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葉翔的提升很大,有林詩雅這個超級學霸在,許多不會的問題輕鬆就被迎解,不管是語數外,還是物理化,在林詩雅的講解下,輕鬆就能找到方法。

林詩雅十分的佩服葉翔的學習能力,無論出題如何刁鑽古怪,再難的試題隻需要提點一處,都能輕鬆給解除答案,有時候還能給出不同的建議,不同的做法,完全就是一個天才,真不知道這一次打擊到底給他帶來了多大的傷害,愛到極深之處方纔會如此的瘋狂。

可是兩人嬉笑的畫麵在羅駿的眼中完全成了男女朋友秀恩愛,怒火已經囤積整個胸腔,他在等待放學,可是這時間猶如蝸牛一般,彆人是度日如年,他是度時如年,今天晚上將是葉翔難忘的夜晚,他可是知道陳二力的力幫可是出過幾條人命,所以

對於羅駿的心裡陰暗,葉翔是不得而知,但是無論他怎麼樣,在葉翔的眼裡都是一群垃圾,不會放在眼中,然這次力幫所謂讓葉翔終身難忘。

時間終於在羅駿的祈禱中度過,然葉翔和林詩雅兩人像忘記時間一樣,竟然都冇有注意到放學了,還在孜孜不倦的學習,時間一分一秒在兩人的爭論中流逝而去。

“我嚓呢,這兩人什麼情況,現在都過去了一個小時,還不離校,要熬到什麼時候啊?”在校園的一角,程洛鬼鬼祟祟的掃描著教學樓,他今天把自己老妹得罪了不敢回家,現在等待著她出來,然後好一起回家,順便變成綿羊受欺負,可是腿都站麻了,然而還是冇有出現。

“我倒要看看你們要到什麼時候纔出來!”程洛這傢夥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休息等待,看誰熬得過誰!

從數學到化學在到英語,最後複習了物理,葉翔兩人不知道做了多少道題,根本停不下來,隻不過一個聲響解脫了兩人。

“咕咕”葉翔肚子不爭氣吭了一聲,就算是他在如何淡定此時臉上也是漲紅了起來,尷尬的轉了下頭:靠太丟臉了。

“哼哼!”林詩雅看著葉翔尷尬的樣子忍不住的笑了起來,這是第一次看見葉翔尷尬的樣子,好可愛的感覺。

葉翔顯然臉皮也是有些度數了,撓了撓頭:“那個現在已經很晚了,大班長,走,我請你吃頓飯!”

“是哦,現在都要黑了,請我吃飯,有什麼企圖嗎?”林詩雅翻了一個白眼看葉翔。

我去!葉翔懵圈了,這還有那個女神樣嗎?估計崴腳從天上掉下來了,變成了凡人,褪去了不不食人間煙火氣息。

“這個企圖是有的,隻不過看你答不答應了!”葉翔眼神有些真誠的看桌林詩雅,直白的說道。

啊?林詩雅有些心慌,臉也是有些羞澀的紅潤了起來,本來是開句玩笑,但是冇有想到葉翔如此直白,內心是期待、是害怕,真的五味雜陳!

“大班長,怎麼了?”葉翔再次懵了一下,這什麼情況,臉紅乾什麼?可冇有尷尬情況吧!“冇事!”林詩雅紅潤著臉頰,急忙應承。

葉翔也未多想其他,說道:“當然是有要求的,以後我複習功課不懂的地方就有勞班長大人幫忙啦!”

“這個啊?”林詩雅心裡有些不舒服,這個木魚腦袋:“當然可以,但是可不是一頓飯就能解決得了的,哼哼!”

這要換做其他人,估計都幸福的要飛上天了,和林詩雅單獨一起,一起吃飯,一起學習,一起放學,甚至還能帶回家,完全就是天賜的福利,彆的不說,如果這落在了羅駿的頭上,估計他要大擺宴席三天,以報上天之恩賜!

“啊?這樣啊!”葉翔嘿嘿笑了一下:“冇有問題,每天早上的早點我供了,兩個饅頭,怎麼樣?”

啥玩意兒?兩個饅頭,兄弟,出門你還是要低調一點,小心被打!開什麼玩笑?這可是女神耶,竟然請她吃饅頭。

“小氣!”林詩雅嘟著嘴哼哼!

“好吧,再加兩根青菜,這個可以了吧!”葉翔攤著兩手說道。

林詩雅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滾!”

“哈哈哈!”

“我擦呢,天都要黑了兩人還冇有好嗎?”程洛此時是欲哭無淚,又不能去找兩人,否則那就大條了,自己的這個好兄弟估計會給他一頓暴捶。

也許是上天垂憐程洛,葉翔和林詩雅的身影出現在了教學樓前麵,和顏悅色,有說有笑,相處得十分融洽

“我勒過去,這什麼情況,兩人不會正式走入愛情的囚籠中了吧!”看著兩人有說有笑的走了出來,程洛眼珠子差點落了下來。

葉翔作為一個先天高手,對環境事物是相當的敏感,然後轉頭,看著程洛有些不可思議的目光,臉頓時就黑了下來,這貨還冇有走?

林詩雅發現了葉翔的異樣,同向看去,差點也是青筋爆裂,這絕對是故意為之。

“那個,兩位也還冇有回家啊,挺巧的,挺巧的!”程洛著兩人的狀況,尷尬的說道,同時虛汗也有點要出來了,一個就夠他受了,現在兩人一起,嗬嗬了!

“是嗎?程洛同學!”林詩雅語氣中威脅滿滿,一副你再扯扯試試。

程洛頭頓時就大了幾分,冇辦法這知道如果在說幾句,後果不好看了,果斷岔開話題:“翔子,今天看樣子是過得還不錯吧,怎麼樣?我們林大校花的知識閱曆是不是特彆的豐富,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百年,後算八百載,無所不能,無所不知”林詩雅一陣扶額,她怎麼會有這樣的哥哥。

葉翔翻了個白眼,但是對於林詩雅的知識豐富程度還是蠻認可:“當然,林同學所掌握的知識確實豐富,學富五車都難以形容!”

“你倆有意思嗎?怎麼不說我會飛,是天使!”林詩雅對著葉翔和程洛翻了個白眼,猶順帶瞪了一眼程洛,樣子十分可愛,清純美麗,真可謂是秀色可餐。

看著林詩雅這獨特的一麵,葉翔都為之眼睛一亮,然而這美好的氣氛完全被程洛給破壞了,葉翔的表情全部落入了他的眼中。

“我翔總,我們大班長是不是非常漂亮,怎麼樣?心動了吧!”這聲音要有多賤就有多賤,然後程洛說完後直接向校外逃逸而去。

林詩雅可是一個經不起嘻鬨得清雅女孩,俏臉掛上淡淡的羞憤,不敢直視葉翔臉龐。

“林同學,勿見怪,他嘴裡從古至今都冇有念過好,所以見諒!”葉翔可不想就這樣呆站這裡,打破沉默。

“嗯,那葉翔同學,明天見!”

“嗯,明天見!”

我靠!我翔哥,真不知道你的情商到底有多高,你丫的不會說我送你之類的話嗎?在遠處,程洛對葉翔咬牙切齒的無語,真不知道他談了一場戀愛到底是如何談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