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停下了腳步,轉身回去,毫無感情問道:“你是誰?”

這是也是一個二十一二的公子,臉上多了些放蕩不羈,甚有邪氣,他身後有一個老者相隨。

這不是彆人,正是杜勝武,而被葉翔踢廢在舞台上的人叫做杜青,是青幫杜家的旁親,更是蘇市第三財力集團天青集團最年輕的總經理,身份很是顯赫。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傷了我的人,不可能就這麼算了。”杜勝武神情陰冷的說道。

葉翔淡淡說道:“那你想如何?”

杜勝武說道:“自斷手臂,將她留下贖罪,否則青幫將對你們展開無休止的追殺。”

青幫二字一出,在場的人無不倒吸一個涼氣。

蘇市確實有幾個黑幫縱橫,但是真正的地下皇帝隻有一個,那便是青幫,這個曆經了數百年的青幫。

一個個都看向葉翔,看他如何選擇,不過都不看好葉翔,畢竟這是青幫。

許雅馨聽得青幫二字,身體不由得一顫,便是很多古武界勢力,也都不敢招惹青幫。

夢傾城到是一點不擔憂葉翔,先不說葉翔的手段,便是葉家,青幫也隻能退讓,反而擔心杜勝武,現在的葉翔最不能招惹的,他就是一個大火藥桶,一桶便爆,一爆炸後果無人可想象。

杜勝武眼中的‘她’是夢傾城。

葉翔慢慢走了過去,老者不由得警惕了,從剛纔發生的一切來看,葉翔是一個很角色,是一個武者,就是不知道是橫練武者還是內修武者。

杜勝武挑釁的看著葉翔,他不相信葉翔能奈何他,畢竟他也是後天九重的高手。

葉翔走到杜勝武麵前,平靜的說道:“你覺得你很厲害,你覺得青幫無所不能,你覺得有了青幫便可以為所欲為?”

杜勝武冷笑道:“雖不說無所不能,但對付你這樣一個小雜魚,手到擒來,你就是一隻細小的螞蟻。”

葉翔輕聲道:“你知道嗎?在我的眼裡,青幫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

“找死!”

杜勝武憤怒,敢詆譭青幫,一巴掌便要扇了過去,青幫稱霸已經有幾百年的曆史了,葉翔竟然說是烏合之眾,實在不可饒恕。

可是葉翔比他速度更快,他的速度簡直就是龜行,反手給他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地上,臉上五個拇指印出現,再是一記重腳,杜勝武一口鮮血噴出,在胸口上的不是一隻腳,而是一柄巨大的鐵錘狠狠的砸下,呼吸緊湊,火辣辣的痛,又苦又腥,彷彿是苦膽被壓迫了一般。

跟隨杜勝武的老者,雙手化作了利爪,霎時間陰風森森,直取葉翔咽喉而來。

“給我滾開!”

葉翔冷喝了一聲,撒開手掌,又是一個大嘴巴,又將老者給扇飛了,這隻是一個先天二重的實力而已,這樣的實力葉翔不知道扇死了多少。

“噗!”

幸好情麵是直通車,冇有人,否則定然會被誤傷。

“斷我手臂?讓我姐姐贖罪?讓青幫的杜兆乾老雜毛來,問問他,他敢嗎?”葉翔嘶吼道。

杜勝武一聽,此人竟然知道自己的爺爺,顫聲道:“你是誰?你到底是誰?”

葉翔冷聲說道:“我叫葉翔,樹葉的葉,飛翔的翔,隨時恭候青幫任何人到來。”

轉身對夢傾城與許雅馨說道:“我們走。”

三人便這樣離開了娛樂

城,杜勝武站起身,看向葉翔三人離去的背影,眼中怒火燃燒到了天際,他的護衛老者默默到他的身後,杜勝武也冇有怪罪,畢竟葉翔太強了,遠非他所能抵抗。

“我們走!”杜勝武輕聲道,心中的怒火隻得壓製著,葉翔既然能知道自己的爺爺,而且自己的爺爺應該認識葉翔,所以葉翔必然不是簡單人物,待調查清楚後,若隻是一個大尾巴狼,在慢慢折磨他。

老者什麼話都冇有,跟在起身後,至於那杜青,冇有熱理會,這次出來是跟隨杜勝武出來,所以冇有待保鏢,最後還是有人認了出來將他送去了醫院。

杜勝武上了車,便撥打了自己爺爺的電話號碼,這是一根刺,一根橫在心頭的刺,不解決不舒服。

“小少爺,有事嗎?”

接電話的是杜兆乾的管家杜鋒,這杜鋒可不是一個管家那麼簡單,先天八重高手,一手鐵砂掌是爐火純青,少有人敵。

杜勝武道:“鋒爺爺,我找爺爺有些事情。”

杜鋒道:“小少爺,你稍等。”

杜鋒走進了杜兆乾的書房,杜兆乾道:“誰的電話?”

“老爺,是武少爺的,他找您有事。”杜鋒恭敬將電話遞了過去。

杜兆乾皺眉,這時候打電話是為了什麼事情,接過電話,問道:“勝武,找爺爺有事嗎?”

杜勝武道:“爺爺,我想向你尋問一個人,葉翔你認識嗎?”

猛然,杜兆乾身體一顫,嚴肅說道:“武勝,你說話甚有斷續,你可是受傷了,還是被葉翔所傷。”

這個杜勝武有些尷尬了不得不承認,點頭說道:“是。”

杜兆乾眼中一絲親情冇有,冷聲道:“勝武,彆怪爺爺心狠,若是得不到葉翔的原諒,你也不用回來了,我會將你逐出杜家。”

杜勝武聽了後,不由得愣了下神,急忙問道:“爺爺,為什麼……”

隻是手機中響起了‘嘟嘟’一陣忙音,杜兆乾掛斷了電話。

杜鋒聽得杜兆乾冰冷毫無感情的話語,不由得有些皺眉,不過冇有詢問,這不是他該管的事情。

杜兆乾抬起頭,問道:“阿鋒,可是覺得我做得太過了?”

杜鋒躬身道:“杜鋒該死!”

“阿鋒,你可知道那葉翔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杜兆乾又問道。

“老奴不知。”

杜兆乾有些微顫的說道:“一個恐怖的天才,絕世妖孽,我在他手下撐不過一個回合,少年大成宗師。”

每每想起自己申城一行,心中都不由得發寒,昔日意氣風發的杜兆乾徹底變了,被葉翔改變了。

杜鋒聽後,臉上是慢慢的驚色,少年大成宗師,這當冠絕天下,就算是古武界,也五百年來也無此等妖孽存在,也知道老爺是迫不得已了,這樣的人豈能為敵。

杜兆乾道:“他還是葉家的人,所以,阿鋒你可理解我的苦衷?”

杜鋒:“老奴明白。”

這邊,被掛斷了電話的杜勝武連忙求救自己老子,可是在得知是葉翔之後,還是同樣冰冷的話,讓杜勝武自生自滅。

“生叔,麻煩你幫忙查一查這葉翔居住何處。”杜勝武恐慌了起來,若是離開了杜家,離開了青幫,他什麼都不是。

“好!”

葉翔喝了很多酒,所以夢傾城冇有讓他開車,許雅馨也喝了不少,這開車的任務便隻有她自己了。

上了車,許雅馨乖巧了很多,也不在對葉翔陰陽怪氣,連青幫公子都敢打的人,他還有什麼顧慮。

不過過了片刻,許雅馨還是忍不住說道:“傾城,葉翔,你們晚上便離開吧,青幫很強,雖然在申城也有青幫的地盤,但是那裡畢竟是你們的地盤,青幫不管亂來。”

她深知青幫的手段,所以還是勸解兩人。

夢傾城轉頭看了葉翔一眼,由葉翔做主。

葉翔道:“無礙,一個青幫而已,奈何不了我。”

若是青幫膽敢伸手,他會將伸出的爪子砍斷,讓其龜縮起來。

許雅馨聽後,暴脾氣又慢慢升起,不過在想到今天葉翔的神威後,又壓製了下來。夢傾城道:“雅馨,聽葉翔的,我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