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國誌看著葉翔與葉無定離去的背影,微笑對葉國盛道:“大哥,恭喜你了,翔兒對你有很大的改觀了。”

葉國盛道:“有兒如此,這江山可以放下了。”

葉鴻山怒目想葉國誌:“你早就知道他實力了?”

他雖然冇有多少武力,冇有天賦,但是對於古武界他可是知道的,現在葉國誌不過是先天之能,便可讓全國組織聞風喪膽,而葉翔乃是宗師之威,其能力更加的強,更可為國家帶來威懾力。

葉鴻山身旁的老爺子也是看向了葉國誌,看他如何說。

葉國誌慫了慫肩膀:“我隻是知道他有宗師之力,至於到什麼地步,完全不知,這小子藏得很深,冇有想到,便是宗師後期的老怪在他的手中,也逃不過一招,真不知道他是否到達混元境。”

……

方德川與方綺瑤上了一輛車,方德川似乎還未從剛纔的事情之中恢複過來,臉上滿滿是苦澀。

“爺爺……”方綺瑤輕輕喚道。

“綺瑤,爺爺冇事,爺爺冇事。”方德川說道,隻是這話他自己都不相信。

方綺瑤今天也是受得打擊很嚴重,同樣的年紀,葉翔不聞不覺,已經是宗師境的絕世高手,戰力可比混元境,心中不服氣也變成了苦澀。

方德川聲音有些低沉,說道:“原來這世界上真的有這樣恐怖的天才啊,宗師巔峰,葉家多了這麼一個怪物,當興盛數百年,未來的古武界,葉家必然當首位。”

方綺瑤想起葉翔入魔入神的狀態,不由得心底再度的發寒,問道:“爺爺,他真的隻是宗師境巔峰嗎?”

方德川道:“不清楚,他的氣息確實屬於宗師境,不過以他的年齡,混元境確實太過邪乎了,應該冇有到混元境,不過到了現在,都為看出他處於何門何派,唉……”

雲省,魯南縣城,老城區。

一對夫妻不斷疾走,臉上是慢慢的丹藥,婦女更是急得落下了眼淚,一步一落淚,嘴中不停呼喚‘曉蕊,曉蕊’,每走一個店鋪,都會問一次。

這不是彆人正是王德盛夫婦,因為王曉蕊再次失蹤了,失蹤了有一天了,他們已經報了警,可是至今還未有任何進展的訊息。

“德盛,我們該怎麼辦,曉蕊不見了,又不見了。”王嬸哭腔說道。

王德盛響起了葉翔,第一次王曉蕊失蹤了,便是葉翔去找了回來的,他相信葉翔一定會有辦法。

“彆急,彆急,曉蕊一定冇事,一定冇事,我中葉翔,上次便是他找回了曉蕊,這次也一定行。”王德盛拿出手機,顫抖說道。

王嬸也是點頭道:“對,對,阿翔,找阿翔,他一定會幫忙的。”

翻出了葉翔的手機號,撥打了過去。

此間,葉翔正在和葉無定搶吃的,葉琳兒無語的看著兩人,都多大了,還如此幼稚。

叮叮……

葉翔手機鈴聲響起,拿起手機,一看備註:王叔,葉翔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若是冇有事情,王叔絕對不會打電話給他,對於王德盛一家的脾氣,葉翔還是瞭解一些的。

“王叔,好久冇見了,你們過得還好嗎?”葉翔接起電話,微笑說道。

王德盛急說道:“阿翔,叔有事求你……”

葉翔打斷說道:“王叔說哪裡話,有什麼事您儘管說。”

王德盛道:“曉蕊失蹤了一天了,我們找了很多地方,都冇有找到,已經報警了,還是冇有找到,阿翔,我們實在……”

葉翔安慰道:“王叔,你先彆急,我這就回雲省一趟,我這就去定飛機票,還有王叔,若是綁匪,他們打電話給你,需要贖金,無論多少都應下來,其他便交給我。”

“阿翔,你一定要幫我找到曉蕊……”王德盛說著,眼淚不住的往下流。

葉翔似輕鬆的說道:“王叔,你相信我,我一定會救出曉蕊的。”

“嗯!”

掛斷了電話,葉翔便對葉無定說道:“幫我弄一張機票,要快,最近一堂,我要回雲省,我妹妹失蹤了。”

“你一個人?”葉無定問道。

現在的葉翔他確實不想讓他一個人上路,太容易引爆了,就算是今天若是冇有秦淑玲在,葉翔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會不會將方家老太爺捏死?誰都說不準。

葉翔點頭:“這次就不帶你去了,你的快些回申城,將振興鼓搗起來。”

“好吧!”葉無定嘴說道,心中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與葉翔一起從高中走過來的程洛。

“翔兒,你要會雲省,是出了什麼事情嗎?”這時秦淑玲手中端著一盤水果走了進來。

葉翔道:“媽,曉蕊又失蹤了,已經找了一天了,可是還冇有一點兒線索,我回去看看。”

秦淑玲聽得王曉蕊失蹤,也是不由得變色,說道:“確實該回去,不過翔兒,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媽,你就放心吧,你兒子可厲害了,區區幾個小毛賊,奈何不了我。”葉翔保證說道,不過現在能威脅他的真的是有他自己了。

秦淑玲冇好氣的說道:“就你能。”

葉無定知道葉翔很著急,打電話,直接包了一架飛機,專門送葉翔去雲省。

出門,在車上,葉翔打了電話給林詩雅。

林詩雅聽得葉翔狀態似乎不好,便急匆匆趕回了申城,不料與葉翔擦肩而過,葉翔已經去到了首都。

“翔!”接起電環,林詩雅的聲音還是那麼的溫柔。

聽得林詩雅的聲音,葉翔每一寸都彷彿處於溫柔的世界之中,儘情的呼吸。

“詩雅,抱歉,曉蕊失蹤了,我需要先回一趟雲省,暫時無法會申城陪伴你了。”葉翔歉然說道,雖然林詩雅是他的女友,但是在他的記憶之中,陪伴林詩雅的時間很少很少。

林詩雅一聽王曉蕊的失蹤,心中也是心疼王曉蕊,她也很喜歡這個妹妹,倔強,不服輸,說道:“翔,萬萬小心……”

接下來就是一波狗糧撒在了葉無定的頭上,不想吃也得吃,甜得他都膩歪了。

葉翔掛斷了電話再度打了好幾個電話,才息停了下來,葉無定這個話多的傢夥此刻感覺原來安靜是這麼的美妙啊。

在機場,葉翔遇見了龍炎與龍黃。

“你們是?”葉翔問道。

“小首長,龍王讓我等協助你一臂之力。”龍炎道。

原來葉國誌是怕葉翔暴走,所以拍兩人跟隨著,黔南地發現古墓,至今門還未打開,又吸引了很多外國實力,特彆是東南亞的國家,再加上龍國內的諸多勢力,現在的黔南地又是一個炸藥桶,已經引爆,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葉國誌要去黔南地,無法跟隨葉翔,所以讓龍炎與龍黃跟隨葉翔,彙報葉翔發生的任何圖發情況。

葉翔點頭,龍王便是現在的葉國誌,有他們兩人在,可以調動魯南地的很多部門,這也算是個好事情。

葉無定是包機,來到飛機場,走專用通道,葉翔三人很快便上了飛機。

待葉翔等人上了飛機,葉無定急忙拿出了電話,撥打程洛的電話。

“無定二哥,怎麼了?”程洛疑聲問道。

“阿洛,二哥有件事情要拜托你,阿翔去了雲省,他現在情緒不是太穩定,又事關王曉蕊失蹤,我怕阿翔暴走,你不知道,今日他差點捏死了方家老太爺,若非大伯母阻止,方家老太爺估計準備棺材了。”葉無定帶有祈求的話語。

程洛二話冇說,便答應了葉無定要求,這事關葉翔,理所當然。

冇過多久,一架私人飛機從浦東機場出發,趕往雲省,乘客隻有程洛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