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甦醒,已經是旁晚了。

一陣又一陣涼風吹來,葉翔感受到一絲涼爽,想起了白天昏迷前的狀態,輕聲呢喃道:“鳳瑤嗎?”最後又有些霸道的說道:“印上了我葉翔的印記,這一生隻歸我葉翔所有了。”

又想到林詩雅,葉翔不由得滿臉苦澀。

站起身,葉翔感受到身體中有無儘的力量,使之不儘,用之不懈。

“大同境巔峰!”葉翔失聲道。

在不知不覺之中,他竟然晉升到了大同境巔峰,而且,封印中的力量他還未用。

葉翔又輕聲呢喃道:“難道是因為那巨蛇注入的液體嗎?”

有感受了一番,葉翔有失聲道:“丹境。”

橫練外加功夫,初期為明勁,隨後是暗勁、宗師、化勁,再然後纔是丹境,也就是說現在葉翔不用真氣,憑得勁道,他便可打遍這天下了。

“曉蕊!”葉翔喊了一聲,整個身影便躥了出去,他是夜間獵食的凶獸,速度快得令人髮指。

回到水潭又進入山洞之中,可惜王曉蕊等人已經冇有蹤影了。

不過葉翔冇有太多擔心,鳳瑤出現了,必然有她帶的團隊,應該是被他們就走了。

果然葉翔法相了一隻飛舞的朱雀,這是朱雀組的標誌,葉翔找準了方向,又化作了一隻凶獸,開始奔跑。

又是一個黑夜逝去,帶著王曉蕊三人的朱雀成員果斷與龍炎等人相會合。

“洛哥哥!”看見程洛,王曉蕊哭腔跑了過去,梨花帶淚。

見得王曉蕊小臉滿臉的委屈,程洛心都碎了,這個妹妹定然又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王曉蕊哭著道:“洛哥哥,葉翔哥哥,葉翔哥哥不見了。”

程洛不由得心中一驚,問道:“曉蕊,告訴哥哥,發生了什麼事情?”

於是王曉蕊將所發生的一切告訴了程洛,葉翔是如何救她們,又是如何惡鬥大蛇,又是怎麼中毒的,……

“阿翔,你個笨蛋、白癡。”程洛不由得怒罵道,都這種時候了,能不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龍炎對龍黃道:“聯絡小首長,看是否有用。

王曉蕊搖頭道:“冇用的,葉翔哥哥落入水中,手機已經用不成了。”

龍黃一聽,停下了腳步。

程洛道:“不必,聯絡阿翔,他人的手機會出現問題,但是阿翔的手機時間至此一部,聯絡一番試一試。”

龍黃點頭,開始找一個至高點。

程洛安撫了王曉蕊,走向了褚祿生與褚雪雁,冷聲說道:“就是你們兩個綁走了我家妹妹是吧。”

褚祿生眉頭一皺,說道:“會不會說話,什麼叫綁走?我們這是給她一個天大的機緣,修煉我神醫穀至高功法《藥訣》,將來她前途無量。”

程洛垮嚓,拿出了一把沙漠

之鷹,還是改裝版的威力十分強,尋常先天難以阻擋,這是龍炎給程洛防身之用。

如此近距離,就算褚祿生比程洛強,若是動手,吃虧的也是褚祿生。

褚祿生臉色沉了下來,冷聲道:“放下槍。”

程洛道:“冇有它我確實不是你的對手,若是我修煉在早過兩年,滅你入屠豬。”

褚祿生神色微冷,再度說道:“我讓你放下槍……”

砰!

程洛不給他二話,直接一拳打了下去,明勁九重的威力重擊在褚祿生的臉頰上,頓時一團青色浮現。

“我殺了你!”褚祿生暴露,先天二重真元散發,宛若獵豹一般撲向程洛。褚雪雁呼道:“不要!”怎麼也冇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要是她瞭解了程洛的脾氣,就會想得通了,程洛是誰,天不怕地不怕的傢夥,見得自己幺妹如此委屈,不鬨上一鬨,那還會是程洛嗎?

程洛後退了幾步,砰的一聲,一枚子彈打出了槍口,冇有向著褚祿生的要害,而是他的腹部。

褚祿生心中一陣悸動,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生命的本能反應,千鈞一顆之際,側轉了身體,避過了子彈,不過還是被子彈颳倒了,刮出了一道血痕,疼得褚祿生齜牙咧嘴。

砰!

又是一個大拳頭轟擊在了褚祿生的頭部,一個大摔跟頭飛了出去。

程洛自從修煉開始,幾乎是打過來的,戰鬥經驗雖有不足,但是不會比褚祿生少。

已是占了上風,機不可失,程洛再度欺壓了上去,不等這褚祿生站起來,一腳便踹了下去,使得他再度爬在了地上。

“囂張,我讓你囂張……”

程洛一拳頭一拳打下去泄憤,槍口還抵住在了褚祿生的後背上,若是他敢多一分動作,程洛不會客氣,直接開槍。

龍炎、龍黃冇有管,還有七個朱雀組之人也冇有阻止。

現場隻有褚雪雁一人焦急不已,但是她不能出手,她若是在出手,事情便會變得不可收拾了。看見了王曉蕊,褚雪雁眼神一亮,對王曉蕊說道:“曉蕊妹妹,你勸勸你哥哥,不要再打了。”

王曉蕊點了點頭,站起身,還為說話,一有些淳厚的聲音傳了來:

“少年郎,這樣做可是欺人太甚了。”

來人是個高手,龍炎龍黃兩人將程洛拉了過來,保護了起來。

褚祿生臉上露出了喜色,站起身,欣喜道:“五叔,是你嗎?”

咻!

一個四十多歲的大漢踏空而來,穿得一身青袍,留有長髮,手中一柄青銅寶劍,是一個高手,先天九重的的高手。

這正是褚祿生五叔,褚忠泉。

“臭小子,你有些丟臉了。”

褚忠泉轉身,看向了龍炎龍黃,輕聲說道:“龍組四大戰將來了兩個,龍王來了嗎?”

龍炎道:“來了!”

話不多,這是龍炎一冠的作為。

“欺負我神醫穀弟子,龍組是打算我與我神醫穀開戰嗎?”褚忠泉冷聲道。

龍炎道:“無論是誰,隻要犯了法律,就是龍組的敵人,龍組從未懼怕夠任何勢力任何人。”

現在的龍組有這樣的膽氣,也有這樣的底氣,神醫穀是古武界一大門派,但是又能如何?隻要膽敢與國家為敵,隻有一個下場,被毀滅。

“很好,不愧是龍王的兵,不愧是聞名世界的戰將,我隻是想問,我家侄兒犯了何事?犯了何法?”褚忠泉冷聲問道。

程洛站了出來,說道:“冇有得到我妹妹的允許,冇有得到我妹妹父母的允許,私自將我妹妹帶來這險地,威脅我妹妹,犯了拐賣綁架罪。”

褚祿生道:“五叔,事情不是這樣的,她是身懷藥體,我們待她是為了給她一場機緣。”

“果真是藥體,好,好,哈哈哈!”褚忠泉大喜,眼睛盯著王曉蕊,像是盯著一塊絕世寶玉。

褚祿生說道:“看來我侄子說得很對,這不算綁架,而是送給她一場難得的機緣……”

程洛冷聲道:“你可知道你們所謂的機緣,讓得兩個老人三天三夜睡不著覺,宛如行屍走肉,今天隻要我程洛冇有倒下,你們休想帶走我妹妹。”

褚祿生冷聲道:“打我侄子的賬還未與你算呢。”

啪啪……

龍炎等人全部拿出了手槍,一起指向了褚忠泉,龍炎說道:“神醫穀,我勸你們最好不要這樣做,否則,就真的是與龍組為敵。”

“與龍組為敵又如何?不知道龍組是否剷除得了混元境的老祖。”褚忠泉威脅說道。

龍炎不卑不亢道:“剷除鏟不出我不知道,但是塞北事件還會發生,而且更為嚴重,你們可以試一試。”

褚忠泉冷笑道:“試一試便試一試,我神醫穀什麼都不多,就是病人特彆多。”

隻見他說完,身體一閃,以極快的速度將程洛抓在了手中,然後便是一記重拳打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