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在宋紫妍的怒吼之中下了天台,今天白天所經曆的一切,他都有視頻,既然這兩個老人不依不饒,便一巴掌拍到底,將這視頻公開,孰是孰非大家心裡隻有公論。

葉翔做到電腦麵前,很快便將視頻剪下好了,這對於他來說太過簡單了,真的是逼著眼睛都能搞定。

有了葉翔的命令,葉無定與五命樓可是一秒鐘都不敢落下,不過兩個時辰,便將伊昊這個傢夥搞定了,不過還未搞定的是聞芷碟,這個牛叉記者,兩個老人在她手上,罵伊陌罵得最凶的不過。

葉無定找到葉翔,說道:“阿翔,人是找到了,但是有點小問題。”

心中恨不得將這聞芷碟一頓毒打,但是轉念一想,這畢竟是她人的行業,這是對事情真實追求。

葉翔抬起頭,皺眉問道:“怎麼回事情?”

“是聞芷碟,申城很出名的一個記者,隻要壞事入了她手,明天便會是一條大新聞,不過這個記者很負責,一般都會調查清楚,隻是這一次她憑得了自己多年的經驗,兀自坐了判斷,纔有那個視頻的釋出,現在,伊陌的雙親便在她的手裡。”葉無定說道。

葉翔問道:“她要什麼要求?”

葉無定道:“召開一個座談會,揭露伊陌的嘴臉。”

其實最重要的是因為葉無定的尋找,這讓聞芷碟心中有了伊陌是葉無定這個大人物的姘頭,這更加引起了聞芷碟的憤怒。

葉翔想了一下,點頭說道:“這個冇事,便以她之言,去這個所謂的座談會,也讓他們看一看什麼為真憑實據。”

“好!”

被告知了真實情況,伊陌心神再度遭得重創,落寞的坐在了沙發上,冇有了靈魂。蘭欣等人都圍坐在了她的身邊,連夢傾城都冇有做飯了,從廚房力出了來。

葉翔與葉無定下了樓,葉翔做到了伊陌身邊,輸入了一股真氣,喚醒了伊陌,沉聲問道:“這樣的家庭,這樣的親人,你便算有再多的奢求,那也隻是奢求。”

伊陌眼淚落了下來,說道:“我知道,我明白,可是心好痛,好難過。”

葉翔淡淡說道:“難過是必然,冇有誰真正的割得斷這樣的事情,除非從未見過麵,更無感情存在,不過現在就算你在如何心痛,事情也需要你解決,除非你想揹負著這樣的痛苦一輩子,或者離開這個世界。”

葉翔的話很冷酷無情,冇有一點兒的人情味在其中,但是他說得是事實,今天不解決,明天、後天、以後……無數的謾罵將會伴隨著伊陌,甚至會成為彆人攻擊他的藉口。

蘭欣焦急的看著葉翔,不斷給他示意,不過葉翔未看見一樣。

“我該怎麼做?”伊陌很冷靜的問道。

葉翔道:“既然如此,他們冇有親情,你何須也要有親情呢,將所有事情都公諸出來,讓那謾罵的人看一個究竟,今天所經曆一切的視頻我都有,剛纔已經作弄好,一切由你決定,揭不揭樓隨你自己。”

伊陌看向葉翔,輕聲道:“我一切聽你的。”

“那好,你父母還有你哥都去了座談會,欲要揭露你的種種罪行,我們便一切去吧。”葉翔說道。

這話一出,伊陌心似乎在滴血,這是要將她王死裡踩,踩到地底深淵,方纔罷休。

於是乎,葉翔、葉無定三人便離開了淞滬,本來夢傾城不想讓葉翔離開的,但是在韓思雨幾人的示意下,放棄了阻攔。

聞芷碟已經受到了伊陌要到來的資訊,所以早就等待她到來,她要看一看這不孝女的麵容,到底長得一個什麼模樣,纔有這樣狠的心,看到伊陌,是一個很漂亮了的姑娘,心中評價‘蛇蠍心腸’,看向葉無定,不由得有些嘲諷。

不過當聞芷碟看向葉翔時,有些傻愣了,還有些不知所錯。

葉翔對聞芷碟說道:“你的表型我看在眼裡,但我希望你最後結果下來,好好道上一個謙。”

“你……你……你是那個人,那個……”聞芷碟激動的說道,都差點撲倒了身上來了。

她是一個記者,每一天都會見到許許多多的視頻,世紀公園那一聲巨響,她曾經是有耳聞的,更曾看過那段視頻,葉翔抱著那人跳入湖中,哪一個蘑菇雲騰空而起,她心靈受到了撞擊,這樣的一個英雄被埋冇了,若非有人阻止,她已經將這段視頻發了出來,讓世人看一看這一個英雄,記住這個英雄。

葉翔後退了半步,輕聲說道:“我們冇有時間在這裡浪費,所以還請快些開始。”

“哦,好的,對不起!”聞芷碟躬身說道,行了一禮,這個年輕人值得她行禮。

不過會兒,伊昊也被送到了,他見到伊陌,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到伊陌耳邊輕聲說道:“若是不想自己名聲被毀,便拿出十萬,否則,這隻是開始。”

葉翔走過來,他聽得了伊昊的話,平靜說道:“過了今天,你們便冇有機會了,待會兒你便會在知道什麼叫做後悔,伊陌,你不用進去了,我進去說幾句話,將視頻播放給他們看,然後我們便走了,懶得在這裡浪費不必要的時間,你以後的生活便自在了。”

這樣的小人物,與葉翔而已,連螞蟻都不如,捏死他都隻是浪費時間。

“好!”伊陌應聲點頭,剛纔聽得自己哥哥的話,心中猶然升起了一絲憤怒,一絲欲要將伊昊燃燒的憤怒,親情的枷鎖這一刻煙消雲散。

葉翔走入了會場,有很多人,似乎都是要見證伊陌這個無情的不孝女。

聞芷碟見得葉翔一個人走入會場不由得有些皺眉,不過冇有說話,因為她自己感覺自己做錯了一件事情,也許這件事冇有自己知道的那麼簡單。

葉翔走上台,輕聲說道:“我知道你們來這裡的目的,但是我希望在看了這個視頻以後,你們心中兀自說一聲對不起。”

至於伊陌的雙親,則是憤怒看向葉翔,便要開口大罵,但是葉翔異樣掃了過去,製止了兩位老人的話,又再說道:“你們想發表什麼我都明白,等待這些視屏放過之後,你們有得是的時間暢所欲言。”

將視頻播放了出來,葉翔轉身便離開了,而會場的人還有一些蒙圈,感覺有些戲劇話了。葉翔出了後台與葉無定、伊陌三人離開了。

至於伊昊,當然是有人盯著他,讓他呆在會場之中,這一切都是他兀自導演出來的,結局也得有他的陪伴。

視頻播放當然是白天所發生的一切事情,葉翔的剪下技術很好,很到位,將每一個細節都處理的非常完美,而且畫麵也不錯,很清晰可以看見。

當伊昊以及他的伊父、伊母看到這個視屏時,不由得神色變了,他們當然知道這個視屏的內容是什麼,正是白天發生的所有事情,那樣醜陋的事情被播發了出來,那麼他們將無言麵見眾人了。

但是此時此刻,他們又無法有什麼動作,這裡那麼多人看著,而且還有保安,在這裡撒野,估計會被請入警察局,這可不是他們所想要見到的,他們耗不起,也冇有資本在這裡耗。

隨著播放,會場之中,一個個身體上,升起了一股股炙熱的怒火,便是聞芷碟,此刻也是臉色難堪,冇有想到她這一次會錯的這樣離譜。

特彆是到了醫院那一段,有的人差點冇有忍住,用礦泉水瓶子砸伊陌了。

最後,聞芷碟慢慢走上了舞台上,很鄭重的彎下了腰:“對不起,在場的所有朋友,這是我的失誤,對此我很感到抱歉……”

伊昊一家人此刻再也冇有那趾高氣昂的態度了,一個個都把頭深深的埋了下去,丟人丟到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