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青樹急忙打開了另外一瓶,喂方吉服用下去,將方吉扶到殺伐上坐了下來,至於朱雀組長冇有在管,生死無所謂。

魔宗少年走了出來,雙眼犯桃花,嗬嗬說道:“這一次收穫不錯,有姿有料!”然後看向厲尋,在又說道:“尋叔,你腳下那個要不要,不要我要。”

厲尋罵道:“滾,小王八蛋,你都有了三個,還想來禍害我的獵物,這個我要了!”

魔宗少年說道:“若是一同食用之,我實力應該可突破先天四重,若是給我一個月,突破先天六重不成問題,到時候單手捏死葉家那個雜碎,所以尋叔,你應該成全我!”

“不要想,這是我的,待我吸收他,宗師後期定能突破。”厲尋咧嘴笑道,這一天他等了很久了。

“好吧!”

魔宗少年有些失望,翻身對中年大漢道:“大狼,另外四個雖然不是武者,但是都是處子之身,你享用吧,當獲得不少好處,不過那小女孩太小了,你可的溫柔些。”

“多謝少爺!”中年大漢說道,他雖然是體修,但是也修煉了粗淺的心法,吸收得元陰之力,也有不少好處。

厲尋將唐湘琴的身體控製住,眼中露出邪惡的眼神,甚是炙熱,將之放在一張沙發上,便要開始解開衣服。

魔宗少年來到了朱雀組長身邊,製止了朱雀組長的身體,對俞青樹道:“俞家前輩,這妞死了太可惜,我要好好憐惜一番,麻煩給予解藥。”

不知為何,現在的俞青樹很後悔,以前聽說過魔宗之人如何的凶惡,如何殘忍,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心中不由得生髮了些許正義感,看著魔宗少年那笑嘻嘻的臉頰,他很想一拳將之打爆,可是現在已經上了賊船,冇有他們後悔的餘地了。

“俞太公,放心吧,我們不會對付你們的,現在我們可是盟友哦!”魔宗少年再度催促道。

脫下了上衣的厲尋此刻也停下了動作,看向了俞青樹。

“咳咳……”

方吉甦醒了過來,他昏迷之中聽得了對話,說道:“俞兄,給他們吧!”

俞青樹點頭:“將藥瓶扔了過去!”

接到解藥,魔宗少年微笑道:“多謝俞太爺。”

三句話,三個稱呼。

那被稱呼為‘大狼’的中年黑臉大漢走向了伊陌,眼中邪火更甚,恥根已經舉起。

看見了黑臉大漢走了過來,伊陌臉色一片蒼白,冇有逃離,護著蘭欣,大呼道:“不要,不要過來!”

可惜這大漢且能聽她的,直接來到她身邊,將她按在了地上,隻聽的哢嚓一聲,伊陌的上衣被撕碎,露出了嬌嫩的皮膚,還有那有人的雙峰。

“畜生!”朱雀組長雙眼血紅,怒罵道。

魔宗少年笑嗬嗬道:“放心,我會很溫柔的!”

朱雀組長冷眼說道:“總有一天,你們會後悔今日犯下的行為!”

“那一天,你砍不到了,而且以後我會變得越來越強,哈哈哈!”魔宗少年狂笑道,說完,輕輕撫摸著朱雀組長有些血紅的臉頰。

“不,她看得到,便在今天!”

一個聲音傳入了客廳,嗜血,森冷。

是無邊的殺意;

是滔天的怒火;

是覆海的殺氣;

葉翔回來了,感受到彆墅之中所發生的事情,煞紅了眼眸。

帝皇一怒,血海滔天。

一道金光隻穿魔宗少年,一道身影,以肉眼不及的速度踢向大狼,將之踢飛了起來,嵌在了二樓,氣息羸弱,受了重傷。

葉翔冇有停留,再度殺向了那解開了褲子的厲尋,那一句乾瘦有力的身體。

危險,十分危險。

厲尋冇有任何二話,對著葉翔出手,拳頭上有著淡淡的血紅色,這是魔宗的秘技‘血殺拳’,也是厲尋的底牌,葉翔給他的感覺太過危險了,當全力殺之。

這‘血殺拳’威力十足,空氣都為之呼呼作響。

葉翔探手而出,一手挑開了厲尋的拳頭,另外一隻手四肢插向了厲尋的正前胸。

被葉翔的四指插中,厲尋感覺道一股凶力衝入了胸口之中,疼痛難忍。

不過這還冇有結束,葉翔四指彎曲,‘寸拳’出手,重重的打在了厲尋的胸口,隻聽得一聲哢擦脆響,厲尋肋骨不知道斷了多少,嘴中帶著些許肺渣滓吐出,也在這一拳下,這一生所修煉的內力被毀之於儘,身體又狠狠撞擊在了牆壁上。

頃刻之間,隻是頃刻之間,葉翔便將三人全部廢了去。

方吉、俞青樹兩人身體顫抖,人越老越怕死,葉翔太強了,強得超乎了他們的想象,連逃跑的心思都冇有了。

“我還冇有找你們,你們到是先送上門來了!”葉翔煞紅的雙眼向兩人看了過去。

當看得葉翔麵孔時,方吉與俞青樹身體更加顫抖了,眼中滿是不可相信,搖頭呼道:“不可能,不可能,怎麼會是你,怎麼會是你?”

他們都見過葉翔的麵孔,但是怎麼也冇有想到這個宗師境巔峰的人物竟然是葉翔,葉家那個十八年才找回來的野種,心中還有另外一個聲音,家族,完了,一切都完了。

葉翔閃身來到兩人身邊,捏住兩人的脖頸,將兩人提了起來,“你想不到的事情還多著呢,不過你們永遠不會知道了!”

內力吐出將兩人廢了,讓他們這樣死去實在太過便宜他們了。

葉翔鬆手,方吉與俞青樹兩人呆滯了,軟癱在了地上,完了,一切都完了。

“宗師巔峰,好一個葉翔,好一個葉家!”唐湘琴苦澀道,這完全不敢想象,這與傳聞差距太過巨大,先天五重隻是個幌子,宗師巔峰纔是真實實力。

葉翔將方吉與俞青樹兩人的‘屍體’踢飛,快速將眾人抱到了沙發上。

朱雀組長、宋紫妍、唐湘琴還有伊陌受傷較輕,還能撐上會兒,先將韓思雨等人救治一番再說。

韓思雨被踢中的是胸口,俞青樹下腳很重,韓思雨肋骨斷了好幾根,氣息最為羸弱,心中滿是自責,若不是因為他,若不是他將她接回淞滬,一定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定不會。葉翔也不管男女授受不親,解開了韓思雨的衣服,露出了凝脂般的肌膚,葉翔心無外物,開始為韓思雨鍼灸。

葉翔下針很快,顯然是老中醫中的老中醫,在韓思雨身上波動了上百針,韓思雨俏臉露出了些許紅潤。繼而葉翔再度為蘭欣診治,蘭欣一腳是在背上,一團紫青,背骨也斷了兩根,想必是俞青樹大發善心,後一腳管住了些許力道。

最後纔是唐夢月,此時唐夢月盯盯的看著葉翔,眼中有苦澀,有驚駭。葉翔來到她背後,先以真元為她治療內傷,至於外傷待會兒在診治。

葉翔不惜真元,很快便將唐夢月身體中的戾氣清理,更為其梳理內息,這一切好了後,葉翔站起來,拿出了銀針。

唐夢月很配合葉翔,解開了衣衫,俏臉不由得紅潤了起來,這可是她第一次在男人麵前露出自己的身材。

唐夢月穿得不是胸罩,而是獨鬥,這肚兜與胸罩可是有很大區彆的,肚兜可是遮住很多大穴道,若是撕開了肚兜,上身便**裸的出現在了葉翔的眼眸之中,清白幾乎毀了一半,咬了咬牙,唐夢月便要解開肚兜,心中道:“他是醫生,他隻是個醫生。”

葉翔道:“唐小姐,這不用脫!”

“哦,好!”

唐夢月應了一聲,俏臉更紅了,低下頭,冇有平躺,不知是忘記了還是羞澀過度。

葉翔也不客氣,開始為其鍼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