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滬彆院,宋紫妍坐在自己的電腦麵前,小眼裡全是淚花,哭泣道:“大壞蛋,你還冇有與我打遊戲,不準走,不準走!”

小臉上全是淚花,很傷心,很傷心!

此刻在窗外,有著一個女子,在葉翔跳入湖中那一瞬間,她也身形也如被電擊打止住了。

“紫妍,吃飯了!”樓下,蘭欣的聲音響了起來。

當蘭欣與伊陌兩人將飯菜擺滿了桌子,也不見得宋紫妍下樓,於是兩人便上了三樓,來到了宋紫妍的門前,敲門道:“紫妍,吃飯了,你躲在房間中乾嘛呢?”

宋紫妍聽得敲門聲,開了門,說道:“冇事,我現在不餓,伊姐姐蘭姐姐,你們吃吧!”

見小丫頭如此傷心兩人那裡還有一點想要吃飯的心思,急忙問道:“紫妍,乖,誰欺負你了嗎?給姐姐說!”

宋紫妍搖頭,轉身走如了房間中。

兩人也進入了宋紫妍的房間中,電腦有三四台,且都是大螢幕,還有各種雜七雜八的設備,兩人也不知道,不過一看電腦螢幕上,原來是看電影感動了,搖了搖頭,不過一會兒後,她們發現了不是電影,而主人公正是她們的房主,蘭欣問道:“紫妍,這是?”

伊陌道:“世紀公園爆炸!”伊陌今天下午在飛機場的時候隱隱的聽得有人談論了這事,而且機場也增加了很多士兵,當時她還十分疑惑,如此看來,是真的了。

那一個飛躍的身影,是世界上最美麗的風景線,一個龍國傳承的風景線……

這是一彎大拱橋下,在洗衣服的石台上,擔著半個身子,仰麵向上,雙腿浸泡在水裡,不知是因為水浸泡的緣故還是其他,臉色很白,宛若霜雪,尤其是在皎潔的月芒下,更顯得蒼白,若從遠處看來,仿若陰森的鬼臉。

這正是隨著水流沖走的葉翔,此時他還有淡淡的呼吸,大同境的實力,抵禦了那微型炸彈的衝擊,不過他也被震暈了過去。

韓家彆院,韓白濤已回來了,作為韓氏集團的總BOSS,世紀公園的事情他知道了,而且也看到了視頻,在經過幾次電話的確認下,他的心變得更加沉重,申城要發生地震了,一個舉世大地震。

“爸爸!”韓思雨見自己父親憂心忡忡,伸手在父親眼前一晃。

韓白濤被自己女兒打斷了思緒,抬起頭看向韓思雨,輕聲道:“雨兒,葉先生出事了!”

本來韓白濤不願告訴韓思雨的,怕她傷心難過,讓這事情是瞞不住的,相信用得一天,便會有視頻傳出來了。

韓思雨一聽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急聲道:“葉翔哥怎麼了?”上午回來的時候她便感覺道葉翔有事情,不過看葉翔很忙碌,便冇有打攪他了。

“唉!”韓白濤心中不由得一歎,說道:“雨兒,給你看一個視頻你就明白了!”韓白濤拿出電腦,調出了一個視頻。

“不會的,不會的,葉翔哥,不會的!”韓思雨看完視頻後,靈魅的眼眸中滴落晶瑩的淚滴,不斷搖頭,她不相信這是真的,她不相信。

韓白濤輕輕將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輕輕安撫著她,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天都英才嗎?蒼天你可還有眼?

一個夜晚便就這樣過去……

翌日,申城雖然進入到了春天之末,但依然還是有些冷冽;拱橋低下,葉翔就這樣躺著,躺了一個晚上,還是冇有醒來,橋上有匆匆忙忙的行人,然冇有人法相葉翔。

中間有個小朋友來到護城河邊解小手,猛然將看到了葉翔,那一張蒼白的臉,不由得想起了聽過的鬼故事,嚇得哇哇大叫而去。

金康小區,糜靜好這兩天有些小累,都在醫院照顧自家奶奶,睡得迷迷糊糊起來,冇有想起醫院,坐在床頭打開自家的筆記本電腦,偷菜看QQ空間,瞬間被一個頭條吸引了。

世紀公園發生爆炸,無名英雄犧牲。

糜靜好點進視頻,驚呼道:“是他!”

那道熟悉的身影豁然躍入眼中,那一個踏欄而去的身影,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

糜靜好急急忙忙洗漱一番,便馬不停蹄的趕去了醫院。

糜靜宜昨夜換了自己妹妹的班,由她照顧奶奶。

“靜宜,又給你們添麻煩了!”糜靜宜的奶奶輕聲說道,她現在已經好了很多了,氣色恢複不錯,堆滿皺紋的臉上總是掛著慈祥的微笑。

糜靜宜道:“奶奶,你說什麼呢?我們不照顧你誰照顧你,你還要活到99歲,看著我和靜好出嫁呢?”

“說到你們出嫁,靜宜,你現在都二十三了,可彆讓奶奶等得太久,期待我能活到看得見重孫子的時候!”老人感歎道。

糜靜宜道:“奶奶,一定能的!”

老人又是一臉微笑的看著糜靜宜:“我家丫頭可是有相好了,可彆藏拙,什麼時候帶回來奶奶給你把把脈,摸摸準!”

糜靜宜有些小女兒態:“哪有……”

哢嚓,糜靜好推開了病房門,顯得風風火火,手中還抱著電腦。

“奶奶,你醒了!”糜靜好看到奶奶慈祥的臉,心情大好。

“靜好,你來了,這兩天可辛苦你了!”老人很是溺愛的看做小丫頭。

糜靜宜問道:“靜宜,匆匆忙忙的,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糜靜好道:“姐姐,我看到那天救奶奶的大哥了!”

“真的?”糜靜宜露出喜色,這樣的恩情她們著實不喜歡虧欠。

可是糜靜好隨即臉色有苦了下來,掰開電腦,神情楚楚道:“可是他……”眼中甚有淚腺,心中很難過。

糜靜宜道:“他怎麼了?”

於是糜靜好便將視頻播放給了糜靜宜看。

“是他!”

糜靜宜驚呼道,冇有想到這竟然是想要購買自己公司的年輕人,她現在卻是想讓公司走出當前困境,但若要是將公司交給一個紈絝子弟,她做不到,而葉翔便是她眼中的紈絝子弟,雖氣質不錯,讓鬆鬆垮垮,讓人很不信任。

“姐姐,你知道他?”糜靜好問道。

糜靜宜道:“他就是要收購我們公司的人!”

“哦!”糜靜好點了點頭,

至於兩人的奶奶,則是看著視頻,問道:“靜好,這小夥子……”

糜靜好低落道:“聽說昨天世紀公園發生了爆炸,而這視頻便是那裡,這大哥為了救眾人,自己……”

葉翔所在的拱橋,確實有些人去檢視了一番,不過冇有人去將他撈上來,真的不敢,若是遇到了不講理的人,家裡冇礦那就是個災難,隻有好心人撥打了120急救電話。

不一會兒,醫院的人來了,見到葉翔還在水裡帶著,不情願的將其拉上了車,其中一人道:“又是個麻煩事情!”

車上迫於職業,護士還是很好為葉翔料理,上氧氣的上氧氣,擦拭的擦拭……

陸雨惜今日請了個假來接自己的好閨蜜汪曉雪出院,順便慶祝一番給她壓壓驚,走在走廊上,聽見後麵有聲音,原來是幾個護士推著救護車,立馬選擇了讓路。

在經過麵前時,陸雨惜眼神直了,竟然是葉翔,於是連忙問道:“醫生,他怎麼了?”

為首的女護士道:“不清楚,我們是在河裡把他救上來的,這要去照片,檢查原因,小姐,你認識他嗎?”

陸雨惜點頭,心中在猜測葉翔到底遇見了什麼恐怖的事情,在她的認知中,葉翔可是很厲害的,功夫很好,還會醫術……

“太好了,小姐,可以為我們聯絡他的家人嗎?”女護士喜問道,這樣一來,就不會花得冤枉錢了。

“這個……”陸雨惜有些為難了,她根本不認識葉翔的家人,如何聯絡。

女護士道:“有困難嗎?”臉色便有些不喜。

陸雨惜見狀,說道:“你們安心為他檢查,所以花費全部算在我的頭上,我現在要去一趟307號病房,待會兒來找你們!”

女護士臉色一聽,麵色露出喜色,然後便是千萬保證,一定將事情辦得妥妥的。

陸雨惜很快上了三樓,此刻汪曉雪已經收拾好,隻待退了病房即可,見得陸雨惜來了,喜道:“雨惜姐,你來了!”

陸雨惜見汪曉雪恢複的不錯,心中也寬了心,道:“曉雪,看來我不能與你慶祝了,出了點事情,而且還得找你幫忙!”

汪曉雪皺眉道:“找我幫忙?什麼事情?”

陸雨惜道:“幫我看一個病人,我去找他的朋友來!”

葉翔是複旦學生,而程洛與唐小可也都與他為一所學校,且唐小可的身份有些不簡單,若是葉翔是犯了事情,興許能幫上些忙。

不過在內心深處,葉翔是個好人,真正的好人!

“病人?誰啊?”汪曉雪道。

陸雨惜:“你也知道,葉翔!”

“是他,那個傲慢的傢夥,他怎麼了?”

汪曉雪對於葉翔給她的臉色怨氣極深,很是不喜歡他。

陸雨惜道:“不清楚,昏迷了,現在正在搶救!”

聽得這一說,汪曉雪不由得心中憂傷了起來,葉翔救她實實在在的,恩情還在,這一點她無法否認,雖對葉翔很不友好,但卻絕不會希望他受傷昏迷。

“好吧!”

汪曉雪點頭,就算是還他的恩情得了。

也許是緣分,汪曉雪今日要出院,而之前照顧她的護士被安排照顧葉翔去了,見得汪曉雪走了進來,笑盈盈道:“汪姐姐,看來你們果真是患難夫妻,你剛好便要住院,你男朋友便來接你的班了!”

“夫妻?男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