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週末瞬逝,葉翔還是像往常一般上課,把單車騎到車房,然他遇見了李怡欣,不知為什麼一看見她,葉翔心裡就有股酸楚,以及淡淡的痛感。

“早!”葉翔有些苦澀的說了一個字,雖嘴上說無所謂,但是當見麵的時候,那種無所謂真的就消失於零,還是平靜不了,心還是有所起伏,往日之境又豈能在這短暫時刻忘卻。

然換來的卻是李怡欣一雙無情的眼眸,以及她無聊的廢話:“葉翔,我們早已斷絕了關係,我請你放過我,我們現在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憑你現在的身份真的配不上我!”話真的有些難聽,言語更是犀利。

“你……”葉翔心中也是一陣火起,深呼吸了一口氣,壓下怒火道:“我冇有想要纏住你,在怎麼說我們曾經也走過一段時間,雖然不是轟轟烈烈,但是昔日的情分也算炙熱美好,就算現在分開了,也可以做朋友不是,冇有必要讓彼此見了麵如同仇人般!”

“我冇有你這樣的朋友,也不會交你這樣的朋友!”李怡欣眼中還是有些不忍,但是還是狠辣的說道,她決心要和葉翔撕裂所有關係。

“嘎嘎!”葉翔手捏著自行車的車頭,嘎嘎作響,輕聲道:“祝福你!”葉翔淡淡的吐出三個字後,轉身離開,心在慢慢的涼,那些快樂的畫麵在慢慢的變暗,也許用不了多久,它就將破碎了,不複存在。

“哼!”李怡欣冷哼了一聲冷哼,然後鄙視的看著葉翔離去。

而也就此時在遠處,一個美麗的女孩看著他們,看著李怡欣的方向搖了搖頭,有些憐憫的看著她,甚是悲憐,這人正是陸葙

當然現在葉翔是學校裡的英雄,一進入班級,眼神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這個徒手接住花壇順便救美女的葉翔現在看起來蠻帥的,隻是葉翔早把這事給忘了,感受到眾人的眼神,諾諾的走到座位上,小心翼翼的坐了下來,問道:“洛子,今天我們班冇有什麼活動是關於我的吧?”

程洛的頭從桌子上麵抬了起來:“冇有啊,怎麼?”

葉翔看著還有些人怪怪的眼神,心虛的說道:“我看好多同學看我的眼神很奇怪,且一個個看著我乾嘛?”

“這不是廢話嗎?當然是看你英雄的麵孔,徒手接花壇的少年英雄,怎麼他孃的以前就冇又發現呢?”程洛一早來就聽見眾人議論葉翔的事情,冇有想到葉翔因此事出名了,一個個都把他當成武林高手了,功夫少年。

“我去,什麼跟什麼?”葉翔翻了一個白眼,少年英雄,扯什麼淡。

“我說葉翔,你現在趁熱,趕緊發第二春,以你現在的名氣,隨便釣個小女生簡直就是手到擒來,然後彌補你那幼小憂傷的心靈!”程洛不停息的說道,葉翔直接無視了這貨,扯蛋果然是他最厲害。

由於這個星期是要進行運動會,所以從星期一到星期四都不會上課,都準備著這激烈的運動會。一早上除了極少數同學在學習之外,其他學員吹牛打屁聊得歡得不行。

作為班主任,嚴虹厲當然是必須到來,有了他的加入,教室頓時安靜了不少,當他看到葉翔的時候,露出和藹的笑容:“葉翔,你的手冇事吧?”

葉翔微笑說道:“多謝老師關心,已經完好,不礙事了!”

嚴虹厲露出笑意:“那就好,放學後先彆走,校方領導有事找你!”

葉翔點了點頭道:“好的,老師!”

然後看著下麵依然有些激動的學生,開口說道:“下麵還有件事情宣佈,省市一中的籃球隊要來我們學校參觀,順便和我們的球隊進行一場友誼賽,所以今年的運動會會比較長,但是我希望你們不要把時間都浪費在運動會上麵,畢竟我們是以學業為主”嚴虹厲絕對是一耳光話匣子,一說就不停息,隻不過在下麵的大部分同學都冇有聽他後麵的話,完全沉浸在了他前麵的話中,歡悅不已。

特彆是葉翔身邊的程洛,差點跳了起來,那個興奮勁,甭提,此時上課對於他來說就是煎熬,他心早已飛到了球場上去了。

“我說洛子,你有必要這樣的興奮?不就是一個比賽!”葉翔扶額,真想把他給一腳踹飛到南牆,一副欲欲騰飛的樣子,搞得葉翔難以安靜看書。

“哎,你是不知道哥們的哀傷!”程洛一副深沉的樣子,最無語的是有點神棍的樣子。

“滾!”葉翔冇好氣的說道。

就在這時一個嬌美的身影從教室外走過,眼神從葉翔的身上掃過,露出淡淡的欣喜,好像是專程為見他而來。然而這一幕落入了程洛的眼中,頓時推了一下葉翔:“快看,是陸葙,她以身相許來了,可能今天晚上就準備獻身於你,兄弟好好把握!”

葉翔頭上垂下了一簇黑線,要不是班主任在前台講著,他絕對要把這個王八蛋一頓痛扁,然後把他的臭嘴給封起來。

“我說翔子,美女倒貼,再不出手的話就冇有機會了,陸葙還真的不錯哦,雖然比不上我們班的林女神,但是也是一朵花,比李怡欣絕對要好,你就把她給收瞭如何?”程洛隻要抓到一點,嘴就不會停下來,嘰嘰喳喳說過不停。

“你信不信我打你隻要一隻手?”葉翔眼中露出溫柔的目光,可是程洛打了一個冷顫,若是在以前他估計會曬出肱二頭肌炫耀一番,然現在已然瞭解了葉翔的戰力,就他這身板,真的可能被他一隻手給收拾了。

這威脅還真不錯,這個傢夥還真的安靜了下來

終於班主任囉嗦的話語結束,同學們也終於自由了,一個個飛快的往教室外麵走,下去列隊,當然有不想去的也不強求,有那麼五六個留在了教師。葉翔就是不想去的其中一個,現在冇有時間,而且他更不想出頭,還是算了

“葉翔同學,你的傷怎麼樣了?”終於在該出去的人都出去了以後,陸葙走了進來,坐在了葉翔的前麵,柔聲的說道。

“傷?早冇事了,小傷而已!”葉翔抬起頭,平靜的說道:“陸同學,你怎麼冇有下去呢?下麵可是很精彩!”

陸葙道:“那你為何也冇有下去?”

葉翔繞了繞頭說道:“我覺得冇有多大的意思,所以就選擇留在教室!”

林詩雅看著葉翔和陸葙在聊,心裡麵怪怪的,其實她也想去問問葉翔情況,送上寬慰,可是一想到先前的態度,還是忍了下來,現在又升起了過去的心思。

“那葉同學你慢慢的複習,我就先回去了,不過放學後我要請你吃飯,不能拒絕,這樣我心裡麵要舒服一點!”陸葙看葉翔和她說話時也在看書,所以還是不要打攪他了。葉翔無奈點了點頭道:“好!”但隨即便又說道:“今天放學後我們老師找我有事,可能”陸葙微笑:“冇事,我等你會兒,下午我過來找你,不要先走哦!”葉翔苦笑:“行!”

葉翔再度陷入了學習當中,和外麵的喧囂顯得格格不入,當然其他幾人亦是這樣,而林詩雅看了幾次葉翔,最終還是站了起來,緩慢走到葉翔身邊。

“葉翔同學!”被打斷,葉翔太起頭:“班長,有事嗎?”好像上個星期她對他不感冒,所以兩人算得上同學,算不上朋友。

“有必要那麼生分?”林詩雅對於葉翔這樣的態度從古至今都有些牴觸,從兩人能說上話開始,葉翔對於她那就是有多遠就離多遠。

“哦?”葉翔苦笑了一下,繞了繞頭:“林同學!”

林詩雅嬌嗔了一下:“這還差不多!”然後在程洛的位置上坐了下來:“我來是向你道歉的,就是上個星期懷疑你的事情!”

葉翔被嚇了一跳,說道:“我說林同學冇有那麼的嚴重,那般事情懷疑是很正常,畢竟確實有些詭異,你真的無需介懷!”

“那好,我們現在還算是朋友吧?”林詩雅莞爾。

葉翔點頭:“當然!”

兩人便敘起了家常,看得在坐的幾人有些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