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一會兒,葉翔還是決定去,為避免以後兩人見麵尷尬,但是他心中卻是在計較,要怎麼樣收拾一下這位挑事的程洛同學……

快速的走入菜市場,來到自己家的菜鋪:“媽,今天生意怎麼樣?”

“翔兒回來了,今天還好,菜都快要賣完了!”秦淑玲看到葉翔,疲倦的神情瞬間變成溫和的笑容。

葉翔此時不知道該怎麼跟母親說,但是作為葉翔的母親,葉翔有什麼事情哪能瞞得了她?於是便聽見母親說道:“怎麼了,翔兒,是有什麼事情要去做嗎?”

葉翔隻得實話是說了:“有個約會要去看看!”

一聽這話,秦淑玲頓時就來勁了:“約會?和誰?是不是上次來咱家的那個女同學?”葉翔臉色頓時就不自然了,上次那件事在老媽那裡,不知道此刻已經發酵成什麼樣子了,若再如此,那……

一看葉翔的臉色,秦淑玲頓時就知道怎麼回事情了,滿含笑意的說道:“來,給你三百,要好好的對待人家,不能失了禮數,知道嗎?”

葉翔看著那有些皺褶的三百塊錢,心裡很不是滋味,暗暗的發誓:“這樣的情況再也不會出現了!”

小心的把錢兜好,踏上自行車開向賢德飯店。

“靠,哈哈哈,我就知道這丫的肯定會去,妹子,相信哥哥的眼光,翔子絕非凡人,在不久的將來,絕對會成為一個舉足輕重的大人物,最重要的是人品真的不錯,哥哥幫你造就機會,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在一處高樓上,一個黃髮少年拿著一個望遠鏡,呐呐的自語,眼中有著興奮的神色。

這丫的正是傳遞訊息的程洛,要是被他可愛的妹妹聽到他的話,不知道會不會被氣死,你妹妹我就這樣冇人要嗎?還是會分你家產?就那麼想把我攆走。

林詩雅看著賢德飯店,然後漫步走了進去,賢德飯店算是一個很有名氣的酒店了,有很多包廂,林詩雅未選擇包廂,而且是找了一個相對較安靜的位置坐了下來,不是她不想去包廂,而是怕葉翔找不到她的位置。

“這位姑娘幾位?”服務員迎了過來,溫和問道。

“兩位,就上兩人套餐吧!”林詩雅說著直接掏錢把賬給結了,應是常客。

“好的,你稍等!”服務員躬身退了而去。

葉翔踏著自行車很快便到了這賢德飯店了,輕輕呼吸了一口氣,緩慢的走了進去

看見葉翔的身影,林詩雅臉上閃過一絲的紅暈,十多分鐘等待,葉翔長時間冇有出現,心裡也是空空的,似有失落,現葉翔出現了,一絲嬌羞從心底蔓延出現。

看見林詩雅,葉翔臉色也是有些不自然,但還是緩慢走了過去。尷尬的氣氛在兩人之間蔓延,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完全是兩個白癡。

……

“我嚓呢,這是什麼情況,兩個是白癡,不會說說話?”在餐廳的另外一處,程洛的身影在此出現,手中自然帶著早已準備好了的望遠鏡,嘴上喋喋不休。

葉翔感知可是非常強大,先天高手的知覺告訴他有人在偷窺,然後轉頭,瞬間無語,臉色也瞬間黑了下來。

“葉翔同學,怎麼了?是否……”林詩雅心中有些淡淡的失落,兩人坐在一起已經有幾分鐘了,然到現在卻是連一句話都冇有交談,仿若是兩個陌生人一般,此刻看到葉翔臉色不怎麼好看,是因為此次約會之事,林詩雅心中有些惶恐之感。

“冇有,看到一個混蛋了!”葉翔狠狠瞪了一眼程洛。

“啊?”林詩雅隨著葉翔的目光看去,臉色出現淡淡的紅暈,心中在怒道:該死的程洛,你給我等著。

“我嚓呢,這翔子感知力好強的樣子,我隔得這麼遠都能被髮現,而且竟然也被妹妹給發現,靠,完蛋了!”程洛有點懵圈,未曾想到竟然被髮現,他所找的這個位置乃是十分隱秘的,一般人想要看到都難,但是誰讓他偷窺的是葉翔呢,這可是先天級彆大高手。

“現在還是先走為上,要是回去被胡說一通,我就遭殃了!”程洛冷不禁的打了一個冷顫。

撩妹還真不是葉翔的強項,和李欣怡在一起的時間雖然久,但是葉翔也很少說過什麼哄人的話語,他是一個實乾型的人,不喜歡花言巧語說些其他冇用的東西,不現實,他的理解是對她好用行動來表達。

“怎麼?看你葉翔的樣子是不是不想和我約會啊?”林詩雅嬌怒的說道,似有一副小女孩的心態,這讓葉翔有些傻眼,這怎麼看都不像那個一絲不苟的校花女神。

葉翔愕然了片刻,然後撓了撓頭髮:“哪能呢?堂堂最美校花女神和我共進餐,那可是小生前世修來的福分呢!”

“這還差不多!”林詩雅理所當然的說道,然後眼神有些微芒的看著葉翔:“葉翔同學,你隱藏得夠深的,快同校三年,但是竟然冇有發現你竟然是一個功夫高手,籃球天才,醫術聖手,炒菜能手,記憶大師,就是不知道還有什麼你不會的了!”

要說對葉翔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葉翔自從和李欣怡分手以後,彷彿換了一個人,言行語止,做事風格也是迥異卻有序,好像他找到了自己的本質一般,最為重要的是他那股自信,在體育館場上打籃球,隻要球在他手中,眼神中的那股子自信彷彿再說此籃球也入筐了。

“我還有很多東西也不會啊,比如生孩子!”葉翔哈哈笑語。

林詩雅不自然的臉紅了一下:“冇有想到看似老實純樸的葉翔同學也是如此不靠譜!”

“兩位同學你們的飯菜上來了,祝你們吃得開心!”兩人的情侶套餐來了,服務員非常有禮貌,話語聽起來也十分的舒服。

葉翔眼神有些怪異,這是情侶套餐,一般是情侶纔會點,現在兩人這關係……

“不可以多想,我是感覺這樣點菜比較快一點,不麻煩,所以就點了!”林詩雅俏臉微紅,就算是怎麼解釋都尷尬了。

“是這樣啊?”葉翔有些失落的說道。

“那你還想怎樣?”

“當然是理想的那樣了?”

“哼!想得美!”

“當然了,想一下而已嗎?又不會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