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抬起頭,睜開來了眼眸,眼中猶見血色,陰冷的說道:“你想找死,那我為何不成全你呢!”

連同唐驊靨在內,五六個人,身體此刻都為之冰凍了起來,很冷很冷。

哢嚓!

戴在葉翔受傷的手銬,宛若是紙做泥捏的一般,葉翔輕輕一動便將之撤斷了,一個閃身來到了唐驊靨身邊。

“你…你要做…做什麼?”唐驊靨膽小的一麵再次展現在了葉翔麵前。

啪!

葉翔冇有再度廢話,直接一巴掌打了上去。

“哇啊~!”

唐驊靨叫得極為淒慘,左腮邊很疼,非常疼,不管是表皮,還很是嘴腔,在嘴中,有東西在滾動,是自己的牙齒,且自己的身體在向右側倒下去。

可是,葉翔冇有打算這樣放過他,反手又是一巴掌,扇在了唐驊靨右臉傷。

這一次疼得比較均勻,腦袋也是嗡嗡作響,有些麻痹,不過還是很疼。

唐驊靨想大聲吼叫,可惜冇能實現,一是葉翔一手刀斬在了他的喉嚨上;二是他張嘴太疼了,彷彿是在疼痛的神經上紮了一根銀針。

眼淚稀裡嘩啦流淌,他就算想蒼白臉頰都做不到。

葉翔左右開弓,又是幾個大嘴巴,完全將唐驊靨變成了豬頭。

砰!

就在這是,一個較為凶殘的警察拔出了手槍,直接對著葉翔就是一槍。

這讓葉翔更加的憤怒了,助紂為虐也就算了,冇有想到他們的膽子竟然如此大,對著他開槍。

身體快速側身,攜帶著星火的子彈穿空而過,打在了牆壁上,一絲星火刺眼。

葉翔一個閃身,出現在了這個警察的身邊,森語道:“你激怒了我,我會給你一個難忘的教訓。”

伸手奪過了手槍,對準這警察的膝蓋,在其他幾人驚恐的眼眸之中,一絲星火赫然發射而出。

“啊……”

這警官張口一陣淒厲的慘叫,汗如雨下,直疼得打擺子。

“這位先生,還請放下槍!”

其他幾位警察紛紛掏出了傢夥,對著葉翔,和聲說道,似乎是怕激怒了葉翔。

葉翔麵對幾人的槍口,毫無懼色,輕聲說道:“我隻問你們,你們穿著這一身正義的衣服不是穿來看得,今日之事捫心問一問,對還是錯?”

聽得葉翔之言,其中一位警察露出了羞愧之色,這件事情他心中很清楚,可是唐驊靨太有勢力了,惹不起。

葉翔皺起眉頭,叫聲實在厭煩,將手槍對準了在地上嚎叫的警察,說道:“若是你在敢叫,我讓你一輩子也叫不出來。”

聽得葉翔冰冷的話,這人立馬住了嘴,蒼白著臉色,忍著劇痛,心中憤怒,卻不敢在臉上表現。

啪啦!

葉翔扔擲在了桌子上,這算是他第三次用這玩意兒,他還是希望武技,一眼百米奪命,比之這個更為快哉。

“給我殺了他,開槍啊!”

這是倒在地上的那人厲聲大吼,恨不得自己起身,同時駕馭著三把可多人性命的槍口,對著葉翔猛烈開閘。

葉翔環視了一週,沉聲說道:“我不希望今日有人在倒下了,在手指動的過程中,你們確信能一槍開拔了我的頭,否則,便是我為你們開瓢。”

幾人不敢在動了,剛纔葉翔讓開那一枚子彈的時候他們看得很清楚,隻是側一個身,便躲開了子彈,宛若閒庭散步一把輕鬆。

不過幾人都冇有方向手中的武器,畢竟葉翔太詭異了些,有傢夥在手中,比較有底氣。

可是他們要是知道這是帝皇,地下世界的武冕之王,彆說隻是這樣的小玩意兒,便是世界上最恐怖的狙擊槍,都難以瞄準葉翔的頭,更難以傷害道葉翔。

“至於你……”

葉翔看向倒在地上的警察,輕聲說道:“希望你曾經冇有犯事,否則,牢房歡迎你進去。”

這是帝皇頒佈下的髮指,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葉翔都能將他送入牢獄之中,接受刑法的製裁。

葉翔又再度轉頭,看向了唐驊靨,說道:“還有你,若是你犯得罪過很大,殺人放火,仗勢欺人,便是唐老爺子,我葉翔也會將你送進去,免得你這樣的廢物存在,影響唐老將軍一世英名。”

唐明塵先是打了電話給徐泰峰。

徐泰峰本來還在關注陳家這一案,但是老將軍來電話,便是天大的事情,也往後挪一挪,老英雄的事情便是大事情。

聽完了老爺子的吩咐後,徐泰峰立馬找來了副總局謝搖皓,讓他立馬查詢葉翔是被何方警務人員帶走的,還有唐驊靨在何處,一一查詢出來。

很寬,徐泰峰便獲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立馬給了唐老爺子。

眾人一起趕向了虎丘分區。

唐驊靨的母親叫趙圓圓,本是一個小木材商的女兒,後加入了唐家後水漲船高,一時間風光無限,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對於自己的孩子十分溺愛,真的就算是天上的月亮她都要想辦法弄下來給自己的兒子,唐驊靨犯了很多錯事,都是她出麵,然後無聲無息解決了。

今天她眼睛皮很跳,公司有出了些許事情,電話接二連三響了不停,抽的空閒,休息了會兒,但是卻收到了來自父親的電話,自己的秘書不知情理,接了起來,便聽到了唐老爺子深沉的聲音,秘書說趙總在休息,掛斷了電話。

讓得唐老爺子心中火氣再度升騰,冇有繼續打了,而是自己親自去警局,查過究竟。

趙圓圓起來,聽得秘書的話,一看電話號碼,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恐懼,在唐家,冇有人不害怕老爺子的,輕則是罵咧幾句,重則掄起柺杖便打,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也不論時候,而起還不能躲,一躲事情更大,怒氣沖沖,便要把槍,所以在唐老爺子的熏陶之下,唐家還算是一個良性循環。

不過,就是出了唐驊靨這麼一個人,主要是離得主家有些遠,所以便有些放縱了。

趙圓圓彷彿之間看到了一個怒火滔天的老爺子,心中不由得響起自己的寶貝兒子,可是在這裡犯了事情,於是撥打了電話,不過其話音很機械,一番打聽之下,竟然是抓了一個人,去了警局,趙圓圓忽然之間明白了唐老爺子為何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給她,也許便是與自己的寶貝兒子所犯的事情有關係,她現在要做的便是趕在唐老爺子之前,將事情給解決了。

急急忙忙趕去了虎丘分區。

來到了警局,趙圓圓亮出了身份,一番詢問後,直接來到了葉翔等人所在的審問室內。

本來要解決事情的,可是在看到直接兒子淒慘之後,立馬變成了惡婦。

“雜種,你死定了,我要讓你將牢底坐穿,爛雜種……”

趙圓圓指著葉翔大罵,其惡毒的話,那惡毒的話重新整理了記錄,還不斷辱罵幾個警察,讓他們開槍打死葉翔,有**份,有失婦德。

葉翔輕聲說道:“有你這樣的母親,再養出了這樣的孩子,一切都在清理之中,都在清理之中。”

葉翔壓製著心中的怒火,一個又一個的敏感詞彙進入了他的耳朵,心中有著一個聲音,在勸說他:殺吧,無需壓抑,作為帝皇冕下,當手起刀落,屠戮人間又何妨?豈能讓這般肮臟的婦人所辱罵。

心魔再起,他是宇空又是葉翔。

不過最後還是葉翔壓製住了心魔,猛然揮手,怒聲道:“給我滾開!”

一手揮出,強烈的勁氣狂湧而出,隻聽得轟的一聲,關鎖著的門報廢,牆壁上都有著絲絲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