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走出了公園,心中戾氣消了不少,往葉家行走而去。

冇有走多遠,電話來了。

葉無定找不到葉翔,隻得電話聯絡了。

“有事?”葉翔平靜的問道。

“阿翔,你在哪?不會是離開了吧?”葉無定問道。

葉翔道:“博愛公園前麵的車站。”

“哦,在那裡等著,大伯母說了,讓我帶你回家。”

對於葉翔軟硬不吃的態度,葉無定是毫無辦法,隻得搬出了秦淑玲,要問這個世界上有誰能治得了葉翔,一個便是秦淑玲,另外一個是林詩雅。

葉翔掛斷了電話,在原地等待葉無定。

葉無定與葉琳兒一起的,葉無定又交代道:“琳兒,見了你三哥,千萬不要說些不該說得,特彆是家族,還有就是這從聯姻事情。”

“我知道了,二哥,你好囉嗦,都說了八百遍了。”葉琳兒不喜歡的說道。

約麼七八分鐘,葉無定與葉琳兒開車到了葉翔所在的站台。

見葉翔四平八穩的坐在休息座位上,且葉翔神色淡然,冇有生氣,冇有不喜,葉無定心中鬆了一口氣,這是個好現象。

停下車,葉無定還未走出去,葉琳兒便打開了車門下了車,她一眼便認出了葉翔,葉翔長得和葉國盛很像,甚有威嚴,又有母親秦淑玲的氣質,初看不覺得如何,但是越看越耐看。

“三哥,你好,我叫葉琳兒,你可以叫我琳兒妹妹。”葉琳兒笑盈盈的說道,那兩瓣小虎牙很是可愛。

葉翔打量著眼前文靜的女孩兒,眼中出現了些許葉國誌的影子,心中有了幾分猜測。

伸手不打笑臉人,便說道:“你好。”

很簡單的問候,語氣也是很平淡,冇有生疏,卻已無兄妹相見的欣喜。

葉無定走下車,說道:“琳兒是三叔的寶貝女兒。”

葉翔點頭:“看出來了。”

麵對此刻的葉翔,葉無定真的很抓狂,不知道葉翔的點在何處?輕輕問道:“阿翔,接下來去何處?”

“回去啊,還能乾嗎?我要回去陪媽媽。”葉翔道。

“那好,走走,上車。”葉無定可高興了,這正是他想要的答案。

葉琳兒終於見識到了葉翔的冷酷了,果然如葉無定交代的一般,生人勿進。

上了車,葉翔做副駕駛,葉琳兒坐在後一排。

葉翔想起了公園之中的那個瘸子,問道:“葉老二,問你件事兒。”

葉無定道:“你問,在這裡是我們的大本營,冇有二哥我不知道的。”

葉琳兒也豎起了耳朵,她也想幫助這個有些冷酷的三哥,讓他感受到溫暖,不討厭葉家。

“在這裡,很拽的瘸子是誰?”葉翔問道。

那人可佩帶槍支,必然很有身份,說是最拽的瘸子不為過。

葉無定眉頭緊皺了起來,這很拽的瘸子,也就是非常厲害的瘸子?在這國都隻有一人,那就是東南西北四大公子之中的‘安西公子’,這‘安’字之意乃是安定的意思,西北之地大多為何家勢力。

猛然,葉無定得內心忐忑了起來,有種不好的預感,開口問道:“阿翔,你見過何瘸子?”

葉翔道:“是誰我不清楚,不過卻還是有個瘸子,帶了兩個保鏢。”

葉無定打斷了葉翔的話:“那就是他了,他原名叫做何西安,國都四大公子之一,背後是國都四大家族之一的何家,阿翔應該冇有做什麼吧?”

“哦,做了,打斷了他的另外一條腿,他下半輩子隻得在輪椅上過了。”葉翔很平靜的說道。

咣噹!

葉無定手中的方向盤果斷偏移,保時捷撞在了電線杆子上,吞了吞口水:“阿翔,不待開玩笑的?”

葉琳兒也說道:“三哥,這是真的嗎?”

同為國都四大家族,葉琳兒也是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整個京城都知道何西安是何家老爺子最喜愛的一個孫子,就算何西安天生殘疾,也是老爺子最為看重的人,動了何西安,便是動了這位老英雄。

葉翔道:“我冇有開玩笑,他想招惹我,我便給他一點懲罰,很公平。”

說得很輕鬆,可是葉無定與葉琳兒腳底發涼。

葉無定快速調轉了車頭,向葉家大院而去,這事情估計隻有自己的爺爺能解決了。

葉琳兒也說道:“二哥,開快些。”

葉翔道:“冇有必要這樣吧,一個自以為是的人罷了。”

動手是何西安動手,拔了槍,開了槍,便是他有職位在身又如何?此乃也是犯罪。

葉無定又想起葉翔的性格,一般不會招惹他人,能讓葉翔斬斷了這瘸子的另外一隻腿,定然是觸怒了葉翔,於是便問道:“阿翔,可是你先動手?”

隻要不是葉翔先動手,事情還有轉機。

葉翔道:“他向我開了兩槍,所以便廢了他,還是因為看在這是我龍國聖地,否則……”

葉翔冇有繼續往下說了,已經不言而喻了。

砰!

葉無定陰冷神色,一拳砸在了方向盤上,若是葉翔冇有功夫在身,是一個平凡人,在兩槍之下,豈能有存活餘地,憤怒一發不可收拾,怒聲道:“何瘸子,你這是在找死,給我等著,既然你很想玩,由我來陪你,老子不在乎了。”

葉琳兒問葉翔:“三哥,你冇事吧,有冇有受傷,要不要去醫院?”

一連串的關係,葉翔不由得心中一暖,搖頭道:“冇事,區區子彈還奈何不了我。”

“琳兒,你就放心吧,你三哥可厲害了,你爸爸他單手按在地上摩擦。”葉無定好不誇張的說道。

“吹牛!”葉琳兒當然不相信了,她可是知道自己父親的厲害,飛簷走壁,劈磚裂石完全不在話下。

何家,何西安被抬回了何家,冇有去醫院,何家自有私人醫生,而且都是醫術精湛的醫術能手。

何西安的腿被廢,第一時間傳到了何老太爺的耳朵之中。

本來在老人椅上搖搖晃晃、昏昏欲睡的何老太爺聽得這個訊息後,猛然站了起來,猶如發狂的雄獅,昔年那個令得日寇聞風喪膽的老英雄再度回來了。

何西安正在被搶救,何老太爺找來了兩個保鏢,他要知道事情的起因經過。

“件事情與我說一遍。”何老太爺平靜問道。

兩個保鏢在老爺子的威勢壓迫下,不由得身體發寒,他們寧願再次麵對葉翔,也不願麵對此時的何老太爺,平靜的湖水下,總是藏有洶湧浩大的急流。

兩人硬著頭皮將事情的經過講述了一遍,冇有添油加醋,如何發生如何報備。

何老太爺聽完後,眼中閃過一道狠色,對警衛員道:“派人去看看,周圍可有監控,若是有,將數據清除掉。”

這個犢子他護定了,無論如何,也要葉家大出血一次,要葉翔的命是不可能,但是從其中謀取得一些利益卻是完全可以。

“是,首長。”

警衛員應聲,退了出去,執行命令去了。

何老太爺對兩個保鏢道:“記好了,這事情完全是葉家那小子挑起,仗著自己武力,任意妄為,先是侮人在先,又傷人在後,當負刑事之責。”

“是!”

兩人本想勸解何老太爺,葉翔太強了,是一個極其難對付的人,但是最後又放棄了,點頭應聲,知道這老人脾氣,隻要他做了決定,也是冇有人可改變。

隻是他們要對付的乃是帝皇,世界最強黑客之一的帝皇,他身上便有監控,隻要在他身邊發生的事情,每一分每一秒都有記錄下來,甚至連聲音都清清楚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