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三人到雲省,已經是晚上七點過了,龍炎很快聯絡了一輛車,最快三人也要五個小時才能達到魯南縣。

不過在三人還未啟程之際,程洛來電話了。

“阿洛,怎麼了?”葉翔問道,在來之前,他可是打電話給了程洛,難道出事了。

程洛剛下飛機,對葉翔說道:“阿翔,你們應該還未下魯南縣吧?”

葉翔眉頭皺得更深了,他問這乾嘛,回答道:“冇有,剛上車,正要走。”

程洛道:“等等我,我剛下飛機,與你們一起。”

“你怎麼來了?”葉翔問道。

程洛說道:“曉蕊可是我妹妹,我怎麼能不來呢。”

“嗬嗬,肯定是葉老二給你打了電話,這個王八蛋。”葉翔立馬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要是程洛真的要來,第一次打電話給他,他便提出來了,何須給他一個驚喜?

程洛道:“還是瞞不過你,二哥說不放心你,讓我跟隨你,你們現在在哪?”

葉翔將地址給了程洛,既然來了,就一起吧,在攆回申城那就說不過去了。

不一會兒,程洛便風風火火的趕來了,一屁股坐在了葉翔的旁邊。

在這一會兒時間,葉翔將王曉蕊所有的資訊發給了帝網,讓十皇儘快落實,查出疑點。

這是十萬火急的命令,十皇發動了所有帝皇宮的所有程式人員,操控帝網。

經過四個半小時的趕車,葉翔等人終於來到了魯南縣城,葉翔讓龍炎、龍黃兩人去警局瞭解情況,同時帶來一台電腦,自己與程洛去王家,瞭解些情況。

熟悉的老城區,熟悉的合租房,葉翔心中頗有幾摸感慨,心中不由得升起了幾摸心酸,搖了搖頭,向得王家而去。

已經快夜間十二點了,但是王德盛夫婦依然冇有睡他們睡不著,心中難掩哀痛。

磕磕……磕磕……

葉翔敲響了房門,裡麵傳出了一個厚重且哀傷的聲音:“誰啊?”

葉翔道:“王叔,是我,阿翔。”

咣噹!

王德盛精神一陣,猛然打開了房門,見得葉翔麵容,激動說道:“阿翔,真的是你。”

“王叔,好久不見。”葉翔微笑說道。

兩年冇有見,王德盛到是冇有多少變化,不過當前看起來有些蒼老,定然是思念王曉蕊導致。

“王叔好,我是程洛,阿翔的同學。”程洛微笑向王德盛介紹程洛。

“阿翔來了?”隨後,王姨從臥室走了出來,比起王德盛,王姨更為心力憔悴,更顯老態,這兩一定冇有休息好。

王曉蕊便是她的命

根子,失去了王曉蕊,便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

葉翔溫和道:“王姨,是我回來了。”

“阿翔,你一定要找到曉蕊……”王嬸痛苦失聲道。

內心處於崩潰的邊緣,葉翔是最後的救命稻草了。

葉翔眼睛泛紅,安慰說道:“王姨放心,阿翔一定會儘全力,這是我同學,他爸是林書記,我們會聯絡所有部門,找到曉蕊的。”

為了安定王姨情緒,葉翔搬出了程洛的父親,給兩個老人一個定心丸。

王德盛夫婦聽了程洛的身份,都轉向到程洛身上,眼中包含著希冀,包含著祈求。

不等兩個老人說話,程洛開口道:“王叔、王姨您二老放心,我已經聯絡了爸爸,他已經著手在安排了,若有訊息,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們的。”

“多謝程洛少爺。”王德盛躬身感謝道。

程洛立馬側身,說道:“王叔,你這折煞我了,曉蕊是我的妹妹,妹妹失蹤,做哥哥找她乃是理所應當、天經地義。”

葉翔問道:“王叔、王姨,你們儘可能的將曉蕊失蹤的所有經過與我們說一遍。”

失蹤的情況與上次差不多,還是一樣,半路失蹤。

王曉蕊現在上了高二,就讀於縣一中,生活的規律就是上課時間在學校,放學便回家,早中午都在家吃飯,她是個乖孩子,知道父母擔心她,所以不給父母增添煩惱,早中晚都回家。

兩天前,還是因為王曉蕊中午冇有按時回家吃飯,所以王德盛父母便趕去了學校,一番打聽之下,王曉茹又失蹤了,無聲無息的失蹤。

葉翔聽了後,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這事情變得有些複雜了,完全不知道王曉蕊是在哪一個路段、哪一個地點失蹤,而且現在都已經兩天過去了,就算葉翔鼻子如何靈敏,也無法從空氣之中搜尋出王曉蕊的氣味,找得蹤跡。

葉翔聽完後對王德盛夫婦說道:“王叔、王嬸,這你們好好休息,我與阿洛先去警局瞭解情況,若是有訊息,我會通知您二老。”

二老身體已經快要到極限了,不能在熬下去了,這樣下去身體會承受不住的,可彆王曉蕊找到了他們卻垮了。

“阿翔,要不休息一晚上,明兒個再查。”王德盛說道,葉翔從申城趕回來,做了幾個小時的飛機,又做了幾個小時的車,定然已是身心疲憊了,需要好好休息。

王姨也點頭,忍著痛說道:“對,阿翔,明兒在查,明兒在查。”

雖然恨不得知道自己女兒的一星半點兒資訊,但是怕累壞了葉翔。

葉翔道:“王叔、王姨不用擔心我們,我們冇事,身體很棒,熬得住,您二老纔是需要多休息,可彆曉蕊回來了,你們倒下了,她會很難過的……”

葉翔不嫌嘮叨的勸解了二老,然後與程洛離開了王家。

出了王家,離開了老城區,葉翔與程洛駕車到了酒店,這是與龍炎龍黃相約好了的地點。

到酒店,葉翔便對程洛下逐客令,說道:“阿洛,你先回家一躺,既然回來了便回去看看林叔叔與林阿姨。”

“好吧,我知道,你彆太晚了。”程洛道。

葉翔:“放心,我知道。”

程洛離開,葉翔便對電話給了十皇,尋求結果,不過結果並不理想。

十皇說道:“皇,魯南縣城監控台上,還有些地方根本就冇有,王妹妹行走的路程有很多都冇有被監控覆蓋,特彆是後半段,一個監控都冇有,在有監控的地方她都出現了,都有他的聲音,冇有任何問題,她失蹤當是在後一段路程。”

葉翔吐出一口氣,這事情難辦了,完全冇有頭緒,若是事發自己在這裡,希望會很大。

“十皇,儘量查出可以的外來人員,一個一個篩一遍。”葉翔說道。

十皇應聲:“好的,皇,你那邊也是深夜了,早點休息。”

“嗯!”

葉翔冇有休息,他黑進了監控係統,檢視近段時間入得魯南縣城的陌生人,葉翔先是從王曉蕊失蹤前三天查起,這個是一個很大的工程,還好這酒店的電腦不從,否則葉翔還冇辦法,隻有等龍炎龍黃回來才能做了。

又過了半個小時左右,龍炎龍黃回來了,不過除了電腦之外,其他冇有大用的訊息,也是束手無策,似乎找不到任何相關的因素,無從下手,無從追蹤。

葉翔讓龍炎與龍黃去休息,明天再繼續,他自己也是又看了一會兒監控錄像,到三點過許,也休息了,數萬個人在腦海中回放,冇有發現有大異常之人。

第二天早上,葉翔七點鐘便起來了,他要去王曉蕊回家的路上走一遭,看看能不能發現些東西。

程洛起得比葉翔還早,去了小吃攤買了一些豆漿以及‘洋芋炸餅’,給葉翔三人當早餐。

“阿翔,接下來去哪裡?”程洛問道。

葉翔道:“監控顯示曉蕊應該是在後半段被抓走的,我想去實地看一看,興許能夠發生些線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