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坐在了唐夢月的麵前,躺著與坐著對他來說冇有什麼兩樣。

連續了三個穴道,唐夢月才抬起頭,恢複了往日之態,輕聲說道:“我還是躺著吧!”

葉翔搖頭:“不用,都一樣,你可以隨我的真元運功,輔助療傷!”

唐夢月搖頭道:“這樣會吸收你的真元!”

葉翔道:“無礙,些許損失於我而言不算什麼!”

不過唐夢月冇有暗中葉翔之言行動,而是盯盯的看著葉翔,看著葉翔認真的神態。

葉翔現在情緒清醒了不少,將唐夢月盯盯看著自己,不由得有些頭皮發麻,手法不由得加快了些,還是儘快為之治療完畢。

為三人治療完後看向了唐湘琴,來到其身後,說道:“老婆婆,我先為你治療內傷!”

唐湘琴點了點頭:“勞煩葉公子了!”

又花了近十分鐘,葉翔才為唐湘琴調理完比,身體中的血煞氣息被葉翔完全消滅。

唐湘琴對葉翔道:“多謝葉公子!”

葉翔搖頭:“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這些人想必都是來找我的,要說抱歉也是我說抱歉,是我連累了大家。”

伊陌情緒穩定多了,問葉翔道:“葉先生,蘭……蘭欣不會有事吧?”

“伊小放心,無礙,休息旬月便會好!”葉翔說道。

看著俏臉紫青的宋紫妍,葉翔心中很是不忍,還有那掐痕,真的很心疼,來到了宋紫妍的麵前,探出手覆蓋真元,輕輕在她的臉上撫摸了起來,不一會兒,在葉翔的撫摸下,宋紫妍的臉頰紅潤了不少,紫青也消失了。宋紫妍也是盯盯的看著葉翔,冇有說話,任由葉翔違規。

最後來到了朱雀組長身邊,拉起她的右手,與自己的手掌相對,一股真元之力,湧入了其手臂中,為之接觸酸弱,同時也消除其身體宗的拳勁,最後才為其消散浮腫的臉頰。

感受到葉翔火熱的手掌,那樣的輕撫,那樣的溫柔,不知為何,這朱雀組長很享受這樣的感覺,也不知道是自己內心的渴望,還是自己臉上浮腫的需求。

將眾人治療了一遍,葉翔才息下來,吐出了一口濁氣,說了一句:“老婆婆、鳳組長、紫妍丫頭、夢月小姐、伊陌姑娘,抱歉,是我牽連了你們。”

唐湘琴無需道歉:“這是緣分,也是我們命中要遭此一劫,也許是葉公子為我等解去了劫難也說不定。”

朱雀組長姓鳳名瑤,是一個孤兒,上一任龍王賜姓。

“這些不重要,我們是該稱呼你為帝皇冕下呢還是葉翔!”鳳瑤與宋紫妍兩人眼神盯著葉翔,帝皇之眸一出,葉翔的身份便不在是秘密,那是帝皇的絕技,威震地下世界,世上會得隻此一人。

葉翔淡淡說道:“還是葉翔吧,帝皇實在地下世界中的稱呼,這裡是龍國,我便是葉翔,不過今日我希望諸位答應我一件事情!”

得到了葉翔的承認,鳳瑤點頭:“你說!”

對於‘帝皇’一名,唐湘琴與唐夢月兩人有些陌生,他們是在內地生活的,很少出現在都市之中,地下世界也知之甚少。

唐夢月道:“唐門不八卦!”

葉翔道:“今日之事便隻有我們幾人知道,還未各位守口如瓶,這一切與我冇有多少關係,是我暗中的守護者所為,就這一個事情!”

唐夢月抬杠子,說道:“這個冇有問題,不過我們有個條件……”

葉翔道:“藥材自尋,我可以為你煉製兩枚丹藥,助你升到先天三重!”

直接提出了直接的條件,也告訴各位,隻有這樣,其他的冇有。

唐湘琴眼睛一亮:“好!”

唐夢月點頭:“可以!”

鳳瑤道:“還有我!”

伊陌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葉翔鬆了口氣,說道:“多謝!”

拿出了電話,撥打葉國誌手機。

“阿翔,怎麼樣,事情解決了嗎?”葉國誌急聲問道。

葉翔道:“冇事了,你們也不用找了,聽音也到了此處,順手救了!”

“好,好,好,我馬上來!”葉國誌心情大好,葉翔簡直就是一個救星。

葉翔連忙說道:“帶上醫生!”忘記撥打120了。

“好!”

掛斷了電話,葉翔這纔看向倒地的幾人,現在是時候算賬了。

現在醒著的便隻有厲尋、方吉、俞青樹三人,至於那大狼與魔宗少年,能不能救活都難說了。厲尋現在也冇有活下去的**了,從雲端跌落凡塵,已經冇有任何機會了,他已經冇有重新來過的機會了。

“葉家,葉翔,宗師境巔峰,我敗得不冤,冇有想到天下人都被你騙了,都被你騙了。”厲尋說道,不悲不喜。

葉翔對唐湘琴說道:“唐婆婆,這魔宗之人便交給你了!”

唐湘琴眼底閃過一絲凶狠,微笑點頭:“好,洗手間借我一下!”

葉翔道:“婆婆請!”

唐湘琴抓起厲尋,輕聲說道:“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厲尋,你的末日到了!”

葉翔來到伊陌身邊,接下來有些有些殘忍,還是不要讓她知道為好,輕聲說道:“伊陌姑娘,好好休息一番,明天醒來,一切都會過去!”將她點雲了過去,抱進了房間之中。

“小丫頭……”隨後葉翔看向宋紫妍。

宋紫妍道:“我不要,我要看著他們怎麼死,怎麼下地獄?”

她的腦海裡還浮現鳳瑤被淩辱的那個畫麵,對於方吉與俞青樹,千刀萬剮淩遲而死都無法贖其死罪。

葉翔道:“好,反正也不是多殘忍!”

轉身走向方吉與俞青樹。

方吉落寞道:“我們栽了,冇有想到叱吒地下世界的名人帝皇是你葉翔,所有的罪都是我們引起,希望帝皇冕下不要牽扯到方家與俞家。”

俞青樹也說道:“我們死而無怨,也罪該萬死,希望冕下放過我們家族。”

“放過?”

葉翔露出了笑容,很冷很冷的笑容,“二十年前,你們差點逼死了我母親,更是讓她跪下祈求,額頭磕成了紫青,寒冬臘月,兩個月冇有好,還將她的頭髮用火燒了,若不是她頭伸入了糞水之中,容顏早就已經毀滅了,還要從你們的胯下爬過,這些都還記得嗎?”

“你們告訴我,要我如何放過?做錯了是要還的。”

葉翔的聲音越來越大,宛如厲鬼在嘶吼,一聲一聲寒入了方吉與俞青樹的心底。

“我會用行動告訴你們,死對於你們來說都是一種奢求!”葉翔變成了一個妖魔,嗜血的妖魔,撕下了兩人的衣服,間兩人的嘴塞得嚴嚴實實的,拿出銀針,為他們的痛覺神經開路。

先是方吉,在葉翔插入最後一根銀針時,方吉臉色漲紅了起來,痛苦很痛苦,葉翔給他們的傷勢可冇有得到救治。

“這才隻是開始呢,慢慢享受吧!”葉翔淡笑道,笑道陰森,笑得恐怖,讓人看之膽寒。

如法炮製,俞青樹也享受到這中滋味了,最後再在他們手柺子上插上了一根銀針,痛苦這方纔開始。

“嗡嗡……嗡嗡……”

兩人無法說話,隻能這樣祈求葉翔給他們一個痛快,太難受了,太痛苦了。臉上的經脈若是有條小蛇在裡麵爬動,他們翻滾可是碰到道手臂上的銀針,疼痛更加劇烈。

宋紫妍看到兩人慘狀,不由得臉色發白,她彷彿感受到了兩人的痛快。

十分鐘不到,兩人雙雙昏迷了過去,葉翔嘲諷道:“廢物,十分鐘不到,將之就是廢物。”

啪!啪!

鳳瑤開槍了,兩顆子彈冇入了兩人的頭部,死了,死得很徹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