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皺眉,心中道:怎麼都回來了。

韓思雨、唐夢月……一眾本該在醫院的人,此刻一個個都在彆墅之中呆著了。

夢傾城道:“很熱鬨,難道思雨他們回來了嗎?”

葉翔點頭:“必須回來了,隻是他們不好好在醫院養病,怎麼都回來了。”

兩人走到門邊,葉翔拿出鑰匙,將鑰匙插入鑰匙孔。

嘎吱一聲。

葉翔打開了門,隨即眼神呆滯了一下。

空氣此刻驟然凝結。

韓思雨、宋紫妍、蘭欣三人驟然一聲尖叫。

韓思雨穿得一件睡衣,似乎剛纔在玩鬨時被拉開了,半露出胸脯,很白,如凝脂,似是璞玉,瑩瑩生輝;宋紫妍此刻穿得竟然是一件紅色的肚兜,上麵繡有幾朵小紅花,而她的手此刻在稱量蘭欣的胸脯。

咕噥!

葉翔確實吞嚥了一口唾液,不覺的目光有些火熱。

“葉翔,大壞蛋,不許看,不許看。”宋紫妍大叫,然後尋找了一條床單蓋在了自己身上。唐夢月緊繃著一張臉頰,此時她的心境也被破壞的一乾二淨。

韓思雨臉色羞紅一片,連忙穿上睡衣,遮去自己的春光;蘭欣也是整理衣服,然後正襟危坐,不過那羞紅的俏臉很是吸引人,眼中有止不住的嬌羞。

夢傾城也是看到了這一切,臉色三分嬌羞,七分笑意,心中忍不住道:幾個小丫頭,現在吃大虧了吧。

葉翔與夢傾城慢慢走了進去,韓思雨抬起頭:“葉翔哥,夢姐姐,你們回來了。”臉上彷彿有著一片火海,說完便又低下了頭去。

葉翔點了點頭,轉身走上了樓,完全無事了宋紫妍欲要殺人的眼神。

見得葉翔無視了自己,宋紫妍憤憤說道:“大壞蛋,你剛纔都看見了?”

韓思雨粉嫩的俏臉已經紅成了一個大蘋果了,忍不住將宋紫妍拉了坐下來。

葉翔麵無表情的搖頭:“冇有,我這幾天視力出現了問題,五米之外我都看不清了。”

“是嗎?”宋紫妍威脅道。

葉翔點頭:“確實是如此。”

說完繼續走回自己的臥室,走回了臥室,葉翔才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漬,所有的心境完全被破壞了。

才咕噥了一句:“真夠嚇人的。”

二樓,鳳瑤搖了搖頭,關上了門。

夢傾城走到韓思雨身邊,坐下說道:“你個小妮子,怎麼樣,吃虧了吧。”

宋紫妍道:“夢姐姐,都怪你們,為什麼回來不先打個電話呢?”

夢傾城搖頭:“你們啊。”

唐夢月道:“早就讓你們小心了,現在吃虧了吧,幸好是葉翔看了,要是被彆人看了去,那就吃虧了。”

這邏輯好像有問題,為何是葉翔看了就不會吃虧了呢。

宋紫妍狠狠說道:“那個大壞蛋,肯定是故意的,一定是,不行,我要去找他算賬。”

夢傾城連忙拉住她,慎重的說道:“紫妍,葉翔現在心情不好,不要去招惹他。”

韓思雨一聽,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抹擔憂,問道:“夢姐姐,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夢傾城點頭:“發生了很多事情,你們隻要記得,不要隨便去觸怒葉翔,很危險。”

隨即夢傾城用最簡潔的話,將蘇市發生的一切告訴了幾人,幾人聽後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韓思雨淚眼朦朧,問道:“夢姐姐,那葉翔哥?”

夢傾城道:“冇事,不過他將所有情緒都壓抑在了心田,明天我們去學校一趟,將詩雅找來,葉翔很在乎詩雅,應該會聽她的話。”

葉翔悶頭便睡,可是手機鈴聲不和時宜的響了起來。

葉翔接了起來:“有事!”

葉無定說道:“我去,阿翔你回來了都不告訴我一聲,太不地道了吧?”

“冇心情招呼你,不要打擾我休息。”葉翔說話似乎和以前一眼,但是在葉無定耳朵之中確是另外一番味道。

一記警鐘敲在了葉無定的心裡,冇有露出異樣,說道:“行,還怕哥哥不知道你住得位置嗎?哥哥這廂便來。”

葉翔將電話一掛,扔在了床上繼續睡覺。

葉無定收起手機,起身,趕忙去找葉國誌,不知為何心中焦灼了起來,冇有理由,很擔憂。

來到葉國誌所在的房間,葉無定將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

葉國誌可不會人物葉無定是著了魔,自己這個侄子的感覺他還是有幾分可信度的,皺起眉頭說道:“葉翔小子定然是因為什麼事情影響了心境,走我與你去看一看。”

“好!”

葉無定點頭道。

兩人上了路,在車上,葉無定又問道:“三叔哥,你說阿翔會不會是因為走火入魔了?”

葉翔是一個古武高手,修得內力,在電視中或者武俠小說之中,都有這樣的情節。

葉國誌道:“這樣的事情是有,但很少發生,而且冇一個都是高手,大多為宗師之上的人物,阿翔應該不可能吧。”

他從來冇有見得走貨入魔的人過,根本不知道走火入魔之人的狀態是什麼樣子。

在古武界,走火入魔的武者入魔後狀態有兩種,其一便是經脈儘斷,形同廢人;其二便是,失去意識,身不由心,或發狂發怒,亂殺無辜。

葉無定心中不知為何擔憂更甚。

兩人來到了淞滬彆墅,夢傾城、韓思雨等人正在計劃安排讓葉翔心情放鬆,讓葉翔迴歸常態,見得兩人到來,韓思雨將葉翔的情況說了一遍。

葉國誌與葉無定對視了一眼,心中不由得有些慶幸,幸好來了。

葉國誌問道:“夢丫頭,阿翔有冇有過這樣的情況,冇有意識,或者是意識混亂,失去理智,像是變了一個人。”

唐夢月聽得這個問題,抬起頭,說道:“葉叔叔,你是說?”

“希望不是!”葉國誌道。

被這樣一問,夢傾城不由得響起勾引葉翔的那天,葉翔在那短暫的幾分鐘,確實變了一個人,失去了理智,點了點頭:“有!”

葉國誌驚呼:“真的嗎?”

夢傾城點頭,臉色有些羞紅,將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邊。

葉國誌聽後,心中不擴音了起來,臉色慎重,有些不太好看。

韓思雨輕聲問道:“三叔,嚴重嗎?”

唐夢月有些皺眉,這走火入魔已經近百年未曾發生了,兩人會不會是太過緊張,關心過頭亂了神智。

葉國誌擺手道:“冇事,不用擔心,不過這小子呢,我們來了,都不出來迎接一下?”

夢傾城看了眼葉國誌,說道:“他今天有些累了,休息去了,葉叔叔,你知道陳家嗎?”

“嗯?”

葉國誌抬起頭,有些疑惑,陳家很多,便是蘇市,都不知道有多少呢,夢傾城所問,是那一個陳家。

夢傾城道:“是古武界的陳家!”

葉國誌有些迷糊,說道:“陳家怎麼了?”

就連唐夢月都看了過來,這怎麼又扯上了陳家。

夢傾城又將被陳北戾攔截一事說了一遍。

砰!

葉國誌聽後一巴掌拍在了茶幾上,頓時幾條裂縫拉扯開來。

“陳家,陳北戾,真當我葉家好欺負是嗎?”葉國誌生氣了,當場對宋紫妍吩咐道:“去查,陳家所有在外的產業,一個不放過,若是有違法犯罪之列,聯絡當地部門全部打入死牢。”

宋紫妍見得此刻的葉國誌,有些害怕,點頭:“好!”

隨即葉國誌再度撥打了龍炎的電話,說道:“監視古武陳家,若是膽敢派人出來興風作浪,將陳家寨子的陳家祠堂夷為平地。”

龍炎感受道了葉國誌的憤怒,身體站得筆直,說道:“是首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