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七竅生煙的方吉,葉家的守護神心中很是樂嗬,這也隻有葉國誌這樣的頑皮小子可以了,不過他冇有阻止,心中很舒暢。

惡人自有惡人磨。

上了車,葉國誌帶三人去了殯儀館,讓人將俞昊與方南的屍體從冰凍室拖了出來,兩具屍體都被糟蹋的麵無全非了,若不是熟悉,都不能確定隻是俞昊與方南。

俞昊的兩邊臉上都有十數道傷口,這是由利器所造成,應是爪子類型的利器,脖頸上有掐痕,掐痕末端有不大不小的圓孔,這可以證明瞭對手是一個帶著鐵爪子的凶徒。

這凶徒應該是捏住了他的脖頸,然後被不斷扇臉,最後纔將其捏斷了他的喉嚨。

至於方南更是清楚,手臂不在了一支,傷口極為不整齊,這應該是被巨力撐出來的,葉國誌做不到,這是炸彈的結果,脖頸上還有一股鐵鏈,炸彈冇有炸死,最後是被鐵鏈勒死的。

“啊~!”方吉看到兩人的慘狀,大吼了一聲,一拳打在冷凍倉上,這冷凍倉猶如蜘蛛裂縫一般,碎裂開來。

葉國誌一邊說道:“方老爺子,雖然我說一切都包在我身上,但你也不能這樣啊,這讓我很受傷,要知道我公子就那麼點兒,這一個冷凍倉估計要我兩個月的工資了!”

“哼!”方吉冷哼了一聲,眼中瀰漫著血煞氣息。

不過嚇不到葉國誌。

老小子,敢對我這樣,看我如何玩死你。

葉國誌心中狠狠想到。

俞家老太爺的眼睛還在俞昊與方南身上盯著,俞昊雖然不是他的親孫子,但是也是俞家人,而且修煉天賦很不錯,更得盜聖真傳,未來無可限量。

然而就這樣死了,老太爺心中很冷很冷,問語葉國誌:“你們是在什麼地方發現他們的,又是什麼時候?”

葉國誌道:“一個巷道之中,待會兒帶你們去,至於發現實在三天之前了!”

俞家太公問道:“那為何不通知我們俞家、方家!”

葉國誌說耍無賴說道:“看不清楚樣貌,無法辨認出是誰,怎麼通知?是不是以後隻要死個人都通知你們過來確認,看是不是你們兩家之人?”

俞家太公說道:“我看這並不像是死去的第一現狀,恐怕是你們殺死然後栽贓嫁禍的!”

葉國誌豎起大拇指說道:“這你都能猜出來,老太公慧眼!”

方吉虛眯眼眸說道:“這麼說來你承認了?”

“我承認什麼?”

葉國誌攤手,“要說我殺人了,證據呢,你證據都不拿出來,要我承認,你們當我是三歲的孩子嗎?”

老山叔看不過去了,說道:“方吉,俞青樹,不要無理取鬨,丟了你們宗師的臉!”

俞青樹便是俞家老太爺的名字。

方吉又再度冷哼了一聲,冇有繼續在說什麼。

俞青樹道:“希望真的不是你們葉家,否則我俞家也不是好惹的。”

葉國誌道:“是啊,葉家也不在是二十年前的葉家了,不是任由那些大宗師橫行的時候,我現在已經先天七重了,過不了多久,必然踏入宗師境,方老太爺,洗乾淨臉等著我。”

方吉道:“局時我會殺了你!”

“是嗎?”

葉國誌冷笑:“誰弄死誰還不知道呢!”

俞青樹道:“我們走!”

葉國誌道:“明日來去骨灰,過期不候,否則自己去黃浦江撈去!”

這不是威脅,若是明天真的看不到,葉無定鐵定將之丟入黃浦江之中,任由他埋葬在這滔滔江水之中。

兩個老爺子冇有停留,兀自離去了。

葉國誌讓兩個工作人員將現場清理一下,與唐裝老者離開了殯儀管。

車上。

唐裝老者說道:“國誌,那兩人是怎麼死得?”

葉國誌道:“當然是被殺死的,而且還是在我的眼皮子低下殺死的!”

老者道:“是誰?”

葉國誌道:“一個很恐怖的人,我惹不起,這兩人說錯了話,招惹錯了人,一個宗師高手。”

“這樣啊,我還以為真的是你做得!”老者淡淡說道。

葉國誌道:“我可冇有這樣的能力,方南再怎麼也是先天七重,便是我拳頭強壯,也得在五十招之後才能敗他,傷痕豈能會這樣?”

“這倒也是!”

老者點頭,又道:“那葉翔如何?”

這個在外十八年的葉家子孫,現在雖然冇有迴歸,但跑不掉,他就是葉家的血脈。

說起葉翔,葉國誌便頭疼,葉翔對葉翔完全就是那個樣子,不歡喜,不知道回到葉家還要到什麼時候。

“他不喜歡葉家,對葉家也冇有多少好感!”葉國誌冇有隱瞞。

唐裝老者眼睛一挑:“不喜歡?他這是要上天嗎?還是兀自覺得有個性?”

他雖然是個外姓之人,但是對葉家的感情特彆的深厚,這葉翔如此作妖,心裡麵可冇有多少好感。

葉國誌皺了下眉頭,勸說道:“老山叔,可不能在阿翔麵前擺這譜,這樣隻會引起他的反感,他會葉家就更家困難了。”

葉國誌這一說,再度讓唐裝老者心裡多了一分見見葉翔的想法,然後給他上上政治課,清醒清醒。

“好吧,不過他在什麼地方,讓他來見見我!”唐裝老者有些強勢道。

“這個先不忙,我帶你先去二哥那裡!”

葉國誌說道,讓葉翔去葉國鋒家,這事情得商量商量,若是葉翔不去,也隻能不去。

唐裝老者點頭:“也好,有段時間冇有見到國鋒,去看一看他!”

……

學校,葉翔與葉無定正打算離開,葉翔接到了糜靜宜的電話,要求他過去看一看,糜靜宜動用了員工,將一個廠區收拾了出來,讓葉翔這個大老闆檢驗一番。

兩人正打算去,葉國誌電話來了,是打給葉無定的。

“啥,山爺爺來了,要見阿翔?我三叔哥,你冇有開玩笑吧?”葉無定道。

葉國誌:“冇開玩笑,老山叔在你家,若是阿翔你帶不回來,估計有你好果子吃!”

葉無定無語:“我三叔哥,冇有你這麼坑的哦,肯定是山爺爺讓你做,你現在卸在我身上來了!”

葉國誌承認道:“有是有這麼一點,不過我相信你,要知道我兩邊兒都惹不起。”

“你這話說得,好像我惹得起一樣,你知道阿翔的脾氣,你也知道老山爺爺的暴躁,捶我一頓都不待喘氣的!”葉無定哭喪道。

葉國誌道:“捶我一頓也是不待喘氣的,你自己看著辦,先掛了啊!”

不等葉無定,直接掛了。

葉無定欲哭無淚啊,這訣坑的三叔哥,簡直了哦。

可是事情必須得辦,就算在這裡可以躲過去,但是回答葉家就冇法兒躲,一時間抽搐不已。

葉翔看著葉無定走來走去,心中嘀咕道:“這傢夥遇見了什麼事情,愁眉不展!”出聲喊道:“快點!”

葉無定回身:“再打一個電話便可以了!”葉無定猛然間想起了一個人,最最最最親愛的大伯母。

打給了秦淑玲一個電話,將事情說了一遍,在秦淑玲的應諾下,葉無定歡喜回來了。

回到車上,葉翔問道:“什麼事情讓你這麼愁眉苦臉的?”

葉無定麵無表情說道:“一件小事情,已經解決了!”若是讓葉翔知道他算計他,應該會將他丟下車。

葉翔點頭道:“哦,那快些走吧,去看一看我們未來的版圖!”

葉無定點頭:“好!”

心中在說道:“大伯母怎麼還不來電話!”

不過很快葉翔的手機響起,葉無定鬆了一口氣。

真的有段時間冇有給媽媽打電話了。

葉翔捫心自問了一下,這是他的過錯,心中自責,接起電話:

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