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心中不由得有些痛,輕聲安慰道:“小妹妹,好好休息一下!”葉翔將她點昏,然後抱了起來。

小姑娘所坐的石台上,有一攤血漬,是小姑娘下身流得血液,像一朵秋天裡的杜鵑花……

葉翔將小姑娘抱上了車,葉無定不知道葉翔要做什麼,上車啟動車子,向得一個醫院開了去。

“阿翔……”葉無定要說話,心中有些難過,難道葉翔昔日也曾……

葉翔道:“給你將一個故事!”

葉無定點了點頭:“好!”

“有這樣一個女孩,她長得很漂亮,天生芙蓉色,舉手投足引人注目,先天自帶花香,招得蝶舞!

有一天,一個年輕修行者來到了村裡,見得了這女孩,一眼便看出了女孩是特殊體質,若是采的其處子之身修煉,可突破當前的境界;於是這個男子便對這個女孩發起了進攻,窮追不捨,然女孩子似乎能感應到這男子不懷好意,對他不假辭色,最先好言好語,最後惡言相加!

最後男子失去了耐心,心中的惡魔已經甦醒,殘忍的將其家人殺害,其母親更是受儘侮辱而死,她幼小的弟弟被其扔向了高空,活活摔死,這一切的發生都這姑孃的眼裡,而男子將其淩辱之後揚長而去,臨走之時露出邪魅、鄙視的嘲笑!

男子修煉邪功不但奪走了姑孃的初元,還有奪走了一部分生命力,女子十七歲的花季,如同三十歲的人。

那一天,雨不曾停息,卻洗不掉沖天的殺氣;那一夜,風無止怒吼,卻吹不撒窮極的冰冷。

姑娘甦醒了,她一雙眼眸之中,有一隻惡魔,將她黑白分明的眼中勾畫了幾絲血弧,一隻複仇的惡魔重生。

那一雙眼睛便是如這般!”

這便是宇空記憶中血女的悲慘命運!

葉無定冷聲道:“哪一個雜碎最後如何了?”

葉翔道:“很慘,很慘,全族上千人,無一苟活!”

“好,漂亮,該死,該殺!”葉無定一拳搭在方向盤上,車發出一陣陣鳴笛!

兩人很快到了醫院,葉無定也找來了院長,開了一劍VIP病房,為小姑娘治病,又找了一個小護士,為她買上一身的衣服。

“造孽啊!”一個有些微胖的女醫生走了出來,不斷搖頭說道。

葉翔問道:“大姐,你好,這姑孃的病情如何?”

女醫生冷眼問道:“她是你的親戚嗎?”

葉翔搖頭:“不是,我們見她在路邊昏倒,便將她送來醫院了,她的家人我們也不清楚!”

女醫生的神情好看了些,說道:“可憐的孩子,不但遭受非人的淩辱,下身還遭受了利器衝撞,出現幾個傷口,幸好冇有受得感染,否則以後能不能生孩子都是一個問題了!”

葉翔眼中怒火閃過,在車上他聞到了一股酒味,是從小姑年下身散發的,微笑對女醫生道:“多謝醫生!”

女醫生搖頭道:“不用謝,這是我們的職責,你們現在還是通知她的家人吧!”

葉翔點頭:“嗯!”

女醫生離開後,葉無定問道:“阿翔,要如何做?”

“暫時不要驚動人,我們自己查!”葉翔輕聲說道,葉無定確實可以找警局大人物查,但是這些大人物也隻會安排下麵的人查,很快便會走漏風聲,證據會被消滅掉一些!

葉無定問道:“利器是什麼?”

葉翔道:“應該是啤酒瓶!”

葉無定道:“我會用啤酒瓶打斷他的五肢!”

葉無定心中也是怒火熊熊,遭得淩辱,再遭得利器衝撞,這人該死,該殺!

接近傍晚的時候,小姑娘醒了,發現自己躺在了床上,立馬坐了起來,下身的疼痛冇有讓她吭一聲,彷彿這不是發生在她的身上。

葉無定與葉翔兩人都冇有回去,葉翔輕聲道:“你醒了!”

小姑娘眼神不存在一絲感情,說道:“你們是誰?”

葉翔道:“好人,兩個好人,兩個可以幫助你解決事情的好人!”

小姑娘冰冷說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們管,再者好人不長命,你們走吧!”在葉翔與葉無定的眼中,她冇有看到惡意,慢慢的是濃情!

葉翔輕聲道:“小妹妹,我知道你心中有大恨,可以將你的冤情告知我們兄弟二人嗎?我們是專門管這一方麵的事情,你放心!”

小姑娘嗤笑道:“是範家的狗嗎?好卑劣的演技,想從我身上騙取到其他證據,做夢,回去告訴範傑,隻要我杜小雨不死,他所犯下的惡果終有一日他會一一承受!”說著,眼中甚有血紅,她將葉翔與葉無定看做了範家的走狗。

葉翔立馬安慰道:“小妹妹,無需激動,我們真的是好人,這一點你要相信!”

葉無定道:“範傑,有些熟悉,聽說過,小妹妹,那麼你聽說過葉無定這號人嗎?”

這叫杜小雨的女孩不曾聽過葉無定的名字,冷冷的看著葉無定,真的讓葉無定心底發寒。

葉翔接話道:“那葉書記你應該知道吧!”

這次小女孩點了點頭,眼神一樣的冰冷。

葉翔指著葉無定說道:“他叫葉無定,便是葉書記的兒子!”

不過好像冇有多少作用,這叫杜小雨的女孩一樣冇有多少波動,彷彿書記也就那個樣,這讓葉翔冇辦法,在小女孩的眼中,舉世皆敵人,冇有一個人可以相信!

“唉……”葉翔歎了一口氣,看來這能是自己去查了,他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畜生將一個如此花季的少女變成了這樣。

葉無定突然眼前一亮,說道:“阿翔,等一下!”

於是葉無定便走出了病房,葉翔有些不知所以,這傢夥又有什麼鬼主意了!

杜小雨掀開被子,便要下床,疼痛讓她臉頰有些蒼白。葉翔道:“杜小雨是吧,你確定你要下床離開!”

杜小雨冇有回話,而是低下身去穿自己的鞋子,至於身上換了的新衣服褲子,冇有在意,自己已經臟不可汙了,再被被人看又能怎麼樣?

葉翔繼續道:“你可以不愛惜你的身體,但是下身受創,如斯感染,有一定機率可以引發子宮癌,這子宮癌相信你也聽說過,病發與早婚、早育、多產、性

生活紊亂等等有關,雖說機率有些小,但若真正撞上了,你以後有時間去醫療嗎?冇有,到了晚期,你心中的大冤隻能下輩子了,這輩子就任由他人逍遙一輩子吧,反正與我是冇有多少關係!”

杜小雨動作緩慢了幾分……

砰!

葉無定回來了,受傷有一檯筆記本電腦,不是葉翔,應該是醫院的,輕聲問道:“你聽說過世紀公園的事情嗎?看下去你在做決定要不要告訴我們!”

葉無定播放的正是鏡天湖那一幕,讓她知道麵前這個人是一個英雄。

果然看完視頻後,杜小雨抬起了頭,看向了葉翔:“你是個好人?可我不願連累你,他們家族的實力很大,很大,就算是證據確鑿,也冇用,冇用!”不爭氣的眼淚流了下來!

葉翔道:“可以和我們說說嗎?放心,他真的是申城第一公子:葉無定,我背景也很大!”

杜小雨斟酌再三,點了點頭:“好!”

杜小雨道:“我爸爸媽媽失蹤了,什麼都冇有留下!”

葉翔與葉無定對視了一眼,葉翔問道:“失蹤了,可有報案?”

杜小雨一聽報案,眼神更家的冰冷了,“報案?那些警察都是一群為虎作倀的惡棍,他們都是一群蛀蟲,一群蛀蟲!”

葉翔坐下道:“小雨,不激動,不激動!”

杜小雨繼續說道:“我懷疑我爸爸媽媽不是失蹤,而是被綁架了,綁架他們的人是傑出娛樂公司的範傑!”

葉翔道:“這話怎麼說?”

杜小雨咬牙啟齒道:“我在家中的花壇上發現了一枚戒指,這枚戒指很昂貴,上麵鑲嵌了一塊綠油油的翡翠,拇指大小,像極了帝王綠,我們家不可能有這麼珍貴的戒指,爸爸每天都會澆水,彆說這麼大的戒指,便是一些泥土,爸爸都會將之擦拭!”

葉翔道:“於是你便猜想這應該是他人留下,而那天又是你父母失蹤的時間,所以你便以為這是綁匪留下的,持之去報了案!”

杜小雨點頭:“我知道,越是貴重的戒指,都會有證書頒發,若這戒指是綁匪的戒指,警察以它可以很快找到線索,哪知我進入的不是正義的宮殿,而是地獄的門欄,他們誣衊我偷了範傑的戒指,還將我抓了起來,交給了範傑那那畜生的手下……”

接下來的事情便很清晰了。

砰!葉無定紅著眼,一拳打出,將手中的筆記本報廢了!

葉翔心中有隻凶獸在怒吼,壓製著怒火,微笑說道:“小雨,不用擔心,這事情我們兄弟管定了,你說你還有證據……”

葉無定也看了過了,若是真有這證據,他要讓那個這雜碎生不如死!

杜小雨搖頭:“我以為你們是範傑的狗腿子,所以說了狠話,我冇有證據了,唯一的證據成了我偷盜的贓物!”

葉無定鏗鏘有力的說道:“小雨妹妹,你放心,那些個冤枉你的警察,我會一一的將他們送入牢房,這是無定哥哥對你的承諾!”

杜小雨冰冷的眼中,有著淡淡的淚痕!

葉翔道:“小雨,我想回你家探索一下,不知你家?”

葉翔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線索,不管是殺了人,還是綁架了人,隻要技術不太高明的,都會留下些許線索!

杜小雨對葉翔道:“阿翔哥哥,我也要跟你們回去!”

“可是小雨你的身體……”葉翔想勸誡,不過見這女孩一眼的堅定,葉翔心軟了,說道:“小雨,你先躺下,葉翔哥哥為你鍼灸一番,我們一起回去!”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