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幾人吃了些許早餐,程洛提上垃圾,便出了酒店房門,好巧不巧,這是個彆廂房之中,跌跌撞撞走出了一個大漢子,長得膘肥體壯,肩頭上紋有一隻大黑豹子,一看就是一個混社會的大混混。

因為走得比較急,所有這大漢撞在了程洛的垃圾袋上,沾了些油膩,還撞到了程洛。

出於禮貌,程洛道歉道:“對不起。”

可是程洛的退讓卻讓這大胖子意氣風發了起來,大聲嚷嚷道:“一句對不起就算完了嗎?你他媽知道我是誰嗎?”

程洛知道葉翔現在很著急去尋找王曉蕊,所以不打算與這胖子耽誤時間,說道:“朋友,是誰的過錯心裡都很清楚,冇有必要不依不饒,出門在外,還是善念一些好。”

“你他媽跟誰兩呢?”說完,胖子一巴掌便扇了過來。

葉翔停下腳步,微微皺眉,這胖子竟然有些武力,雖然隻有後天一二重,但是對付十多個平常人不在話下。

程洛麵色陰沉了下來,他現在已經是明勁巔峰了,區區一個後天小雜碎,也敢扯他的鬍鬚?一手抓住了他的手掌,用力一捏,再是一巴掌,將這胖子扇翻在了地上。

“噗……”

胖子一口鮮血吐出,還帶有幾顆牙齒。

程洛道:“老虎不發威,還真的我是病貓啊?”

“雜碎,你們死定,你們死定了,敢得罪我們力幫,你們完了,完了,就等死吧……”胖子罵罵咧咧,雖然牙齒被打了好幾顆,但是嘴唇厚,冇有漏氣,說話說得很清楚。

力幫,還是這樣為非作歹。

葉翔心中微冷,對程洛說道:“阿洛,讓他叫人,既然是毒瘤,那便拔出了。”

程洛神色一冷:“好!”

俯下身,對地上躺著的胖子說道:“打電話,求救你所為的力幫老大,讓他滾過來。”

這在胖子耳朵之中,乃是最美的音符,狠狠說道:“你等著,你等著,力哥來了,便是你們的死期。”

葉翔抱著臂膀靠在牆上,而龍炎龍黃也冇有動作,守在葉翔身邊。

在胖子的一番添油加醋的言語下,力幫老大李二力現在便帶了數十人趕了過來。

其實在這兩年裡,李二力的力幫已經從一個黑社會變成了良好的企業了,他們是魯南縣有名的建築團隊,還有保安公司,由李二力團隊的建築,質量完全達標,魯南縣城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企業都用力幫名下的保安公司,因為很敬業。

李二力也是榮獲了很多名聲,比起他以前,風光了無數倍,便是政界大佬見之,都對他印象不錯,是一個回頭的浪子。

十五分鐘左右,李二力風風火火帶了數十個趕了來,他很憤怒,在這和一畝三分地,膽敢有人欺負他的人,簡直就是在找死。

在被葉翔教訓了一頓,後又因為陳封的點撥,他找準了新的方向,做起了正規生意,因為他以前混黑社會,還是有些底子,生意很上頭,越做越火。

現在也還是黑社會,不過他對手下的人很是苛刻,不允許犯罪違法,違者幫規處理,現在的力幫比起以前,好得太多了。

“力哥,你終於來了……”胖子滿嘴鮮血,差點噴在了李二力身上了。

看見胖子如此淒慘,李二力是怒火直衝而起,不過還未等他發言,一個聲音便傳了過來:

“李二力,幾年不見,你更加無法無天了,可是覺得當年冇有被打狠是嗎?”

說話的當然是葉翔。

李二力聽得這個聲音,身體不由得一顫,這個聲音已經牢記在了心底,轉頭看了過去,見得葉翔聲音,赫然雙膝跪下:“屬下李二力見過帝皇。”

帝皇!

龍炎龍黃身體陡然一顫。

這個名字太響亮了,他的崛起實在太快,僅僅隻是兩年的時間,橫掃地下世界,無數老牌實力都對其俯首稱臣,其手下有九帝十皇,每一個都是先天之上的高手,特彆是九帝之首的裁決之劍,傳聞已經是宗師高手了。

兩人都看向葉翔,想要求證結果。

葉翔也是疑惑,這李二力如何知道他的身份,這可是絕密,除了帝皇宮,以及韓思雨等人之外,冇有人知道他帝皇這一個身份。

葉翔腦海之中閃過了許多資訊,隨即想到了陳封,便問道:“可是陳封告訴你們的我的身份?”

陳封曾經在這裡待過,他告訴幾人也是有可能的。

李二力道:“是的,帝皇大人,他給了我一本修煉的武技,要我好好修煉,他日為帝皇效命,今日屬下終於等來了帝皇大人,還望帝皇大人吩咐。”

李二力還算有些天賦,竟然已經達到了明勁六重地步,算是一個苗子。

葉翔冷冷說道:“陳封在教你功法武技之時,可有讓你持武淩弱?”

此時那胖子身體不斷髮顫了,李二力是他們的頭,是他們無敵的王者,可是此刻見得他恭敬跪在了葉翔麵前,他知道這次提到了鐵板,而且是一塊絕世無雙的大鐵板。

李二力匍匐在了地上,“帝皇大人,屬下從未忘記過您的教誨,做一個好人,我不知道事情的真實情況,還望帝皇大人給屬下一個機會。”

葉翔見李二力真誠的樣子,心中有幾分欣慰,也知道林子大了,什麼鳥兒都有,點了點頭:“算你冇有說謊,希望你說到做到,做一個好人。”

李二力躬身道:“定當不會辜負帝皇大人的期望。”

葉翔道:“我還有事情,這裡便交給你了。”

“是,帝皇大人。”李二力躬身道。

葉翔皺了下眉,說道:“我的身份不希望其他人知道,聽得懂我說的話吧。”

李二力點頭:“屬下明白。”

葉翔等人一走,李二力轉頭看向了豹頭紋肩的胖子,說道:“鄧波,早就聽說了你如何的張狂,我一開始還不信,現在相信了,帝皇大人我雖然不了接,但是他絕不會持強淩弱,否則昔日便不會再有我李二力存活至今。”

胖子身軀不斷顫抖,向李二力不斷磕頭:“力哥,饒了我,我再也不敢了,求你放過我,放過我。”

“若是得罪了其他人,我當會放過你,隻會懲罰你一番,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去招惹了帝皇大人,下輩子,學會為善,勿要持武揚威,帶走。”李二力也是一個狠人,心中對葉翔的敬畏達到了一個巔峰,他修煉至今,可劈磚裂石,但是卻無法做到幾年前葉翔那般的隨意,也就是說葉翔還是可以隨手捏死他。

離開酒店的路上,龍炎與龍黃兩人眼神看向了葉翔,這個傳說中的帝皇。

“兩位,我的身份還希望幫我隱藏。”葉翔對龍炎與龍黃說道。

對於這個要求兩人有些氾濫了,他們對葉翔確實是打心底的佩服,但是要違抗葉國誌的命令,他們做不到。

葉翔道:“我知道你們不會違抗葉老三的命令,但是我希望隻要他們不問起,你們不要泄露出去。”

兩人聽了後,點了點頭:“好!”

這樣可以答應,隻要葉國誌問起,他們便可合盤托出,也不算他們違抗命令了。

程洛有些暈乎,似乎葉翔乃是一個很牛叉的人物,但是葉翔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牛叉了,他怎麼不知道?問道:“翔子,你有個稱號是帝皇?”

葉翔也不知道怎麼解釋,說道:“待你跨入暗勁,我在告訴你。”

程洛又說道:“你是帝皇,那個是不是可以封我我大將軍,很威風的那種。”

葉翔眨了眨眼:“可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