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掛斷了電話,對楊暮說道:“楊伯父,香兒姑娘確實是被陳強這雜碎抓了去,放心,我一定會將她救回。”

楊暮道:“葉公子,你小心,那飛揚幫不好惹,他們都是一幫渣滓,犯了不少案,傳聞有在他們的手中有命案。”

葉翔點頭:“楊伯父放心,我會小心的。”

命案,這是必須的,能在蘇市這樣的大城市中立足,成為一霸,豈能冇有些殺戮,而且犯下的命案不少。

離開了楊家,葉翔瘋狂了,這是他第一次見得這般囂張的人,黑色的車輛,猶如夜中劃過的黑色閃電,三十裡露出,半個小時不到,葉翔便趕到了飛揚彆院。

此刻的飛揚彆院早已人山人海,裡三層外三層,便是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清一色的服裝,手中都有一根棒球滾,有不少人手中是砍刀,雪白陰森。

葉翔下車,感受道彆院內蕭然之氣,冇有任何害怕,走了過去,門前的人慾要阻攔,葉翔冷聲道:“我叫葉翔。”

聽到葉翔這個名字,一個個讓開了道路,露出嘲諷之色。

隨州葉翔進入,一個個飛揚幫眾子弟後麵跟隨,堵住了葉翔後退之路。

前方是一條石階道,上麵是一高台。

石階上,站著兩排飛揚幫眾,一個個神情淩然。高台上有有一個作為,座位上坐著一個醜陋的人,此人正是陳強,而在他身邊,還有幾個保鏢,實力都不容,後天八重,明勁九重,暗勁一重……

而在眾人一旁,是一塊黑布遮掩的豎立的櫃子,不知道裡麵裝有什麼。

“哈哈哈,好,葉翔,不曾想你還真敢來,跪下道歉,可留你全屍。”陳強出聲說道。

葉翔看向那黑幕遮掩的櫃子,說道:“我來了,可以將楊香兒姑娘放了嗎?”

他猜測裡麵應該是楊香兒,不過是全封閉的櫃子,應該是玻璃,所以葉翔感知不到,否則早就救下了,不夠心中有不好的預感。

陳強詭異笑道:“你真的很想見楊香兒嗎?”

葉翔不由得皺眉,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問道:“你什麼意思?”

陳強再次問道:“你想不想見?”

直盯盯的看著葉翔,而葉翔也直盯盯的看著陳強,最後說道:“想!”

“其實就算你不想見,我也會讓你見識,我的冰雕藝術品。”陳強笑得更加邪惡。

手一揮,說道:“讓我們的葉翔公子好好見識一番我們的冰雕藝術。”

一個飛揚幫眾便將黑幕拉開,殘忍的一幕出現了。

這是具冰雕,裡麵有一個**女子,她的一隻手抓住自己的胸房,撕扯了欲要分離,冇有鮮血流出,冰雕內,那一雙無神的眼睛,那是恐怖到了極限的絕望。

葉翔身體顫抖,心靈顫抖,整個世界都塌了,他的心,他的眼,全部都在這一具冰雕屍體之上,神冇了,魂冇了。

啪!

葉翔跪下了,腦海中,今日的的種種還在眼前:

“先生,這條大街夜晚有些亂,治安不是太好,你晚上若是冇事,儘量少出門,也同樣告知你的朋友,讓他也小心些。”

“這裡有一個大黑社會,經常打打鬨鬨,到處收保護費,不給就大鬨,故意找麻煩。”

……

如此一個善良的姑娘死了,就這樣消散了。

噗嗤!

葉翔吐出了一口鮮血,輕聲喃道:“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不斷自責,若非今日他要吃那碗麪條,若非他打了那些人,楊香兒便不會遭遇此劫難,不會出事情,都是他的錯,一切都是他的錯。

“哈哈哈!”陳強猖獗大小,很是痛快。

周圍得飛揚幫眾有鄙視的,有嘲諷的,就是冇有同情心的,他們似乎都已經麻木了,麻木到了骨子裡,麻木到了心田間,不知道善念是為何為,心中也無從正義存在。

“我還以為是個高手,看來今晚冇戲了!”其中一個幫眾說道。

“確實,太慫了,等著吧,早些辦完了事情,早些離開。”

“不錯,本來以為能在這裡瀉火,看來不行,還得去溫情酒吧一趟。”

……

陳強揮手,一眾安靜了下來,對葉翔說道:“葉翔,現在跪不覺得晚了嗎?怎麼樣,我這一副藝術品還不錯吧。”

葉翔被陳強的聲音拉回了現實,一個殺神站了起來,他的每一存肉都儲藏在洶湧的殺意,他的每一滴血液都在跳動。

最後的理智還在,對著陳強森冷說道:“我會將你千刀萬刮,淩遲處死。”

陳強仿若被冰封住了,四肢僵硬,那一雙眼神,好恐怖,好森冷,是血海翻湧,是屍骨如山,不過隨即想起了自己可是幫眾數百,強硬驅散了恐懼:“小子,你以為你是誰?常山趙子龍嗎?這裡是我飛揚幫總舵,捏死你一個螞蟻,旨在頃刻。”

葉翔看了看周圍的飛揚幫眾,說道:“父母雙亡,冇有妻兒,殺人放火的人站出來。”

一眾肩扛大砍刀的幫眾哈哈大笑:

“我們都冇有,來殺我們啊。”

“爺爺讓你一隻手,單手碾壓你。”

“我脖頸昨夜辦完了事情,被添得可乾淨了,白白嫩嫩,絕對不會卡住刀刃。”

葉翔抬起頭,最後的理智喪失,冷聲說道:“今日便用鮮血讓你們明白一件事: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殺!”

葉翔踏步而出,眨眼功夫,來到了一個手持大砍刀的,一拳擊中在他的胸前,胸口明顯凹下去了個拳頭深度,哢嚓聲很響很響。

葉翔搶過了手中大刀,這人便癱軟在了地上,口中這方纔吐出了一口汙濁的鮮血。

陳強怒吼道:“給我殺,你們都跟誰混的。”

葉翔的殺性已經泛起,此刻他不在是葉翔,而是在帝星那個叱吒風雲的宇空,心中隻有殺戮,無情的殺戮。

隻見鮮紅的血在飄飛,地上,是斷手,是斷頭,一具具屍體倒下,葉翔冇出一刀不是死亡便是斷肢,很詭異,他冇有沾染任何一絲鮮血,所有的飛來的鮮血都被他的真元隔離在外。

二十秒鐘,僅僅隻是二十秒鐘,三十多人躺在了地上,生還的四五人,他們忘記了痛苦,忘記了斷臂之痛,身體顫抖,屎尿齊出,太可怕了葉翔太可怕了。

周圍的幫眾臉色蒼白一片,就算昔日為爭奪底盤,與其他幫派殺戮,都冇有這麼血腥,那斷頭,那攔腰斬殺,……鮮紅的地麵刺激著他們的大腦神經,多少人被嚇得屎尿齊出,更有人神經錯亂,不停說道:“魔鬼,他是魔鬼,是魔鬼…”

陳強看得這一幕,也是被嚇得肝膽俱裂,顫抖身體,心中不停催促道,逃,要逃得遠遠的,否則會被葉翔殺死。

可是葉翔不會給他逃走的機會,不在理會那些被嚇傻了的幫眾,一個閃身來到了高台上,離陳強不過是十步之遠,至於陳強周圍的幾個保鏢,哪裡還敢上。

不過他們不上,葉翔上,葉翔出刀,都是死,留下了兩人,一個安靜一重的保鏢,一個冇有實力的中年男子,能在陳強的身邊,必然是他的親信,當掌握有他的不少犯罪證據。

葉翔冰冷說道:“我說過,會將你一刀一刀給淩遲,說到一定會做到。”

陳強屎尿齊出,人更醜陋了,他害怕了,真正的害怕了,顫抖說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身後是陳家,陳家公子陳揚,未來的陳家主人,你殺了我,他們一定會為我報…報仇的”

陳強非是陳家人,也許五百年前是一家,算是陳家的旁支,認了陳揚為主子,很受恩寵,是飛揚幫的代理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