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當事人葉翔也知道兩人的動作意欲何為,但是從綜合因素考慮,他不想尷尬,所以上場很少碰球,球一到手就傳了出去。

但是就算是傳球,葉翔也是獨到,隻要球一經葉翔傳動,每次都完全是對麵的死角,籃球好像附加了魔法效果,無聲無息的就傳到了另外一人手裡。

兩人被葉翔牽製,程洛四打三順風順水,一個接一個的投入,而李政兩人則是有心無力,看向葉翔的眼神是越來越狠了,但是葉翔從來冇有給他任何的機會,隻要兩人一動作,葉翔就閃開了,除非兩人直接捅上葉翔,但是那樣的結果會很不好看。

“噓!”

王雄一方終止比賽,距離比賽結束還有七分鐘,三分鐘的攻防,葉翔、程洛隊這一方直接破100分,而王雄一方卻隻投中了三籃,才88分,差距越來越大了,不得已停戰。

“好樣的,翔子!”程洛暢快的大笑起來,被壓住的火氣完全釋放了出來,酣暢琳琳。

“就你臭屁!”葉翔撇了撇嘴,但是手一碰籃球的時候,真的想找一個人來酣戰一場,有種獨孤求敗的味道。

“怎麼?不暢快嗎?”程洛知道葉翔的技術,看著葉翔冇由的皺眉,問然。

葉翔點了點頭:“有一點,但是玩籃球要的是玩樂,快樂最好!”

“就你理多,今天要不要來個暴力大扣籃!”程洛雙眼冒光,他可是一直記得葉翔在公園裡的那一記扣籃,熱血沸騰。

“無聊!”葉翔淡淡的吐了兩個字。

“一會兒給我下死手,我要他趟著離開!”王雄對著李政兩人說道,眼裡戾氣直冒,就算是有程洛,他也要做了,就算葉翔在怎麼厲害,若無防備,定然可以拿下他。隻不過他要對付的人是一隻猛虎,一隻強大的猛虎

“交給我們吧!”李政陰狠狠的說道。

“噓!”休息的時間再一次結束了,雙方球員再次上場。程洛看著王雄等人陰著,就嗬嗬的對葉翔說道:“小心咯,這次他們可能真的要對付你了!”

“是嗎?”葉翔無所謂的撇了撇嘴,就這幾個鹹鴨蛋還不夠,遠遠不夠。

“得,得,得,瞧你這樣就知道你丫的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裡,我想說的是彆那麼的囂張,小心陰溝裡翻船!”程洛陰陽怪氣的說道。

葉翔翻了翻白眼:“滾!”

“葉翔同學,你要小心一些,他們可能要對你下手了!”王宏雍悄然走到葉翔身邊,顯得有些拘謹的說道。他是一個實打實的農村人,心地實在,說實話他真的懼怕王雄這些人,然實在看不慣他們的作風,所以巧巧的對著葉翔提醒。

葉翔轉頭笑了笑:“謝謝,我看得出來,放心我可是會武功!”對於王宏雍的好意葉翔非常感激,畢竟在這樣的情形之下,還能站出來為自己說話,真的難得。

“看你怎麼死,哼,得罪了王少!”鄭飛很是不爽,現在葉翔完全是在抽打他的臉,在先前可是他不要葉翔,還威脅程洛,但是現在葉翔生生的扭轉了局勢,把勝局拉回來了。

和前幾分鐘一般,李政兩人防守葉翔,眼神充滿憤怒,動作一致,他們隻等待一個時機,一個可以製造意外的時機。然葉翔就是難得跟他們麵對麵,無法讓他們找到任何的機會,兩人是越來越急了,王雄在催促,場上的局勢也是越來越急。

李政兩人相視一眼,火氣已經沸騰到了頂點了,彷彿在說上。

籃球再次入筐,葉翔轉身就要回場,就在此時李政兩人瘋狂的衝向葉翔,兵行險招,勢必要準備把他給撞飛出去……

“王雄,你他媽真敢,孃的,給老子等著!”程洛雖然不擔心葉翔,最為主要的是因為他在,他不相信這傢夥有這樣大的膽子,敢放肆,然而現實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

“卑鄙!”

“無恥,真他媽的無恥,還是什麼市級高等學府出來的學生,真他媽的丟臉!”

“他媽的,給老子滾出我們學校,這裡不歡迎你們!”

……

台上的學生們也看出了兩人的目的,隻要葉翔一倒,那他們勝局可就在手了,這樣無恥的手段給點燃了眾人的怒火。

林詩雅和陸葙兩人各自的秀手都緊握了起來,臉上掛滿了擔憂,李政兩人的體格相對於葉翔來說真的算是龐然大物,這一撞擊葉翔定會受到不小傷害,輕則無法比賽,重則修養半月。

葉翔也是惱怒了,已經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還不罷休,火氣也被層層突破,本來以他的速度,完全可以避開兩人的衝撞,可是他冇有閃避,轉身,太極之手,他冇有運用內力,否則這兩個傢夥非是簡單修養半月便可以康複的了。

“撲嗒!撲嗒!”

李政和他的另外一個同伴兩人被葉翔一記推手直接給丟了出去,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身體在地上摩擦了一兩米左右,體育館的球場乃是橡膠地板不怎麼光滑,兩人頓時感覺到一陣火辣,再加上蹲坐之力,疼痛難忍。

“來了,來了,太極kung

fu再現江湖!”

“原來葉翔真的會功夫,好厲害哦!”

“好厲害,兩人加在一起也有350左右吧,但是竟然被一記反推手就給擱翻了!”

“乾得漂亮,這幾個王八蛋就該這樣揍!”

……

“他媽的,小子,你怎麼打人呢?這是打籃球,不是打人!”王雄非常的不高興,先給葉翔一記屎盆子扣下去,反正是葉翔動手了。

程洛現在心情十分的不爽,但是葉翔拉住了他的手,隻不過他嘴上狠辣囔囔道:“王雄,你給老子小心點!”王雄不敢看程洛,知道是自己理虧,不敢頂他的嘴,他相信若他敢頂嘴,這程洛一定會給自己一記痛扁。

“靠,這真他媽的無恥,什麼破學校出來的垃圾?”

“太他媽不要臉了,你們一會兒不要拉我,老子一定要捶死那個陰險小人!”

“加一!”

“組隊!”

……

“噓!”

裁判員吹響了哨子,比賽停了下來,王雄馬上走了過去:“是他動手打人,我嚴厲要求換人!”隻要葉翔被換下場,他又把握把比分追回來。

“我眼睛冇有瞎!”這裁判也是十分的不爽,幾人的小動作他是看得一清二楚,這他媽的是在比賽嗎?

“王雄,你他媽還真是不要臉?”程洛的怒火再一次被點燃,要不是葉翔在,這貨一定已經重拳落在了這王雄的頭上了。

裁判看著程洛,心裡想:“這傢夥不是個暴脾氣嗎,怎麼還不上?”

“裁判,確實是我動手了,但是這並不是有意為之,剛纔我轉身就看見兩人衝向我來,我也不知道他們要乾嗎,所以出於本能,我抬手推了一下,所以就發生這樣的事情了!”葉翔冇有否認這事情是他造成來的,但是非有意為之,乃是無意造成,也算是無意間的犯規。

“好,犯規一次!”裁判淡淡的說道,然後宣佈休息五分鐘就走了!

葉翔看了一眼王雄:“你們應該還冇有玩夠,一會兒我陪你們好好玩玩!”王雄對於葉翔的威脅當然不在乎了,畢竟他是王家少爺,家族底蘊甚為雄厚,就葉翔一個底層小農民,能奈何他?

“哼!”程洛冷哼了一聲,冷眼看了一眼這王雄

“騾子,一會兒把球給我!”葉翔冷聲,不就是暴力籃球嗎?他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