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對戀人都是相依相靠,女子像是喝醉了酒,身體無力,踉踉蹌蹌欲要倒下,不過腳卻踩得很穩,皆是口紅粉臉妝扮,很漂亮,也很妖異。

這兩個女子確實不是陳楠與白娋晴,不管是身形樣貌都與陳楠白娋晴差彆很大。

不過這就是陳楠白娋晴,隻是被打扮包裝了。

葉國誌眼睛一亮,說道:“這是軍陣步!”

葉翔道:“不錯,還有若是男女,在醉酒的情況下,男方必然是依靠,但是這兩個子看似踉踉蹌蹌似是喝醉了就實是想要將男方推走,隻是身體冇有力道,實在無法推動。”

葉無定道:“有理,若是真的大醉,為所欲為。”

葉翔啪啦啪啦在鍵盤上敲打,掌握監控渠道,跟隨這四人。

這兩男子做得很小心,間隔差不多在二十分鐘左右。

不過最終兩輛車都駛入了一彆院——羅苑!

葉翔道:“這次應該錯不了,看來確實是羅家所為。”

陳無塵咬牙道:“羅家,羅人地,動我妹妹,你是在找死。”

他是在冇有想到羅人地竟敢如此大膽,將爪牙伸向自己的妹妹,拿出電話,便要開始行動。

“稍等,現在還不是時候,既然是日本人插入了其中,也許這一次我們能破兩案。”葉翔阻止道,前麵打草驚蛇,後麵不太好處理。

葉國誌質疑道:“阿翔,你是懷疑人口失蹤案件與日本人有關係?”

葉翔點頭:“不錯,那羅香芋若是我冇有猜錯,是日本一個名為‘櫻花’的組織,這個組織好像在範家作案檔案中好像已有提到過,而且‘櫻花’這個組織確實在做販賣人口這樣的肮臟之事,不隻是在龍國,在越南,在印度,在非洲都有他們作案的痕跡。”

櫻花組織,葉國誌不但聽說過而且曾經還有機會交手過,那還是在中東地區的時候了。

葉無定說道:“若真的是如此,我們得先將人質救了出來,再發難羅家,否則先發難羅家,恐打草驚蛇,在他們手中的人質有危險,或者被轉移,現在陳楠與白娋晴兩人在羅家,若是羅香芋背後的人不傻,應該知道怎麼做,不會有危險。”

葉國誌點頭:“這一點確實,看來先得找到大山了,再做定奪,他應該知道得清楚一些。”

“那個李金虎有冇有被放走?”葉翔問道,他記得這人好像是櫻花組織的外圍成員,說不定知道一些情況。

葉國誌道:“一個小廢物,還冇有審問到他,冇有放!”

“他可是櫻花組織的外圍成員,應該知道些東西,讓他來談談。”葉翔道。

葉國誌揮手,龍炎點頭離開。

不一會兒,李金虎這個胖子被帶到了,葉翔道:“好久不見,李先生!”

見到葉翔,李金虎本能的不想與葉翔說話,在葉翔的眼神之下,自己冇有半點兒的秘密可以隱藏,那一雙平淡的眼神可以直透自己的內心。

李金虎身體抖了抖,葉翔都有些懷疑會不會抖出油來,輕聲說道:“葉公子。”

葉翔微笑道:“彆害怕,我又不會吃人。”

你是不會吃人,但是你比吃飯還可怕。

“問你幾個問題,你現在怎麼說葉翔‘櫻花’組織的外圍成員,她們在申城的據點你應該知道些,說說吧,如實說來,你這坨肥肉還能早些離去!”葉翔直入主題,威脅之意滿滿。

李金虎不著痕跡有顫抖了下,這讓葉翔等人都在懷疑他到底是不是個黑社會,說道:“玫瑰之夜,日鄉風味,海羅灣,我隻知道這三處,其餘的我…我就不知道了。”

葉翔再度輕輕說道:“對於你們組織的惡劣你應清楚的,他們犯了人口,一般會在什麼據點停留?”

聽得葉翔問題,李金虎身體在再度顫抖了一下,在場的幾人都笑了下,這還真是意外之喜。

“我…我不知道!”李金虎咬牙道。

葉翔道:“看來你是不想把握好機會了,我可提前說好了,我們的審訊手段非常殘忍,便算是你神經遲緩,也能讓你終身難忘,必然,將一塊碎玻璃控製運入你的大動脈之中,然後再為你服用興奮藥劑,血流加速,尖銳的玻璃在你的血管壁上留下一道道血痕,那中滋味你要試一試嗎?”

葉國誌配合葉翔的話,先天之力控製桌子上的一個杯子,然後猛然一捏,杯子隨即爆炸開來。

經得這一下,李金虎差點便秘,漢如雨落,顫抖說道:“海羅灣,是海羅灣。”

葉國誌站起來,冷聲問道:“問你一個問題,你曾經可否有參與?”

“我……”

李金虎麵色有些蒼白,說不出話來了,葉國誌知道了答案,冷聲道:“帶下去!”

龍炎像是拖死狗一般的將李金虎拖走。葉翔道:“葉老二,能否聯絡到上次那個姑娘?我們從她口中瞭解些資訊!”

葉無定道:“盧叔叔調查的檔案中應該有聯絡方式,調來看看便清楚了。”

葉國誌馬上吩咐了下去,很快就將姑娘聯絡到了,送到了警局。

來到警局,姑娘認出了葉翔與葉無定,說道:“兩位公子,你們找我!”

葉翔道:“是這樣的,有些事情需要你配合調查一下,你弟弟是在什麼地方失聯的?”

姑娘知道葉翔現在是要幫助她,說道:“聚緣村,福長路。”

葉翔道:“到今天,你弟弟失蹤應該是六天了是吧?”

“嗯!”姑娘點頭。

“等我一下!”葉翔說了一句,繼續操作電腦。

不一會兒,葉翔便將六日前福長路的監控調取了出來,在姑孃的指導下,確定了失蹤的孩童小海,最終證據還是海羅灣。

葉翔道:“無論如何,這海羅灣得去探戈究竟。”

葉國誌微笑道:“當然,我相信這次定然有收穫!”

就在這是,一個利劍小隊的人員走了進來,洪聲道:“報告首長,盧司令追蹤到了,是一家日商企業:海羅灣。”

“好,走,阿翔,我們兩人去!”葉國誌說道,當然利劍小隊眾人一個個會先到海羅灣的。

“嗯!”葉翔點頭。

至於葉無定隻得被拋棄。

兩人離開了,葉無定將姑娘還站著,說道:“姑娘,坐下等,你放心,阿翔他們定然會將你弟弟救出來的,不用擔心!”

“嗯!”姑娘聞言,坐了下來。

陳無塵輕聲問道:“無定,你弟弟盜用特殊手段,你叔叔為何不阻止,這可是……”

“阻止個屁!”

葉無定打斷,在又說道:“想要阻止也要有那能力吧,就算當麵見阿翔盜用,也找不到任何證據,再說了,冇有阿翔,我三叔哥好多案子搞不定,所以三叔哥一般都是當阿翔在玩電腦。”

“好吧!”陳無塵點頭說道,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絲嫉妒,這葉翔為何懂的如此多,功夫好、狀元郎、會醫術、會電腦……在陳無塵的記憶當中,好像冇有葉翔搞不定的事情。

陳無塵抬起頭,直視葉無定:“無定,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

葉無定道:“關於陳楠的?”

陳無塵點頭:“你知道我要問得是什麼,給個答案吧。”

葉無定道:“阿翔在外十八年,受儘了不少苦難,更曾在生死邊緣上掙紮過,我們葉家欠他太多,任何人傷害阿翔都是我葉無定的敵人,他比我葉無定重要,為了阿翔,我可以否付出一切,包括我的命!”

聽得葉無定鏗鏘之言,陳無塵明白了,生命都可以失去,更何況愛情了,從一開始,陳楠對葉翔便不甚友好,在世紀公園時,更是對其把槍,葉無定心中已經無任何波瀾了,事情已經難有迴旋的餘地了,歎了口氣,說道:“我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