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夢月聽得葉國誌的話,身體不著痕跡的一顫,古武界,一個家族的根基便是祖地,夷為平地,這是相當於滅族之恨,那葉家與陳家將會不死不休。

唐夢月深深看了眼葉國誌,冇有說話,這事情也輪不到她插嘴,不過他可以肯定,葉國誌之言,不是妄言,陳家有難了。

葉國誌又再說道:“你們幾個丫頭,這幾天便好好給我看住這小子,不要讓他隨意亂走,若是他趕離開這裡半步,打斷他的腿,三條腿打斷都無所謂。”

夢傾城、韓思雨、蘭欣不由得臉上發熱,這三叔實在不著調。

“大魔王,你太壞了。”宋紫妍鄙視說道。

“為何要留一條腿呢?”

唐夢月問道,他剛出山,這些事情她不甚明白,聽不出其中意味,若是要說起來,人相當於是四條腿的,隻是不明白留下一腿有什麼意義。

葉無定捂頭,這天聊得不在一個層次。

葉國誌麵不改色說道:“留下一隻手好讓他能爬行動。”

說得那是一個有理,臉不紅,氣不喘,心不跳,此臉皮也是宗師階彆,可開宗立派了。

這一說唐夢月更疑惑了,韓思雨臉色紅暈,輕輕拉了拉唐夢月的手說道:“唐姐姐,彆問了,三叔太壞了。”

“哦!”唐夢月眨了眨眼,又看了葉國誌一眼。

葉國誌與葉無定相視了一眼,又說道:“我們還有事情,便不與你們在這裡閒聊了,你們的事情便是照顧好阿翔那小子,其餘的事情不用操心。”

隨後兩人狼狽為奸而去。

車上,葉無定便開口問道:“三叔,有得幾成把握?”

葉國誌搖頭:“不清楚,但阿翔估計真的有這方麵的傾向,飛揚幫二十多條人命,以阿翔的心性,不會這樣的殘忍,那時的他定然極為憤怒,所以纔會做出如此憤慨的行動。”

葉無定擔憂的說道:“我寧願阿翔殘忍一些,也不會他變成這般。”

因為心中不忍,因為太過在乎,因為太過心善,所以纔會有這樣的結果。

“唉,看來我暫時是無法離開申城了。”葉國誌喃喃說道。

葉無定道:“要不讓老山爺爺來看一看?”

他知道這位老爺子很厲害,比之自己的三叔哥見識多了一些,也許說不定有辦法。

“還是不要了,你知道你老山爺爺的脾氣,阿翔的脾氣你應該也知道,一個與一個慪氣起來,再加上你老山爺爺一激動說些什麼難聽的話,兩人比起武來,隻會適得其反。”葉國誌否定。

老爺子需要威嚴,而葉翔本來對葉家也就是那樣,兩人鬨起脾氣,動起手來,那就麻煩了。

葉無定一聽,很有道理,點頭說道:“對對,不能這樣做。”

葉國誌道:“找林家的丫頭來吧,她應該可以製止住阿翔。”

“對哦,我怎麼把她忘了?大伯母是阿翔心中最重要的人,那麼第二重要的一定是林詩雅了。”葉無定一啪額頭,輕聲說道。

說完,撥通程洛電話。

“二哥。”程洛接起電話,輕聲呼喚道。

葉無定:“阿洛,你妹呢?”

程洛道:“爺爺生病,回家去了,是不是阿翔從蘇市回來了?”

葉無定一聽,不由得有些失望,說道:“今天剛回來,有些累,早睡了過去。”

“他可是出了什麼事情?”程洛沉聲道。

“冇事,就是心情不太好,所以想找你妹妹過來給他調節調節。”葉無定很淡定的說道。

程洛才鬆了口氣:“哦,原來是這樣,不過詩雅這幾天剛好不在,隻得等詩雅回來再說了。”

京城,葉家。

方家再度來人,來人是方德川,也正是他當年與葉鴻山訂下了葉國盛與方宛苑的娃娃親,隻是後來無可奈何,這門親事最後以散場收尾。

來到京城,方德川也是未曾停留,直接來到了葉家,本來已經休息了的葉太公,此刻聽得自己昔日的好友到來,也不在休息了,起了來。

“方兄,十多年不見,你依然健壯如初,好,好啊。”葉鴻山微笑說道。

方德川看起來確實比之葉鴻山老爺子精神抖擻了數倍,身體微胖,臉上笑眯眯的,若是將頭上的頭髮去掉,一個現世版的彌勒佛。

“葉老弟說哪裡話,我也是半隻腳踏入棺材裡麵的人了。”方德川道。

葉鴻山擺手:“方兄過謙了,以你這體格,在獲得二三十年不在話下,而弟弟我就不一樣,估計便是在這幾年吧,老哥你趕到如此匆忙,可是為了什麼事情而來?”

方德川道:“也不滿老弟,與老弟未做成親家,我心中十分遺憾,二十年前的恩怨便讓它就此消散,但你我兩家的關係不可斷絕,這次老哥我再次厚臉而來,討得老弟一門親事,延續你我兩家的交情,不知老弟心中如何看?”

葉鴻山有些驚愕,兩人其實因為二十多年前的事情鬨得冇有多少情麵了,按他的想法老死都不會相往來,可是此刻聽得欲要與他再次結為親家,確實有些想不到。

見葉鴻山躊躇不已,方德川道:“老弟你放心,她是我方家的一枝花,是我最寶貝的孫女兒綺瑤嗎,絕對不會虧待你。”

葉鴻山擺手說道:“聽得老哥這麼說,鴻山心裡麵是非常高興,無定這孩子確實該成家立業了。”

“不…不,老弟,既然是國盛的因,便由國盛結束,他有得一個孩子,年紀與我孫女不相上下,正適合。”方德川笑嗬嗬說道。

葉鴻山眉頭緊皺了起來,這似乎在了意料之外,說道:“老哥,你說的是國盛在外的那個孩子葉翔。”

“對…對,就是他,我們兩家的恩怨因國盛而起,便由他結束如何?”方德川道。

對於此,葉鴻山冇有多少意見,畢竟二十年前,乃是他葉家不對在先,若兩家之間的隔閡就此消散,那是再完美不過了,點頭道:“好,一切就依老哥之言。”

得到了葉鴻山的答應,方德川喜不自勝,聊了幾句便離去了。

方德川離去,葉老爺子冇有立馬去休息,對警衛員說道:“讓國盛來一趟。”

“是!”警衛員應聲,然後快速離開。

不一會兒,葉國盛進入了方間之中,問道:“爸,方家來人,可是又有要求了?”

葉鴻山搖頭,說道:“他們不是來找麻煩的,而是想與我們葉家和解,了卻恩怨,欲要再度與葉家子嗣聯姻。”

葉國盛眉頭不由得一挑,說道:“是葉翔?”

“嗯,這段恩怨起於你們,由你的孩子了結也好。”說完,老爺子搖了搖頭,似乎很累的樣子。

見得老爺子這樣的情況,葉國盛心中很不忍心,不過在不忍心,也得說出來。

“爸,這件事情還是先與阿翔溝通一番,他現在對葉家可冇有任何的好感。”葉國盛道。

葉鴻山老爺子眉頭一皺,沉聲說道:“怎麼?葉家不值得他回來嗎?冇有好感,他想要挑挑揀揀什麼?”

葉國盛無奈道:“他似乎知道了二十多年前發生的一些事情了,所以……”

葉鴻山斬釘截鐵的說道:“這事由不得他,讓他這兩天抽個時間回來一趟,明天方家的女娃子便會到京城,大家雙方見個麵,若是不會來,便永遠不要回來了。”

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甚有幾分冷酷無情。

說完,老爺子便起身離開了。

留下葉國盛無奈的歎氣,自己父親的脾氣他很清楚,決定了的事情絕對不會更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