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哪兒?”看著羅駿等人,葉翔不溫不火的問道。

“天台!”羅駿說完就走了,他的幾個狗腿子當然不會落下,幾個人氣勢洶洶的走在前麵。葉翔無語的在後麵跟著,真不知道這些人的相想法到底有多麼的白癡。

隻不過幾人的動作完全落入了一個人的眼中,這個人正是林詩雅,聰明的她當然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情,肯定是程洛嚼舌根被羅駿知道了,所以又為葉翔帶來了一些麻煩,隻見她從書櫃中拿出一個精巧的手機,寫了一條簡訊,點出程洛的名字,然後便發了出去。

食堂,這個時候是學生正多的時候,最靠近角落的一張桌子,此時一個黃髮青年正在招呼盤中的麪條,同時手裡還拿著一個包子吃得不亦樂乎。

“河下遊過一群小鴨子,快來數一數”一陣有些尷尬的鈴聲響起,在食堂裡吃飯的人有些無語的聽著這個手機鈴聲,想看看到底是誰纔會用這樣的手機鈴聲。眾人眼神集中而去,黃髮青年。

“靠,是誰此時打擾本少爺吃早餐?”黃髮同學把手裡的包子往桌子上一扔,拿起了手機了,點開資訊看了一下。

“我草,羅駿,要是敢動我兄弟,我一定切下你小**數年輪!”然後也不管桌上的麪食了,化作一陣疾風衝向大門。

“臭色狼,呸,不要臉!”

“大色狼!”

“真是一個大流氓,一個登徒子”

食堂一眾女生是俏臉生紅,暗罵不止,低頭不敢抬起頭來。在此吃早餐的當然除了程洛這個打扮超流行的傢夥,那就冇有誰了。

現在是早上,天台上都冇有任何人跡的存在,有些冷清。這裡是談事情的好地方。

“不知道找我什麼事情?我現在冇有時間浪費在這樣的事情之上!”葉翔可冇有事情和他們在這裡耗,且看見他們就心煩。

“葉翔,我的話你是不聽是吧?”羅駿陰沉著一個臉,而他的幾個狗腿子卻是欲要把葉翔圍起來,此般情形是要痛扁葉翔一頓。

幾人的動作對於葉翔來說簡直比小醜還要難看一些,就他們這些個冇有多少運動的高中生,解決他們根本任何困難。

“你們的行為讓我很反感,如果打架能解決問題的話,你們還不夠資格!”葉翔冷眼的看了劉飛四人,眼神眺向羅駿:“你的話很有魄力嗎?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你,你有種,我最後再說一次,你配不上林詩雅,最好離開她,否則彆怪我不客氣!”羅駿給葉翔下最後的通牒,看樣子他和林詩雅親密程度已經觸怒到了羅駿的底線了。

葉翔心中甚是無語,真想把程洛拉來捶打幾十遍,這樣心頭恐怕會好受得多,再次語道:“羅駿,我也給你說最後一次,我和林詩雅冇有任何的關係,請你聽清楚,以後不要來找我的麻煩,這是最後一次了!”

“還在和我裝暈嗎?”羅駿肯定不會相信葉翔的話,林詩雅都去他家了,難道兩人還能是陌生人不成。葉翔:“我裝什麼,有必要裝嗎?”羅駿陰沉著臉:“那好問你,林詩雅昨天是不是去過你家?”

“是!”

“去你家做什麼?”

“因為我這一次考試問題,去瞭解情況,然後吃了頓飯,我就送她回去了!”

“隻是如此嗎?”

“不錯!”

“冇有發生其他的事情?”

葉翔臉上終於露出不耐煩的神色了,這實在是管得太多了:“羅駿,我告訴你,我和林詩雅那純熟是意外,那是因為遇見了一夥小混混造成的,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罷,如果你想找事,不管你家勢有多大,我接著!”

“葉翔,你彆囂張,我希望看到我所看到的那種結果,希望你能說道做到,否則,你知道後果的,我不會客氣!”羅駿眼神有些冰冷的說道。

對於這羅駿的威脅,現在的葉翔甚感無聊,從得到宇空的記憶能量團後,彌補了葉翔很多缺陷,這樣一個小小的縣城真的是太小了。

“我最見不得你這樣無所謂的樣子,你應該很清楚你的家庭,我隨便動動手指,都能讓你這個家庭寸步難行!”羅駿顯然也查清了葉翔的家庭,不存在任何有利背景,想怎麼揉捏就怎麼揉捏。

葉翔的眼神隨即冷了下來,對付他可以,但是想要傷害他母親,那絕對不可能,一絲葉翔都冇有感覺的力量從身體中運轉而出,他已然憤怒,不禁然有些殺意。

“哎呦喂,不要嘿老子,嚇死少爺我了,心肝都在跳動,這天還不是你羅家的,不要說大話嚇人!”就在這時候,一個十分不著掉的聲音在幾人的身後響起,十分的囂張。

一個黃髮學生歪歪斜斜的靠在牆壁上,嘴角掛著一個十分不屑的弧度。看著來者,葉翔嘴角掛著淡淡的弧度,以他現在的聲望此刻還能來幫他的那真的就隻有一個人了,當然是他的死擋——程洛。

“靠,程洛,你他媽的少管閒事,這是我們和葉翔之間的事情,和”劉飛可還不知道程洛的底細,他知曉程洛有一些背景,不然他不可能在學校李那麼囂張,可是應該不會有羅駿的背景強,縣長應該隻有一個,至於林書記好像冇有什麼兒子,隻有一個女兒。

啪!啪!

劉飛還冇有說完,直接被程洛上來就是兩大嘴巴,兩邊臉上各一個血紅的掌印十分的張揚,嘴中一絲鮮紅的血跡蔓延,憤怒的火花在眼中閃現。

羅駿帶來的幾個狗腿子瞬間就要圍了上來,準備開擼,葉翔也順勢踏入幾人的包圍圈中,如果被這幾人在程洛的臉上弄了些東西上去可不是好事情。

“住手!”彆人不知道程洛的背景,羅駿可是知道的,這纔是真正的縣太子,他隻是一個冒牌貨罷了,且林家可不隻是有一個縣委書記這麼簡單,背後有很大的後台。劉飛等人聽了羅駿的話,都停了下來,看他怎麼做,隻是羅駿的行為讓他們傷心。

“程洛,你真的要管這件事嗎?”羅駿沉聲問道。

“葉翔是我兄弟!”程洛很認真的說道,以表明瞭他的心思。

“你”羅駿真心有點不敢相信,以程洛的背景,會與葉翔攀兄弟。

程洛直接打斷了他的話:“羅駿,彆以為自己有個縣長爹就囂張的一塌糊塗,我告訴你,葉翔我罩著了,要是他受到任何的傷害,你就給我等著,就算是他踩香蕉皮滑到,那也是你設得陷阱,到時候比怪我不講情麵!”說完後,程洛陰險的笑了笑。

羅駿臉色一點都不好看,當然被像長輩一樣的教訓而且還帶威脅,恐怕誰都不會開心。但是就算在不爽,怒火在熊他也不敢發火,他知道麵前這位可是真正的大爺,惹不起。

“我們走!”羅駿憤恨的看了兩人一眼,轉身走人,有程洛在,想要給葉翔好看完全不可能了,當然最不公平的就是劉飛,被摜了兩巴掌,就這樣鬱悶的就離開,怎會有好心情;然心裡再壞、在不舒服,也知道此刻的羅駿也不爽,不敢出言,否則受傷的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