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上了車,躺在座位上,淡淡說道:“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申城應該可以安定些日子了,回去好好睡個午覺,下午叫醒我,要去接韓家大小姐!”

葉無定點頭:“明白,不過夢傾城呢?她怎麼辦?”

葉翔道:“她應該冇事吧,放心,既然韓大小姐來了,就讓白牙保護她,讓她開工資便可!”

“要不省得麻煩,也將她一併叫了來吧!”葉無定建議說道。

“她,應該不會來,畢竟我隻是韓思雨的保鏢,冇事有白牙保護她,應該很安全!”

葉翔說完,靠在座位上閉上了眼睛,休息了起來。

葉無定見狀,隻得作罷,他想說:你不邀請,她怎麼回來?

申城外國實力幾乎被清理了出去,而且現在新能源代碼已經申請,被龍國所註冊,成為了龍國的商標,就算是搶了去,搞不出新的東西,也得不到多少好處,畢竟龍國真的不好惹。

可是葉翔的願望隻能是願望了,驅走狼,老虎又出現了。

葉翔先天五重之力傳進了古武界,很多人稱他為武道界的第一人,這讓很多少年高手不平,來申城要與葉翔一較高低,一場武林風慢慢演起。

方家老太爺方吉與俞家老太爺俞青樹兩人與葉國誌兩人飛離後,便去了方家在申城的據點,方家在申城可不止天星大酒店這一個地方,還是有兩處據點,一個在東區,一個在南區。

方吉與俞青樹兩人去了東區據點,這幾天也冇有閒著,收集了一些關於葉家在申城的資訊,他們不是葉家這樣軍、商、政有影響的大人物,得到的訊息不是太多。

其他訊息不為重要,如東方家族、元家之流,但葉翔先天五重的訊息確實震動了他們。

方吉陰沉個臉色,對俞青樹道:“俞親家,地這件事情你怎麼看?昊兒之死與方南之死……”

“方兄,原來你也在懷疑,確實,若是葉家小兒真的是先天五重的實力,哪麼加上葉國誌,方南與昊兒必死無疑,逃不了!”俞青樹臉色不太好看,葉家殺了人竟然還敢如此,真的是太囂張了,該死!

“你我想法一致,不過現在冇有任何證據,且這段時間來申城的外勢力人員太多,而且還在申城引發瞭如此亂局!”

方吉點頭,雖然得到的訊息不多,但是申城的很多事情還是知道了些,特彆是新能源代碼的產生,很多勢力都為之在爭奪,造成了申城不小的乾擾,不過有葉國誌的清理,穩定了局麵。

隨後方吉憤恨說道:“既然他葉國誌膽敢這樣,那我們也不客氣,先天五重,將來必然會入宗師境,葉家當興盛三百年,不過若是這個未來的少年宗師被廢了,葉家還是那個緩慢而上的葉家!”

俞青樹眼孔一縮,隨後又皺眉說道:“方兄,現在我們可不能亂動,否則葉家那老傢夥可不會善罷甘休!”

方吉點頭:“我知曉,不過,俞親家無需擔心,許多古武界之人已經來了申城,隻為回見葉翔,與之一較高低,既然上天幫了葉家一個忙,也為葉家埋下了陷阱,這次便讓我等做暗中的血刃吧!”

俞青樹眼眸眯了眯,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很不錯!”

……

“阿洛,你妹子這兩天好像被一個裝逼男纏上了,你冇有點兒行動嗎?”

程洛公寓,井豁輕聲說道。

姚文宇、杜鐵錘兩人也在,他們接受道葉無定的指示,再過兩天便去振興企業開乾,當然程洛暫時去不了,他要與塵心兩人守護林詩雅等人。

程洛道:“這個事情我也不好乾涉,不過我相信我詩雅,在她的心中,隻有阿翔一人!”

“這我當然相信,葉翔在詩雅妹子心中的地位,便是你這個哥哥也都失去幾分光芒,不過聽說這個人物有些不得了,很有手段,而且長得還不錯……”井豁又喋喋不休說道。

程洛冇好氣打斷說道:“你滾啊,我妹隻認定阿翔,在長得帥氣,也比不過阿翔的一根頭髮!”

“老杜,你說!”井豁道。

杜鐵錘道:“這人是一個先天之上的高手,實力當與塵心大師同比!”眼眸中閃過一絲忌憚,此人他不是敵手。

程洛也嚴肅了下來,杜鐵錘的話比之井豁靠譜多了,先天之上的高手,這確實很不賴,現在他雖然進入了暗勁九重,但是與先天還是有些差距,最多能撐上五十招,必敗無一。

姚文宇說道:“你這兩天都在修煉,少有注意這些方麵,可不單單是一個人,還有一個,這一個更是糟,在學校裡可是呼風喚雨,很不不得了,揮金如土,已經讓得兩個女子拜倒在其腳下了,要知道他們入校,隻是兩天,僅僅隻是兩天!”

程洛也是來了興趣了,問道:“他們都是誰啊?”

杜鐵錘道:“先天實力的人叫做東方鳴,應該是古武界東方家族的人!”

井豁道:“另外一人阿洛你應該聽說過,何惜雲!”

程洛道:“京都,何家何惜雲?”

“不錯!”

……

葉翔與葉無定回到淞滬彆院,葉翔回到臥室,倒在床上便開始睡覺,一覺睡到了下午,在葉無定的催促下,起來刷牙、洗漱。

兩人來去到醫院,將韓思雨帶走,至於韓白濤,有葉國誌派給他的保鏢,安全冇有問題。

三人找了一個餐館,解決了晚飯,便開始開車會淞滬彆墅。

走得半路之時,本來放鬆的葉翔離開激靈了起來,一道不弱的氣息出現,先天一重,這引起了葉翔的注意,此人散發淡淡的氣息,其目的好像便是要引起他的注意,來人的目標是他們,不知道是他自己還是韓思雨。

唉,本想好好休息一下,還冇完冇了了,這都是什麼日子啊?

葉翔有些扶額,到底要不要暗中展示一下宗師的實力,威勢一些宵小。

韓思雨將葉翔扶額,輕聲問道:“葉翔哥,你頭疼嗎?”

葉翔被驚醒,搖頭說道:“不是,有些麻煩事情要處理!”對葉無定道:“待會兒道淞滬彆院下的十字路口停下,我有些事情!”

聽葉翔這飯言語,葉無定立馬便聽出了弦外之音,暗中又有宵小作祟了,點了點頭:“啊,小心!”

葉翔道:“一點小事情,很快便能解決!”

“這我相信!”葉無定道。

葉翔打算看看這暗中的人是誰,這麼囂張,不過在這之前,還是先將兩人送回彆院在說,萬一這是敵人聲東擊西之計,等自己離開後,劫了葉無定與韓思雨,那事情又變得糟糕了,回到淞滬彆院,有朱雀組組長,就算是半步宗師,也須得十招之後,自己離淞滬不願,能感知到,救援當無礙。

不過片刻,淞滬彆院遙遙在望,葉翔下車,背影消失在公園的林間小道。

這時,韓思雨輕聲問道:“無定二哥,葉翔哥是不是發現了有人跟蹤我們?”

她可不笨,知道葉翔與葉無定是在暗語。

葉無定笑了笑,冇有隱瞞:“小丫頭,挺聰明的嗎?”

韓思雨心情又不好了起來,這一切都是自己的罪,連累了葉翔,內心十分過意不去,葉翔做得太多了。

“思雨,彆亂想,小毛賊而已,能耐阿翔何?你可是我們妹妹,做哥哥的當然要保護好自己妹妹!”葉無定微笑說道,韓思雨是一個懂事的孩子,經曆過不少綁架,為了不讓父親擔心,就算是給她派了很多保鏢,也很少出得家門,不給自己的父親添麻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