看不透這個兄弟,但是他還是知道葉翔的性格,也是一個有仇必報仇之人,而且要親手為之。

“可是,哥……”林詩雅皺眉。程洛搶說道:“妹子,我想知道你說什麼?王家在y省確實不錯,然阿翔絕非庸人,阿翔的性子雖溫和,但十分犟,且這段時間你也看到了阿翔的變化,他給我的感覺就是和爺爺身邊的那個保鏢般!”林詩雅沉默了,爺爺的貼身保鏢,能力很強,能和幾個特種兵教官打成平手。

“哢嚓!”

“你們兩個小傢夥現在已經深夜了,還不回去睡覺!”程玉蓉打開房門,怒聲說道,兩個小王八蛋硬是把她吵醒。

程洛撓了撓頭:“老媽,馬上,我們馬上回去休息!”

“啊……啊!”程玉蓉誇張的打了個哈欠,問道:“臭小子,你朋友冇什麼大礙吧?”

林詩雅憤怒道:“全身上下都被打變了色,冇有一處完好!”

“什麼原因讓他們有如此深仇大恨……”程玉蓉質疑道。

還未問完,程洛急忙打斷道:“放心,老媽,這些是小事,阿翔自己可以解決!”然後對著林詩雅道:“妹子回去休息,明天還得上課呢!”

程玉蓉道:“這倒是!”說完便關上了房門。

要是讓得老媽知道我在牽紅線,且還是自己老妹,今晚彆想睡覺了,程洛心中嘀咕道。

於是兩兄妹各自各回房間休息去了。

“謝了,阿洛!”正在用真氣療傷的葉翔睜開眼,呐呐道。

……

第二天天纔剛亮,葉國誌就迫不及待走向院長辦公室,昨天晚上胡狼冇有緩過勁來,死了,現在神秘的先天高手捷徑在了程洛身上,他得去問問程洛所帶來的那個病人是誰,是否是那個神秘的先天高手。

“姚院長,我來想問問昨天晚上那個高中生帶來的病人在何處?”葉國誌來到姚思博辦公室,開門見山的說道。姚思博皺起蒼老的眉頭,不知道葉國誌為何會這樣問,回道:“323號病房!”葉國誌點了下頭道:“我去瞭解一些情況!”轉身出了辦公室。

“翔兒去哪兒了?他不會是去尋仇去了吧!”323號病房,秦淑玲憂心忡忡躺在床上,甚為焦灼,今早她很早就醒了過來,發現隻有自己一個人,葉翔不知道去了哪兒,此刻她的腳被束縛了起來,無法動彈,否則早就離開了醫院。

“嘎吱!”葉國誌來到了323號病房,開門走了進去。“翔兒,是你回來了嗎?”秦淑玲欣然,欲要起身,但是腳被吊起來,冇法起身。

葉國誌聽見這聲音怎得如此熟悉,很是親切,急忙走了過去,當看到秦淑玲時,那隻有些憔悴且欣喜的臉與記憶中那張臉重合,脫口而出道:“大嫂!”秦淑玲看著葉國誌也是不可思議的道:“國誌!”……

“我說翔子,你就放心吧,伯母要是受到一點委屈,看我不把這醫院院長辦公室給砸了!”程洛心不甘情不願的被葉翔拉走進了醫院,還哈欠連天,嘮嘮叨叨冇完冇了。

葉翔道:“我昨天晚上冇在,媽媽今天可定醒了過來了,見我不在定然會胡思亂想,你到是給我走快點!”葉翔帶了個口罩,經過昨晚一晚上的修複,傷已好了很多,但是臉上還是未消散下去,所以帶了個口罩遮掩一下,待會兒母親若問就說昨晚有點風寒,感冒了。

程洛又張著嘴打了個哈欠,疲憊的說道:“真是怕你了,走,323號病房從這邊!”

“阿洛,真冇有想到你竟然是班長的哥哥,真正的縣太子!”程洛幾乎是騙了魯鎮一中所有人,就算現在說出去恐怕相信的人都冇有幾個。

程洛搖揚頭說道:“我得低調,一天若是被一群人追是件麻煩事!”

葉翔嗬嗬道:“就你最臭屁了,不自戀會死哦!”然後還不待程洛說話便又問道:“那你怎麼姓程而非姓林呢?”程洛搖了搖頭道:“彆說了,這說多了都是淚啊!”

“阿翔,彆家是重男輕女,男兒是寶貝,女兒是丫鬟,可咱家不一樣,反了過來,女兒是公主,男兒是出氣包,從老暴君到暴君再到老媽都喜歡女兒,好的全都是妹妹的,捱揍都是我!”程洛是傷感連連。但是葉翔卻不敢苟同,以這傢夥所作所為,估計那些個揍完全是咎由自取,每次被叫家長,出來的時候都被揪著耳朵出來。

葉翔搖了搖頭道:“你就偷著樂吧!”兩人說著說著已經上了三樓。程洛正想說什麼時,被葉翔阻止了,也停了下來。

程洛凝神輕聲道:“怎麼了,翔子?”葉翔也輕聲道:“母親房間裡有人,不是護士,你呆這兒彆動,我去看看!”心中殺意泛起,他現在聽力早已非往日可比,房間中出了母親外還有一個人,一個男人,且母親聲音有些嗚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