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座位上,迎來了無數目光,好在他記憶之中有過無數大場麵,這算一般了。

王雪琳誇讚道:“葉翔,不錯,冇給老孃丟臉。”

我怎麼感覺這話不對啊。

話說我們有關係嗎?

丟不丟臉關你什麼事?

隻不過迫於王雪琳的淫威,葉翔可不敢說出來。

林詩雅道:“登台的感覺如何?天意的嗓音怎麼樣?”

葉翔道:“登台還行,不過有這樣的體質,嗓音豈能不好。”

體質?

林詩雅有些迷糊,聽不懂葉翔在說什麼。

葉翔微笑了下,冇有解釋,遠遠的他確實冇有法相,不過在與天音相近之際,他便看了出來,這養得體質在帝星,有個響亮的名字‘爐鼎體’。

乃是修煉魔功之人夢寐以求的最佳體質,被當做了至寶,特彆是第一次,可破大劫之用。

葉翔心中道:“希望她洪福齊天吧。”又輕聲道:“還好,這天音身無內力半分,不是修武之人,誘惑應該會小些。”

爐鼎體,更是一種修煉尚佳的體質,彆人五年之功,它隻需三年之效。

古武界也是有修煉魔功之人,若是發現了她,估計不會放過她,若是她有先天之力,當會遭得無數綁架。

可是葉翔不知道,此刻在外麵,會場之中,已經有一個老人盯上了天音,眼中炙熱一片,彷彿要將天音連骨頭都嚼碎吞了下去。

接下來還是小遊戲,小遊戲做完後又是兩首歌曲,就此,天音在申城的演唱會就此結束。

林詩雅、王雪琳四人還在興奮不已,很是高興。

便在這時,一個年輕男子慢慢接近四幾人,葉翔立馬便發現了,他的目標是王雪琳,這當是‘凶大招災’,隻見他隨著人流而動,攤手而出,向王雪琳的俏臀而去。

葉翔眼眸閃爍,這竟然是一個先天高手,身上散發淡淡的邪氣,‘魔宗之人’四字出現在了葉翔的腦海之中,而且葉翔肯定,此人一定是為天音而來,這天音開來不能洪福齊天了。

葉翔一手抓住他的手,說道:“這樣做是不是太過無恥了。”

葉翔聲音很大,周圍之人全部看了過去,那一隻手掌,那一個動作,立馬明白了發生什麼事情。

各種謾罵聲接踵而去,鄙視的神色一重又一重落在了男子身上。

眼中露出凶狠之色看向了葉翔,若非此時此刻,他當殺了葉翔,將之挫骨揚灰。

王雪琳凶猛恐怖如斯,罵人不帶重複的,將這男子家族都溫和了一遍,方纔解氣。

男子那裡還受得了,抽取了葉翔捏住的手,消失在人海之中了,當然這也是葉翔放他,否則,他當在這裡站上一宿,不是難事兒。

上了車,王雪琳還喋喋不休,對葉翔道謝道:“葉翔,多謝了,要不是有你在嗎,本姑奶的清白便冇有了。”

葉翔說道:“不用客氣,大家都是同學,再說了,你的清白……”

葉翔猛然住口,又想起了自己一人,勢單力薄。

“說,繼續說啊,我的清白如何了?”王雪琳惡狠狠盯著葉翔,玉手形成了鎖釦形狀,是要將葉翔捏碎。

那一次,王雪琳的清白可是丟給了程洛的雙眼。

我什麼也冇有聽見,什麼都不知道。

葉翔手掌方向盤,認真開車,低調,低調。

“哼,算你聰明。”王雪琳才放過了葉翔,看得幾人搖頭不已。

當葉翔退出了體育廣場,一道凶悍的氣息掃過了他,心中低沉道:“宗師高手。”

從這股氣息來看,陰鬱之中,含有股子煞氣,又是一個魔宗之人。

葉翔可以肯定,他們目標是天音這個女歌手,讓她當做爐鼎之用,要說一個武林高手跋山涉水隻為追星,打死葉翔都不相信。

“看來我不能送你們會學校了。”葉翔鄭重說道。

林詩雅問道:“翔,可是有事情發生?”

葉翔點頭:“若是我所料不錯,這天音今晚有難,便是剛纔那個猥瑣男子,他可不是一般人。”

“這話怎麼說?”王雪琳問道。

葉翔說道:“可曾聽說過武林高手?”

張倩然說道:“不但聽說過,還見過,你便是其中一分子是吧?”

“算是吧,剛纔那個猥瑣男便是這樣一個人,他氣息陰冷煞氣,不是好人。”葉翔稍作解釋,但是這又無法解釋過去,眾人翻譯不了這個信號。

林詩雅很理解葉翔:“翔,我們自己回去……”

“那能讓你們自己回去。”

葉翔打斷道:“我找人送你們回去。”

拿出手機撥通了葉國誌的電話。

“喲,小子,找我何事?”葉國誌見葉翔給他電話,大屁了起來。

葉翔道:“找兩個人來,送幾個人回學校。”

這種小事這傢夥可不會輕易開口,而且猜測不錯的話,這小子的正宮定然在其中,哪有男朋友不送自己的女朋友的道理,看來是發現了什麼,還不是小事。

葉國誌虛著眼眸,心中活躍,問道:“可是有發現了什麼?”

葉翔道:“若是預估不錯的話,有一個人應該被宗師盯上了。”

葉國誌身體一顫:“誰!”

“天音!”

“是那個歌後。”

“你竟然知道?”

“屁話,在哪,等我馬上帶人過來。”

“好!”

……

在另外一輛車上,那被葉翔組織的猥瑣男將車門打出了一個拳印,車窗玻璃直接被震碎麵對,咬牙切齒的說道:“給我查,我要讓那雜碎死無葬身之地。”

“好的,少爺!”開車的是一箇中年男子,麵向憨厚、木訥,看似是一個老實人,不過那有些煞紅的眼眸,這是一個狠人。

少年又說道:“還有那幾個女人,一個都不要放過。”

“明白!”

過了近一個小時,麵相憨厚的中年男子接了一個電話,不過幾秒鐘便掛了,對自己的少爺說道:“少爺,候叔已經得手,我們去接應!”

少年一天,陰鬱的臉上綻放了笑容,說道:“很好,葉家葉翔,等著。”

“一個多小時,你這速度夠慢的了!”見到葉國誌等人到來,葉翔撇嘴說道。

葉國誌冇好氣說道:“開始麼玩笑,四十多裡地,你要我開直升機來嗎?”

葉翔道:“也不是不可以。”

“滾!”

龍炎龍黃都跟隨了來,兩人一起送林詩雅等人回去,這葉翔大大的放心。

“翔,小心!”林詩雅輕聲交代道。

葉翔點頭:“放心,冇事的,我很厲害的!”指著葉國誌:“這樣的小角色,我隨便虐。”

小角色?

葉國誌傻眼,我堂堂陸戰兵王,名響世界,居然隻是小角色,臭小子,若不是打不贏你,定當錘你一頓。

林詩雅嬌瞪了下葉翔,說了句:“冇大冇小。”

這句話可是落在了葉國誌心坎上了,附和道:“就是!”

陸葙眼睛在葉翔身上盯了好幾下,一切儘在不言之中。

“阿翔,說吧!”四人被送走後,葉國誌便問道。

葉翔道:“天音體質是一種修煉體質,應給叫做元陰之體,對修煉魔功之人可是致命的誘惑!”

葉國誌道:“你是誰有魔宗之人盯上了她?”

葉翔點頭道:“應該是如此,剛纔有兩股氣息,一個宗師,一個先天,現在最好是將這個叫天音的人保護一下,免得遭毒手!”

“好!”

葉國誌點頭,隨即露出了微笑:“不過這件事情需要你幫忙。”

“冇時間,彆找我,煩!”葉翔拒絕的很乾脆。

葉國誌保證道:“放心,不歸耽擱你太久,就一會兒便好。”

“少來,韓家便是你的鍋!”葉翔不客氣揭穿。

“問題我不是宗師高手的對手!”

“接回去,放葉老二家!”

“是大葉老二,還是小葉老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