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勝武未曾離去,許雅馨也冇有多在意,畢竟現在主動權在他們受傷,隨時可以製衡杜勝武。

許雅馨很在乎葉翔的配方,所以,親自監督,來到了研究室內。

這時一個老頭之迎了上來,他是便是love美容液配方的研究者:盧方榮老爺子,隻見他此刻鄭重說道:“許董,這配方你是從何人之手得來?”

許雅馨問道:“盧老,這配方可行嗎?”

盧方榮說道:“可行,而且考慮的很周到,將藥性隻見排斥的因素都考慮了進去,此人的醫理能力很不簡單,而起辨彆藥草性質也是很強,至於有冇有作用,隻能研製出來方纔知曉了!”

許雅馨皺眉道:“有這麼厲害嗎?”

盧方榮點頭道:“有,話說他是誰,許董可是將他應聘入了美馨?”

“冇有!”

許雅馨搖頭,“他是我一個閨蜜的夥伴,保護我朋友的安全。”

“原來是這樣!”

盧方榮點頭:“不過,許董,若是能將他納入公司,肯定能帶領公司走向一個高度,甚至可以麵相全世界。”

“盧老,這評價會不會太高了?”許雅馨質疑說道。

走向全世界,要知道龍國在這一方麵還很薄弱的,大部分市場都被歐美給占領了,龍國想要擠出一片天來,很困難。

盧方榮搖頭:“不高,一點都不高!”

大概三個時辰左右,新型的美容液被研製了出來。

許雅馨便安排人嘗試這個藥物的效果,與自己研發的美容液相比,看看孰高孰低。

兩個人,一人試一種。

嘗試美馨企業研發的美容液女子擦拭以後確實白了不少,不過這算是基理於美容液本身的緣故,粉白了臉蛋。

至於嘗試葉翔配方的女子,亮嗓暫時冇有多少變化,還看不出來有冇有效果。

許雅馨高興了,心中冷哼道:“還是我們自己研發的有效果。”

過了有十多分鐘,隻聽嘗試葉翔配方研製的美容姑娘叫道:“臉上好熱!”

盧方榮道:“忍耐一下,應該是藥效發作。”

“好!”

許雅馨也走了過來,等待結果出現。

又是十多分鐘過去,女子臉上的熱度小了很多,臉也變得有些烏黑了。

許雅馨見到後,心中不由得發顫,若是出了問題,這事情就難辦了,相當於毀去了一個姑孃的臉。

盧方榮道:“你去清洗一下臉,我們看看成果!”

心中有一種期待,那臉上的黑汙應該是排除的毒素。

“好!”女子應了一聲便去了。

許雅馨道:“盧老,不會出事情吧?”

盧方榮搖頭:“絕對不會,那配方之中,相互融合下來,不會有任何毒素產生……”

“啊……”

一聲尖叫響起,正是剛纔試用葉翔配方的那個女子。

許雅馨一聽,心中不由道:壞了。

她以為是女子臉上出現了問題,急忙趕了過去,出聲問道:“肖豔,怎麼了?”

肖豔驚喜道:“許董,你看我的臉!”

隻見此刻肖豔的臉頰大變樣,雖然不是水嫩嬌豔,但其比之強白淨了太多,也光滑了不少,漂亮了好幾分。

果然如此!

盧方榮心中欣喜,這乃是神藥,絕對是美容液配方之中最為頂尖的存在。

許雅馨也是有些呆滯,她冇有想到事情會如此,葉翔的這美容液實在太過逆天,緊緊隻是一貼,便有如此效果,絕對是美容液之中的至尊。

盧方榮說道:“許董,若是真的將其納入公司,會改寫美容液界的曆史。”

許雅馨心中也是很湧動,已經打算好了,今晚便與葉翔談談,給予重金,將之收入公司。

隻是可惜,她這願望是無法實現了,想要將葉翔收入公司,收於麾下做事,至少她許雅馨還不夠,遠遠不夠。

對此許雅馨將所有骨乾人員著急了起來,開一個會議,關於公司未來的走向。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便到了下午,葉翔與夢傾城兩人幫助下,為楊香兒設置了靈堂,這方纔離開了楊家,驅車趕回許雅馨的莊園。

杜勝武一直在美馨企業等到了下午,等待心中怒火,他幾次想要許雅馨打電話,最後又都忍住了,小不忍則亂大謀。

許雅馨開完會議後,便要離開公司,會莊園,剛纔夢傾城來了電話,問她何時回去。

見得許雅馨走了下來,杜勝武便迎了上去,微笑說道:“許小姐,不知道葉翔葉公子他是否回來了?”

許雅馨點頭道:“剛回到我家,杜公子若要見葉翔,隻得與我去家中稍坐了。”

杜勝武微笑點頭:“那便打擾許小姐了。”

許雅馨:“杜公子客氣了!”

葉翔回到莊園,冇有做飯,而是回到宿舍睡覺去了,今天心情很沉重,心裡麵彷彿壓著一股難以發泄的東西,很難受,卻又不得不承受。

夢傾城見到這樣的情形,很是心疼,她不知道該如何安慰葉翔,葉翔什麼都懂,都明白,就是過不了心中這一關卡。

今日夢傾城親自掌廚,要做一頓好菜於葉翔吃。

許雅馨回到莊園,帶著杜勝武來到了二樓。

夢傾城走出廚房,“雅馨回來……”發現了杜勝武等人,神色立馬便不太好看了。

許雅馨連忙安慰道:“傾城,你放心,他們不是來找茬的,而是賠禮道歉來的。”

夢傾城當然知道是來賠禮道歉的,因為葉翔,因為葉翔的能力,青幫絕地不敢怎麼樣。

“夢小姐,抱歉!”杜勝武躬身說道。

夢傾城搖頭道:“不用,我知道你會不甘心,我也隻問一句,若是那日我被你們帶走了,結果會如何?相比杜公子心中已經有數了吧!”

杜勝武不由得有些尷尬,這個不用說,抓住了,隻能是滾床單,冇有其他可能,如此尤物,不能放過。

夢傾城道:“我知道你們是來找葉翔的,他在樓下睡覺,你們去找他吧!”

“多謝夢小姐原諒!”杜勝武說了一句,然後退下了一樓,神色很不好,非常不好,一個個小小的企業董事長,也敢給自己臉色,要是放在平時,他早就一巴掌扇了過去,那裡還會與之好好交談。

許雅馨道:“傾城,你這可是做過了。”

“過?”

夢傾城搖頭,對許雅馨說道:“還是剛纔那個問題,若是我被帶走,結局會怎麼樣?雅馨你冇有想過嗎?一句輕飄飄的道歉就完了?”

許雅馨冇有說話了,她發現了自己冇有往這一方麵想,說道:“抱歉,傾城,我錯了!”

夢傾城搖頭:“這不管你的事情,去洗漱一番,飯菜馬上便好了。”

葉翔在杜勝武下來後便甦醒了,走了出來,坐到了沙發上,杜勝武還未開口,葉翔便先開口道:“青幫並冇有什麼了不起的,也是人,我隻是希望,以後不要隨隨便便定他人生死,因為我們都一樣,高尚不了幾分,人的地位會有所不同,但人的尊嚴都是一樣的,若是青幫多行不義,總會有人去收拾,告訴杜兆乾,這件事情我葉翔就此結果,隻是希望他朝不要在犯在我的手裡,否則,冇有人救得了你們。”

杜勝武聽後心裡更不痛快了,不過此刻非是與葉翔交惡的時候,點頭說道:“葉公子的教誨,我會聽之行之,也會告訴青幫眾人,讓其遵守。”

這話表麵是誠懇接受葉翔的點撥、教誨,實則暗中在威脅,他會將這一番話告知青幫高層。

葉翔搖了搖頭:“你走,至於想怎麼說,你隨意!”

到了此刻還想玩心計,無可救藥,下一次便直接廢了,不說二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