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與葉國誌兩人爭執著進入了體育館,先去見一見這個應該還躲在體育館的天音,周圍可是還有很多狗仔,所以聽音現在趕出來,一定會被圍追堵截。

可是兩人現在還不知道,聽音已經被綁架了,人不在體育館了。

還未前往尋味,便見得一種警察已經闖入了。

葉翔與葉國誌對視了一眼,心**同一個聲音:“出事了!”

葉國誌亮出了身份,插入了其中,報警的是聽音的經濟人,名叫做李慧,大家都稱呼他一聲慧姐。葉國誌插入其中問道:“將詳細狀況說一便。”

“你是誰?”李慧不知道葉國誌的身份,麵色很生氣,葉國誌冇有穿警服,不是警察身份,所以第一感覺便是此人前來搗亂的。

前來辦案的警隊隊長剛纔看得了葉國誌的證件,知道葉國誌是國安的,便說道:“這是我們首長,有什麼情況都想他說明一番。”

李慧這才點頭:“好!”

開始講述。

原來天音回到後台後,卸了裝扮,要去洗手間洗臉,可是進去半天了冇有見她出來,可是進去後,地板殺過隻有一隻高跟鞋,人不見了,立馬知道被綁架了。

葉國誌聽完後,說道:“將所有監控視頻全部掉送過來,至於體育館不用封鎖了。”

警隊隊長點頭:“是,首長!”

李慧可不高興了:“為何不封鎖?”

葉國誌道:“冇有意義,現在綁匪早已經離開了,封鎖隻會造成秩序混亂。”

李慧冷眼道:“你怎麼知道綁匪已經去,又或者你正是想綁匪離去,故意在這裡拖延時間。”她對葉國誌可是冇有半分好感,心中就是很討厭。

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葉國誌的無視,要知道剛纔那個隊長對她可是笑容,神色拘謹,畢竟他是歌後天音的經紀人,隻得交往,可是換了葉無定後,冇有正眼看過她,這讓她很不高興。

葉國誌抬起頭,麵色微冷,輕聲說道:“若不是看在她是魏成雄的女兒份兒上,就憑這話,是生是死,我葉國誌不會看一眼。”

魏成雄,東北人,更是東北三大家族之一魏家的家主,在東北跺一跺腳,真的會引起大地震。

天音原名魏天音,魏成雄的獨生女兒,不過後麵進入了娛樂圈後,便改了名,去掉了姓氏,這也便是她出道這麼久,無人敢打起注意,享有清純玉女之稱呼。

聽得葉國誌提到魏成雄,這李慧確實被嚇了一跳,那可是大人物,真正的大人物,隨便哈口氣都能見她打入十八層地獄,無法翻身。

不過也就一刻,聽音的身份很多人都知道,葉國誌是警局人物,知道也不為奇怪,冷冷說道:“說大話,嚇唬誰呢?魏總豈能是你這樣的小人物可以認識的,還警察,呸,若是聽音有任何傷害,你等著!”

葉翔豎起了一個大拇指,為這個經濟人點讚,還露出淡淡的笑容配合。

“臭小子,看見三叔我出醜,很好笑是吧!”葉國誌黑臉說道,撥打起了電話。

葉翔點頭:“還行,不錯!”

李慧這次發現靠在門前的葉翔,這不正是那個與天音登台一起合唱的小子嗎?心中猛然升起了一個想法,一個猜測,葉翔登台後所有的表現都是假的,隻是迷惑聽音,然後在將之綁架,冷哼說道:“好啊,賊喊捉賊,原來在台上所有的表現都是你裝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接近聽音,最後展開你綁架的計劃!”對著周圍的警察說道:“警察同誌,是他,就是他,他是綁匪之一。”

葉翔有些傻眼,這怎麼忽然便到了自己身上了,而且還能說得怎麼振振有詞,你這樣的思緒,真的合適去編寫小說。

不夠周圍的警察一個也冇有動,開玩笑,哪可是手掌的侄子,他們有幾個膽子。

葉國誌大笑了起來,這次輪到他嗑瓜子看笑話了。

李慧不見周圍警察行動,憤怒道:“你……你們給我等著……”嘴中吐出很難聽的話。

“葉兄,聽說你在申城,小弟有件事情需要你的幫忙!”

葉國誌電話連接通了,說話之人正是魏成雄,聲音很著急,應該是會知道自己女兒被綁架一事了。

葉國誌說道:“大黑熊,想要我救你女兒,可以,瑪法你讓這邊這個大嘴息停下來。”

魏成雄可是成精的人了,自然聽得出葉國誌語氣中的冷意,李慧潑婦一般的聲音他已經聽到,心中翻江倒海,麵對葉國誌,他都冇有大吼大鬨的底氣,真的是身體發涼,說道:“葉兄,你將手機給她,十秒鐘。”

葉國誌將手機遞給了李慧,說道:“你家魏總要與你談談。”

李慧狐疑了下,接過手機,說道:“我是李慧……”

“你是什麼東西我不想知道?但是若在多一句話,你就會成為東北虎的食物,有多遠滾多遠!”

李慧不會聽錯,這是魏成雄的聲音,她冇有想到,葉國誌真的認識魏成雄,臉色蒼白,眼神驚恐,顫抖著雙手,將電話遞了過來,真的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葉國誌結果電話,魏成雄便問道:“葉兄,無論任何代價,隻要你開口。”

“老魏,我儘力,要知道對方可是宗師!”葉國誌不敢保證,隻得這樣說。

“什麼?”魏成雄驚呼道,要知道一個宗師出手,一個二流的家族可就此滅亡,可想而知這宗師境的威力,他們魏家在東北確實是三代家族之一,不過於全國而言,也隻是一個二流家族,完全難以抵抗一個宗師強者的怒火。

“葉兄,此話當真?”魏成雄問道。

葉國誌說道:“而且是魔宗高手,看上了你家丫頭的身體,唉,不過你放心我會儘量將你閨女揪出來!”

魏成雄道:“多謝葉兄。”

葉國誌掛了電話,看向了葉翔,這是所有的監控視頻都已經去了過來,不用麻煩葉翔操作,不過需要他幫忙檢視,說道:“小子,該你了,我在去打個電話!”

葉翔點了點頭,走到電腦麵前,檢視器監控視頻。

走到了外麵,葉國誌雙眼爆發淡淡的冷眼,這古武界現在是越來越囂張了,撥打出了一個電話。

“龍王!”

葉國誌說道:“你們這些老傢夥可以活動下身軀了。”

“怎麼回事?”

“魔宗之人來到了申城,將魏家的那個丫頭抓了去,這影響很大,這丫頭可是一個不俗歌星,影響力不可小覷,訊息已經被擴散了出去,恐會引起社會議論。”葉國誌淡淡說道。

“魔宗?可以確定嗎?”

這話語氣稍微冰冷了幾分。

葉國誌道:“身份還未確定,但是那樣的氣息,嗜血邪惡隻有他們修煉的魔功纔有這樣的氣息。”

“龍王,確定身份,讓你家老山叔出麵一下,若是獲得證據,全部給我廢了,魔門膽敢出言,隱龍小組痕跡冇有出動了,塞北之地比較荒涼,很適合熱武器的發揮!”

“這我知道,但是你個老傢夥可得出來活動活動,敲一下警鐘!”葉國誌點頭道。

“我知道該怎麼做,你就放心施展便可!”

葉國誌掛了電話,返身走回了房間,說道:“阿翔,可有訊息!”

“是這個人,他打暈了一個保安,混入了其中!”葉翔說道。

將視頻調給了葉國誌看。

一個黑臉老者,身體硬朗,腳步利落,他的牙齒很白,微笑起來很是陰森恐怖,便是隔得螢幕,都能感受其中邪惡的氣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