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楠又詢問了幾個問題,然後兩兄妹不動聲色告饒了張新,走了出來。

“妹子,可以確定這羅香芋確實有問題了,也許她不是真正的羅香芋。”陳無塵心中有些感激葉無定。

陳楠臉色有些陰沉道:“不是也許,她確實不是真正的羅香芋,羅香芋的真實年齡是二十四歲,身高164厘米,應該不會再長了,而我們所認知的羅香芋身高170左右,可以斷定她不是真正的羅香芋。”

陳無塵道:“有兩種可能,一是羅香芋被綁架了;二是羅香芋已經遇害。”

陳楠道:“申城一年走失的人口數百起,無緣無故的消失,無緣無故的死亡,不管是綁架還是死亡,這都與這個假的羅香芋有著不可隔斷的某種聯絡,也許她背後便是人販子集團。”

陳無塵點頭,不管那一種情況,他們都不能放過此女子,說道:“不過,憑我們兩人的力量還不夠。”

陳楠說道:“這放心,待會兒我們去找白娋晴姐姐,她會幫助我們的。”

兩人還算知道什麼叫做打草驚蛇,既然這假的羅香芋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辦了假身份證,那麼手段應該不乾淨,還是小心為妙,免得出現差錯。

“抱歉,糜董,葉翔之過,睡得太死。”

大門前,葉翔真誠想糜靜宜道歉。

糜靜宜美目在葉翔臉上掃了掃,微笑道:“事出有因,葉董事長不要自責。”

葉翔點頭:“多謝糜董諒解。”

“葉董,葉公子,這邊請!”

糜靜宜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還是工作為先。

“咦,無定,你們怎麼來振興企業,難道你們也是?”這時,陳無塵兩兄妹趕來,見到了葉翔與葉無定,陳無塵出聲問道。

糜靜宜道:“你們認識?”

葉無定點頭,對陳無塵道:“阿翔現在是這家公司的董事長,現在來視察,無塵你們兄妹來此是?”

“調查,你所讓我小心的那人。”陳無塵說道。

葉無定點頭:“原來是她,調查得如何了。”

陳楠直視葉無定,輕聲說道:“有些眉目,如你所說。”

“那便好!”葉無定點了下頭。

糜靜宜聽得很是迷糊,說道:“你們在說什麼?是不是我們公司有犯罪分子。”

陳楠道:“糜董,是這樣一回事,你們公司有個員工,估計已經遇害,我們前來確認一番。”

糜靜宜道:“我們公司的員工遇害,這是怎麼回事情?我從來冇有聽說過。”

若是自己公司員工出事情,死了人,自己必然會被通知到。

陳無塵道:“糜董,這已經是一年強的事情,因為沒有聯絡上,所以判定為自理,而我們現在前來確認一下她的資訊是否一樣。”

“哦,這樣,那你們忙,若是有什麼需要,大電話給張新!”糜靜宜點頭。

陳無塵點頭:“多謝糜董。”

糜靜宜對葉翔與葉無定道:“葉董,這邊走。”

葉翔點頭,與葉無定兩人對陳家兄妹點了下頭,跟隨糜靜宜離開了。

陳楠眼神微動,吐了一口氣對陳無塵道:“我們也走吧。”

陳無塵再次搖頭,心中道:何必要這樣呢。

振興電子企業有九個廠區,三十多棟宿舍樓。

糜靜宜帶葉翔與葉無定向前走,順便介紹了下廠區劃分,去的是八廠與九廠,八廠還在調整,九廠已經清理完畢了。

一樓為貨物儲備倉庫,費兩塊區域,一是材料儲備倉,一是成品儲備倉,有三個進出口。

二樓之上便是工作地方,葉翔略微看了一下,麵積在自己的理想狀態之下,每一層可以拉扯出八條流水線。

葉翔道:“既然九廠已經清理完畢,葉老二,你便與他們將所有的機械搬運來,儘快將生產設備全部按照規劃陳列,如果在這四月底開弓最好不過,保證在七月份將第一篇料件生產出來,今年年底,正是全國促銷。”

葉無定點頭:“放心,都已經等待不急了!”

糜靜宜微笑道:“無定公子說得不錯,早就已經等待不急了!”

自從瞭解了葉翔要生產的手機,糜靜宜從未有這麼興奮過,早已安奈不住,想大展身手,所有的計劃安排到了半年之後了。

“有你們這樣能乾的戰將,我這個甩手掌櫃絕對輕鬆無比!”葉翔微笑說道。

隨後葉翔又問道:“糜董,不知你的英語如何?”

以後定然還會與塞恩家族有很大的合作,這事情也得交出去。

糜靜宜道:“還算可以,能與外國人交易。”

葉翔道:“待我們企業問題以後,公司不止是在申城,回到還會到其他地方,局勢少不了設備的供應,以後與塞恩家族的交易談判便由你去!”

這丟得很直接,當然最主要的是不能欠太多人情,這一次所有的設備,憑藉他帝皇的名號,塞恩家族白給,一分錢都冇有出。

這可是上億的工單,一次還行,後麵的便不能了。

糜靜宜道:“葉大董事,你可彆甩得太乾淨了。”

葉翔撓了撓頭:“能者多勞!”

若是葉無定對英語還行的話,他到是不介意讓他去,不過他那點墨水,早就冇有了。

糜靜宜見葉翔有些無賴的樣子,心中忍不住詫異,冇有想到葉翔還有這樣一麵,說道:“開來我還真是勞累的命,不過葉大懂事,擇個好日子,開門大吉。”

葉翔搖頭:“這個不急,等第一批料件生產出來,手機組裝的時候!”

糜靜宜點頭道:“也好!”

三人有談了一些工作項目,葉翔與葉無定兩人便要告辭離去。

離去之前,糜靜宜隱忍了幾下,最終還是開了口,問道:“葉翔,下午有空嗎?”

葉翔點頭道:“不出意外,下午應該有空。”

糜靜宜咬了咬銀牙,道:“今天奶奶出院,她想親自感謝救她的少年英雄,所以……”

“所以想要邀請阿翔去你家吃個便飯是吧?這個可以有,我答應了!”葉無定一邊兒插話道。

葉翔:“……”

我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做主了?

不等葉翔說話,葉無定再次說道:“需要燈泡嗎?”

還擺出了一副我便是一顆大燈泡的樣子,絕對照得你們兩人心兒敞亮。

葉翔臉色漆黑了下來。

糜靜宜也是一頭黑線。

可是葉無定的嘴便是無敵之態,搖頭道:“算了,我這顆大燈泡便不去了,阿翔你下午我也經確定冇事,便不要來來去去的了,留在這裡吧,正好我還有事,需要去處理一下,還得去買點東西……”

邊說著邊跑得跟兔子一樣快,還嘀咕了一句‘一代狗糧’,打開車門,啟動車子,留下一陣油煙。

“這……”糜靜宜傻眼。

葉翔無奈說道:“糜董,勿要怪罪,這傢夥怎麼說呢,早已經是分神期的絕世高手了,理解。”

噗嗤!

糜靜宜聞言,嫣然一笑,麵若桃花,很有吸引力,不過葉翔現在免疫大了。

她知道‘分神’說得是什麼,一般是說精神病院的人。

這兩兄弟,一個比一個有意思。

“葉翔,隻能委屈你在辦公室待些時日了,我還有部分工作。”糜靜宜歉然說道。

木已成舟。

現在離去,日後如何麵對糜靜宜。

葉翔擺手道:“冇事,糜董不用管我,我便在廠區遊遊即可,你忙你的,彆擔心我無聊,我可以打打遊戲!”拿出手機揚了揚。

糜靜宜笑了笑,便離去了。

葉翔可冇找了一個草坪,曬著太陽,打著遊戲,日子十分安逸。

約麼至下午三點過,糜靜宜工作完成,於是便與葉翔離開了振興企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