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躲在了轉折處,給蛇郎君發了一個資訊,讓他過來。

蛇郎君在陰毒蛇夫的心中已經是個死人了,不存於世上之人,再度出現必然會引起陰毒蛇夫的注意,而起又晉升到了先天,這更會讓陰毒蛇夫的注意,出得洋房,局時他快速出現,將之製止,接下來便是切瓜之旅。

蛇郎君很快應了葉翔之話過來,走進了葉翔所指的小洋房院內,作為陰毒蛇夫的傳入,他很瞭解師傅的脾氣,弓指一彈,將樹下的毒蛇彈死,大聲說道:“老賊,滾出來受死!”

小洋房內正在配製毒液的陰毒蛇夫神情有些陰冷,他知道是誰在樓下,便是他那不成器的徒弟,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走了出來。

穿得還是一件大風衣,將臉遮了大半,不可隱隱約約可以看出來這是一個老者,年紀冇有七十也有八十之齡,

陰毒蛇夫張開有些清幽色的嘴唇:“桀桀,原來是我不中用的徒兒,不過可喜可賀,冇有想到你竟然晉升到了先天,若早知如此,應該早些個殺你的,那樣的話你現在恐已經是先天之上了,凝元成兵,抵達傳說中的宗師了!”

他的他吃很白,那是一種如雪一般的白。

葉翔聽到他已經走出了樓閣,慢慢走向大門……

蛇郎君道:“往日的種種我會一點一點的還給你,每一種毒也都會讓你嘗試嘗試過夠!”

陰毒蛇夫陰笑道:“就憑你這個剛晉升的小先天,還不夠資格!”陰毒蛇夫的身上,先天四重的氣息顯露,又提升了些了。

這次不待蛇郎君說話,隻聽見葉翔咻的一聲,一個閃身,來到了陰毒蛇夫身邊,在他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便製止了他的行動,廢去了他多年的修為,而且葉翔還封住了他的舌頭,這裡算是陰毒蛇夫的底盤,他可不敢大意,若是讓他指揮毒蛇針對邱晨晨,那就不好了!

葉翔冇有說話,上了樓閣,徑直向著邱晨晨所在的房間而去,一腳將房間之門踹了開來,房間中有數十條毒蛇,有蜷縮成一堆的,還有相互絞纏的,邱晨晨蜷縮在角落之中,抱著雙臂不知是睡著了還是已經昏迷了過去。

而房間中的毒蛇似是感應到了什麼,開始亂竄了起來,葉翔可不能讓它們去得邱晨晨所在的角落,手中一個小瓶子猛然推出,玉瓶在邱晨晨頭部上炸裂開來,一些灰褐色的粉末撒下,籠罩在了邱晨晨身邊,那些亂竄的毒蛇對氣味的感知遠勝與人類,那些灰褐色的粉末是它們的剋星,紛紛遠離開來。

邱晨晨聽得響聲,緩緩抬起了,她下巴還殘有些藥渣子,這兩天她不知道喝了多少藥液,而且都是些特補大補之藥,可是這對於她來說宛如噩夢,每每想好好睡上一覺,但是卻活力滿滿一點都睡不著。

視線有些模糊,但是她還是看出來了門外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眼淚如玉珠子一般滑落,嗚咽道:“葉翔哥哥!”站起身欲要奔向葉翔。

葉翔一個疾步快走,來到邱晨晨身邊,然後說道:“乖,不哭,不哭,冇事了!”

“嗯!”邱晨晨重重點頭,可是淚珠子還是忍不住掉落。

唰!唰!……

幾條毒蛇想葉翔咬來,有黃褐色的,有青綠色的,還有白色、麻色……葉翔勁氣猛一爆發,這些毒蛇悉數返了回去,摔在了有得被震死,有得被真暈,就算冇有暈者也無點兒力氣了,動彈不得分毫。

葉翔輕輕將邱晨晨抱了起來:“我們回家!”

“嗯!”邱晨晨將頭部蜷縮在葉翔的肩膀上,安心睡了起來。

葉翔抱著邱晨晨走出了小洋房,陰毒蛇夫還是一動未動,蛇郎君一直守在了此處。

“將這裡一乾毒物收拾掉,還有問出那老妖婆的資訊!”葉翔道。

沈郎君躬身道:“謹遵大人之令!”

葉翔點了下頭,抱著邱晨晨走出了院落,蛇郎君恭送葉翔出了院子後才返身,眼中殺意湛湛:

“老賊,可想到有今日!”

……

葉國誌與張博弘兩人在路口的車上,正在等著那陰毒蛇夫逃竄,然後將之拿下,但是隨後便看到了葉翔抱著邱晨晨走了出來。

“我去,阿翔,就這麼輕鬆嗎?”葉國誌不敢相信的說道。

葉翔鄙視看了眼他:“一個小小的先天四重而已,能泛起大多的浪花?”

得,儘情炫耀,儘情打擊吧!

可是葉國誌很服氣,他們眾人查了半天,但是卻冇有點兒的蛛絲馬跡,而讓葉翔幫忙,用了差不多同樣的時間,不到找出眉目還將人救了出來,這份能力比之自己強,這他必須承認,當然一代更比一代強是必須的,都是葉家之人。

葉翔本想將邱晨晨放下,但是這小丫頭抱得太緊了,放下不得,葉翔隻好抱著他上了車。

“怪才矣!”張博弘心中感歎道,他老人將對葉翔的能力再度重新認識。

葉國誌道:“那條臭蛇呢,不和我們一起回去?”

“新仇舊恨!”葉翔說道。

葉國誌打了一個冷顫,其中的滋味隻能想象,不能言傳,更不講不出其中滋味,驅車,趕向韓家彆墅。

車上,葉翔道:“張老爺子,以後這丫頭須得您多費功夫了!”

邱晨晨被陰毒誰負灌了許多補藥,這陰毒蛇夫七顛八倒的煉就成的藥液,雖不及葉翔煉製的丹藥但勝在量多,現在邱晨晨身體中蘊含了很多能力,若是經得煉化,修煉有成,可能抵達之後天五重左右,這也算是因禍得福。

張博弘道:“葉宗師放心,老朽定當全力護佑之!”

葉翔搖頭道:“張老爺子誤會我了,晨晨這丫頭福神護佑,這次她遭受綁架,雖是驚心膽顫,但卻因禍得福,喝了陰毒蛇夫配製的藥液,藥中蘊藏了很多能量,隱藏在身體中各部,修煉的功法,煉化了這些隱藏的藥力,晨晨實力可能達到後天五重!”

張博弘眼睛一亮,大喜問道:“葉先生,這可是真的?”

葉翔點頭:“不錯!”

得到也想肯定回答,張博弘內心不由得湧起一股子乾勁,以邱晨晨現在的年齡,經得他的培養,定然能在二十歲之前達到後天九重,成為一個不可多得的天才!

葉國誌羨慕道:“好個幸運孩子,正是讓人眼紅,這便是傳說中的吉人天相之命!”

邱晨晨在葉翔懷中睡得很熟,四人到了韓家,這小丫頭還未醒來。

邱尚民見到後,眼眸甚有淚腺:“晨晨!”

葉翔道:“冇事,這小丫頭命中自帶有福運,不曾受得傷害!”邱尚民躬身道:“多謝葉宗師!”對葉翔敬了一禮。葉翔:“邱老爺子客氣了,晨晨喚我為葉翔哥哥,妹妹被抓,我這當哥的且能坐視不管?”

夢傾城也回來了,她應該遇見了些不愉快的事情,有些不太高興,溫柔對葉翔道:“將晨晨妹妹給我吧!”葉翔隻得將邱晨晨喚醒。

邱晨晨小玉手蹭了蹭眼眸,甚是迷糊,看到了邱尚民,撲了過去,眼淚朦朦,“爺爺!”

邱尚民心都碎了:“晨晨不哭,晨晨不哭!”

還冇有等葉翔坐下歇息,蛇郎君便打電話來了。

“大人,屬下失職,事情冇有完成!”蛇郎君慚愧道。

葉翔道:“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蛇郎君道:“在陰毒蛇夫最後要說之際,那個老嫗出現了,她很強,殺死了陰毒蛇夫,斷了線索!”

“你冇事吧?可有受傷?”葉翔問道,冇有收穫得有用的訊息無所為,但是可彆人冇了,從蛇郎君說話的語氣之中,有幾許斷續,應是受得了傷!

蛇郎君心中很不是滋味:“多謝冕下大人關心,小傷,我無礙!”

葉翔:“那就好,跑了就跑了,他們還會來找我的,你也回來吧!”

“是,大人!”

葉國葉翔掛了電話,葉國誌走了過來:“小子,可是出現了狀況?”

“一個老嫗,三番四次尋我麻煩,很不簡單!”葉翔淡淡說道。

葉國誌酷拽酷拽的說道:“需要我幫忙嗎?”

葉翔鄙視的看了他一樣:“你還是將你自己的事情做好為主,彆讓‘未來’再度來給你添柴加油,再度引起些爭端,而且現在這個大火爐中還有不少傢夥隱藏,有你們忙得!”

葉國誌道:“小子,可是又掌握了什麼有用的訊息了,說來與我分享如何?”

“你長得白?”葉翔瞥了他一眼。

葉國誌裝傻道:“還想,雖冇有你這般招人喜愛,但還是非常不錯!”

“嗬嗬!”

淞滬彆墅,宋紫妍將所有監控資訊查了一遍,冇有法相被侵入的痕跡,這讓她有些抓狂,因為葉國誌發了一個資訊,要求她徹查所有係統,他可是在眼皮子低下看見了葉翔侵入了他們的安全係統,這很危險。

在現今世界黑客世界榜上,她排名地八,原本是第七的,但是有了葉翔的加入將她排擠了出去,榜首便是那至高無上的神,虛無為尊,無人可撼動的存在。

“到底是誰?”能這樣肆無忌憚偷窺,在黑客榜上隻有排名前四的傢夥能做到這樣的手段,能讓她找不到痕跡,不過前四的傢夥都是些怪物,比說資訊了,連張照片都找不到,特彆是那虛無為尊,那可是網虛界的傳奇,彆說她,就算以前排名第一第二的傢夥,都無法與他相提而論,不過這位大爺很少有資訊,自從與第二第三一戰封神後便冇有任何的資訊了。

最後宋紫妍喃喃說道:“難道是那至高無上的虛無為尊?”說完宋紫妍自己都不相信,搖了搖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