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酒店,葉翔便開始著手查,這些個綁架的人那一天一定出現過,隻要在監控下漏過麵,葉翔一定會將他給抓出來,葉翔有這樣的自信。

三台電腦,近三十個視頻,這隻有葉翔纔有這樣無雙的能力,一人看三十個視頻,而且還是加快了速度,八倍速度。

程洛看了有半個小時,頭昏眼花,而且所看的東西忘了有大半,根本記不住了什麼,罵了葉翔一句,兀自揉眼睛去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是個小時的時間過去,葉翔終於發現了一男一女,監控很是模糊,隻能他們是古裝打扮,像極了演戲的演員。

葉翔的目標便鎖在了兩人身上,用手機將兩人相冊拷貝了下來,叫上了程洛三人,去了縣人民醫院。

張大福經過這三四個小時的恢複,狀態好了很多。

張母回家了,就留了唐氏在醫院。

見得龍炎到來,兩口子連忙起來,對龍炎跪下,說道:“恩人……”

龍炎不由得臉色發燙,他算什麼恩人,真正的恩人可不是他,將兩人扶了起來:“張大哥,使不得,使不得,這是我們警察應當做的事情,這萬萬使不得。”拿出了葉翔準備的相冊,翻開給了張大福看,說道:“張大哥,此番前來隻問你一個問題,可是這倆人綁架了那小姑娘。”

張大福看了相片點頭說道:“對,就是他們,就是他們。”

龍炎說道:“張大哥,多謝,以後若是有人問起,你就說什麼都不知道,想不起來了,其餘的事情便交給我們了。”

張大福再三保證道:“警察同誌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

不過就這麼會兒,警察便查到了是誰實施綁架,這事情交給警察,錯不了。

龍炎離開了病房,下到了涼亭:“小首長,確實是這兩人。”

葉翔眼中閃過一抹凶光,點頭:“不論你們是誰,處於什麼目的,我都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幾人再對會酒店,葉翔欲要繼續這次要侵入更重要的檔案之中,就在這時,十皇的電話打了來。

“十皇,可是有訊息?”葉翔接起電話,急問道。

十皇道:“皇,我們找到了王妹妹了,抓他的是一男一女,都具有功夫在身。”

葉翔道:“我也發現了這兩人,隻是還不知道他們的資訊,正要打算追蹤。”

十皇道:“皇,他們已經去黔省,向著發現的墓穴而去了,待會兒我把視屏發給你。”

“好樣的,十皇,繼續跟隨,一有新情況,立馬想我彙報。”葉翔興奮道。

“明白,皇。”

葉翔對程洛說道:“阿洛,收拾東西,曉蕊已經被抓去了黔省,我們要用最快的時間趕往黔省。”

龍炎龍黃隨即便開始行動,程洛背上了一個大包,裝了些要用的東西以及礦泉水,算是大包完成。

在走之前,葉翔得去王德盛家,通知王德盛夫婦一聲。

王德盛夫婦今早早早的便起來了,根本冇有按葉翔所言的那般好好休息,兩夫婦就坐在桌子麵前,等待著桌子上手機震響,他們很想打電話給葉翔,但還是忍住了,知道此時不應該擾亂葉翔計劃。

來到王德盛家之前,葉翔挑出來了一段視頻,畫麵中有三人,其中兩人葉翔不認識,不過熟悉,就是那兩個綁匪,至於第三人不甚王曉蕊還是誰。

葉翔到來,王德盛夫婦煥發了神芒,希冀的看著葉翔。

葉翔當然不會讓兩人失望,說道:“王叔、王姨,我已經發現了曉蕊的線索了。”

“真的?”兩夫婦激動站了起來。

葉翔點頭:“真的,不過曉蕊現在不在雲省了,她被綁匪帶去黔省了,我與阿洛要去一趟黔省!”

葉翔說著,將視頻放給了兩個老人看,讓他們心安。

“蕊蕊,我的蕊蕊!”王姨看到了視頻,雖然有些模糊,但是女兒身影怎能忘記。

葉翔輸了一股真氣進入了王姨的身體,安撫她的情緒,對兩個老人說道:“王叔、王姨,你們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將曉蕊完美無缺的待會來,相信我。”

“阿翔,我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待會蕊兒的。”王德盛肯定說道。

葉翔道:“不過,王叔、王姨,現在曉蕊有線索了,您們可得修養好身體,這樣曉蕊回來纔會更開心。”

離開王家,四人開車離開了魯南縣,去了省城,龍炎拖了關係,聯絡了一架飛機,直去黔省。

到達黔省又是夜間十二點了,龍炎身份確實好用,車已經準備好了,是一輛越野車,四人打算不休息,今夜便趕往黔南地,那個發現神秘墓穴的地方。

黔省是龍國唯一一個冇有平原的省份,又地處西部高低,平均海拔在1100米以上,全省地貌多為高原、山地、丘陵和盆地,其中高原、山地居多,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說。

黔南地,是龍國一個少數民族——布依族自治地區,更是一個旅遊勝地,地域內峰巒疊嶂、溪流縱橫,原生森林密盛,若是冇有方向感的人進入其中,想要走出來隻能等待彆人法相他了。

葉翔先讓三人休息,自己幾天幾夜不睡覺冇多大點事情,還能熬住,這開車的任務便交給他了。

走了有三個時辰,龍炎醒來,對葉翔說道:“小首長,我來開吧,你去休息。”

葉翔道:“放心,你們養足精神便可,我冇事,以我現在的實力,十天十夜不睡覺都可以,影響不了我,再去休息會兒,在過得三個時辰,便可到荔波縣了,到時候想休息就來不及了。”

見葉翔如此堅持,龍炎便有繼續休息。

此間雖是夜間,但是趕車的人好像不止葉翔他們一夥人,一路上,葉翔遇見了有七八輛車,每一輛車上似乎都不簡單,後天、先天高手皆有,明勁、暗勁武者也是不少。

從此可以猜出,這個神秘的武者墓穴出現,一定不簡單。

不過葉翔冇有心思談論關於墓穴,他隻是想去救王曉蕊,其餘事情與他無關,隻要不來找他,什麼事情都好說,若是無端牽引到自己身上,葉翔當不可客氣,殺無赦。

轉眼便是第二天早晨了,葉翔等人已經趕到了荔波縣。

這次程洛老實了一些,若有如無的氣息,好多的武林高手。

找了一家飯店,葉翔拿出了手機,看帝網傳來的資訊,葉翔又氾濫了,從給來的視頻可以看出,王曉蕊已經被帶去了茂。

這個地區確實有些複雜,地處雲貴高原南緣,真的是千溝萬壑,溪流似萬蛇,藏伏綠林間,蜂巒起伏、蜿蜒連編的群山,爭雄似地一座比一座高,高聳萬仞,像一把鋒利的寶劍直播藍天裡去,險絕異常。

葉翔說道:“這次我們得分開行動了,你們三人一組,我一人一組,這樣找起來機率比較大一些。”

這是葉翔考慮再三的結果,現在龍炎是先天四重,龍黃是先天三重,程洛雖隻有明勁九重,但是其戰力也不錯,一般的先天想要戰勝他,也需得掂量掂量。

程洛道:“阿翔,你一人一組,行嗎?”

他很擔心葉翔的狀態,若是葉翔心態還在的時候,程洛完全不擔心葉翔的安危,冇有人可以威脅到葉翔。

葉翔冇好氣說道:“我不行,你行啊,阿洛這次你得小心一些,我們一路而來,不知道有多少武者,先天、暗勁有不少,你們三人一定要小心,該忍則忍。”

龍炎道:“放心吧,小首長,我們龍族也有不少人來了,還有朱雀族也來了,我會聯絡他們,讓他們多加留意。”

葉翔一聽,心中鬆了一口氣,若是他們與龍組朱雀組一起了,安全完全得以保證,又問道:“你們的通訊設備在深林之中如何?”

龍黃道:“深林之中無法,不過隻要站在高樹或者是山巔,便可通訊成功。”

葉翔大喜:“很好!”

他的手機收集幸好的功能很強大,非常的強大,除非到了真正的原始森林之中,否則都難不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