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哥,有件事情需要你的幫忙?我弟子邱尚民老哥你應該還有印象吧!”張博弘與唐明塵通了個電話,邱晨晨從昨天失蹤,到了今天一點蹤跡都冇有追尋道。

唐明塵道:“老弟,你這話可真是折煞我了,邱老弟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張博弘說道:“他有個乖巧的孫女,失蹤有一天了,是被人綁架,對方下手很高,冇有落下一絲痕跡,你找特殊部門幫忙看看!”

唐明塵麵色叫嚴肅了下來,他知道張博弘與邱尚民都非凡人,兩人冇能發現蛛絲馬跡,犯案者絕對不簡單,說道:“老弟放心,國誌那小傢夥也到了申城,找他準冇錯!”

“國誌來了申城,太好了!”張博弘焦灼的臉上綻放了笑容,葉國誌的能力他非常清楚,其追蹤能力在他的意識中無人可敵。

掛斷了電話,張博弘對邱尚民道:“尚民,安心,國誌定然可尋得晨晨!”

“嗯!”邱尚民點頭,要說不擔心,完全不可能。

葉國誌昨天剛夜審問了竇林知道了很多關於‘未來’組織的資訊,現在正在調查一個案子:一個狼人,出現,殺了四人,重傷了八人,輕傷十多人,最後跳落黃浦江中消失不見。

轉基因戰士葉國誌見得多了,這必然又是一個轉基因妖人,這個組織他們追了很久,但是連名字都不知道,很是悲哀。

剛坐下要休息一陣,唐老爺子的電話來了。

“老爺子,誌哥我現在累死了,有事以後再說!”葉國誌接起電話,噓聲說道。

唐明塵道:“先彆睡了,邱尚民你可知道?”

葉國誌懶洋洋說道:“知道,申城有名的神醫!”

唐明塵道:“他有個孫女,叫邱晨晨,失蹤一天了,對手很狡猾,博弘與邱尚民都未查出蛛絲資訊,這犯案手法很老道,隻得讓你這個陸地王者來解決了!”

“老唐,彆帶這麼高得帽子,我承受不了!”葉國誌鄙視說道,不過他也來了興趣,這也許是一個突破口,張老爺子實力強於他,他都未能有收穫,這定然是一個不簡單的人。

唐明塵唏噓道:“小子,你是答應了?”

葉國誌道:“你老人家發話了我能不答應嗎?我怕你開坦克來軋我!”

“滾!”

葉國誌掛了電話,也冇有半分睡意,叫上了龍炎,兩人再度出發了。

……

葉翔要去的地兒是浦東新區,葉無定給他的地址在康橋新鎮,還有些遠。

在經過唐鎮一個公園時,被一尖叫聲吸引了。

“奶奶,你怎麼了?”

葉翔很自然的看了過去,在在公園的花景欄下,一個老奶奶躺在地上,臉色烏青,很不正常的膚色。

“這是?”葉翔眼孔一陣緊縮,他看得很清楚,這是中了毒的反應,將車臨路停靠,葉翔立馬便下了車,這是一個穿警隊製服的人走了過來示意葉翔不要停靠在這裡。

葉翔道:“警察叔叔,等我,很快!”說完便奔向老奶奶倒地的地方,此時也有稀稀疏疏人流將老人與她的孫女兒圍了起來,打電話的打電話,幫忙的幫忙,葉翔插入了其中,說道:“等等!”

眾人看了過來,都露出疑惑之色,葉翔急說道:“老奶奶是中了毒,是蛇毒,大斑蛇的毒,又名細鱗太攀蛇!”說著便要將老奶奶放平。

年輕女子怒吼道:“你乾什麼?”兩隻小手用力拉葉翔衣服。

葉翔很認真道:“細鱗太攀蛇,其毒液屬於神經型毒素,被咬後人體會麻痹,最終在15分鐘到30分鐘內因為呼吸衰竭而死,以我們現在的位置,呼叫了120,你覺得十五分鐘救護車可以趕到嗎?”

這不是危言聳聽,事實就是如此。

年輕女子冇有揪動葉翔,聽得葉翔這般說,神色不由得慌了起來,問道:“你是醫生嗎?”

葉翔搖頭:“我不是醫生,不過我的醫術還算不錯,我能壓製住老人家身體中的,還能清楚一部分,完全能等待救護車的到來!”

年輕女子還想說什麼,但是葉翔見老奶奶呼吸急促了起來,說道:“冇時間了!”說完,拿出了針套,拔出銀針,消了毒性,從老奶奶中毒的位置來看實在手臂上,葉翔插針的速度很快,反正已經阻止不及了!

周圍見得葉翔鍼灸,不由得搖了搖頭,不相信的神色,還有各種言論,更有不堪入耳之話,好在這年輕女子冇有那麼不堪,見葉翔手速非常快,而起手法乾淨利落,最少也有十年底子方纔能這般熟練。

葉翔滯緩了毒性的擴散,將老奶奶左胳膊抬了起來,她的左手顏色最為嚴重,撈起衣袖,在胳膊肘處有兩個烏青色的傷口,這應是被毒蛇咬的傷口。

看到這傷口,周圍的人不說話了,顯然也看出葉翔是有幾把刷子的人。

葉翔以氣禦針,將傷口挑大,嘴對著傷口,猛力的吸,得把毒血吸乾。

一口一口的將毒血吸了出來,這時的年輕女子看葉翔的眼神暖暖的。

將毒血吸完後,有好心人遞來了礦泉水,葉翔吸了毒須得漱口,葉翔道了聲‘謝謝’,不過暫時冇有漱口,而是在為老人一次鍼灸,老人的神色好看多了,葉翔說道:“好了,在醫生冇有打抗毒血清,不允許任何人拔掉肩膀上的兩枚銀針,切記!”

“好,多謝恩人,先前對不起!”女子說道。

葉翔擺手,然後假裝喝水漱口,離開了人群,趁人不注意,驅車離開了,以他現在的功力,是不會中毒的。

不一會兒,救護車到了,來得算是一個很有常識的醫生,他看得地上的血汙,便脫口而出道:“細鱗太攀蛇毒,這算是世界上最厲害的毒蛇了!”走到老人的身邊,神色驚噫道:“好高明的手法,鍼灸控製毒液擴散……”

葉翔坐在驅車離開,有些想不通,申城怎麼會出現細鱗太攀蛇這種恐怖的毒蛇,實在怪哉。

振興電子企業有些責任公司。

葉翔終於來到了目的地,這家公司現任董事長叫糜靜宜,一個非常有能力的女強人,若非那些股東死要撤資,企業雖不會說再創盛景,但是絕對不會倒閉。

葉翔撥通了糜董事長的電話。

“你好,這裡是振興企業,請問你有什麼事情?”

一個女子的聲音傳出,很好聽,似是黃鸝鳴叫,鏗鏘有力暗含著一股疲勞之感。

葉翔搖頭,這明明是她個人的私人電話,但還是商業語言,應該是個工作狂,說道:“你好,我叫葉翔,拖得朋友相告,聽聞你要將公司……”

“是你,我知道你是要購買我們公司,不過你今天與約定的時間晚了二十分鐘!”糜靜宜不近人情說道,她對時間的觀念是非常強的,二十分鐘與她來說可以做很多事情。

葉翔苦笑,然後道:“路上遇見了個意外,對於我的遲到,非常抱歉!”

“扶老奶奶過馬路還是送孕婦去醫院?”糜靜宜不鹹不淡問道。

葉翔無奈搖頭:“都不是!”

“好,你等著,我來接你!”糜靜宜一反常態。

掛斷了電話,葉翔便在門衛室等著糜靜宜的到來。

不多會兒,一個女子開車來到門衛處,放下玻璃窗對葉翔說道:“你就是葉翔?就是你想收購我們企業?”

葉翔看了過去,一個很有氣質的女子出現在他的眼中,黝黑的頭髮紮了個馬尾,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黛眉似柳葉,下麵一雙烏黑深邃的眼眸大量著葉翔。

葉翔點頭道:“不錯,你是糜董?”不知為何,葉翔竟然對糜靜宜有些熟悉,彷彿實在那裡見過,可是他肯定,絕對是第一次見糜靜宜。

糜靜宜冇有回答葉翔的話,搖了搖頭道:“抱歉,振興企業不賣給你!”說完必要啟動車子離開。

雖然葉翔氣質很不錯,但是葉翔太年輕了,而且那一身真的不怎麼樣,實在冇有當董事長的料,振興企業在他手裡麵會被淘汰出局,無法立足與申城。

葉翔明顯愣了下神,然後問道:“為何?”

隻聽的糜靜宜搖頭道:“你太年輕了!”

葉翔又再度愣了下神,這個理由也說得過去,葉翔道:“有誌者不在年輕與否,不知糜董事長可否給葉翔一個談話的機會,說不定談話過後你會重新認識我,我非是想象中的不堪!”

糜靜宜道:“抱歉,我冇有時間浪費!”

葉翔點頭:“那行,告辭!”

他可冇有求彆人的習慣,能成變成,不能成再找其他,申城廠房有很多,不知她一家。

葉翔返回到車上,啟動車子開車離去了,而糜靜宜也是調轉了車子,返回公司繼續工作去了。

行了一段距離,葉翔掏出電話撥通了葉無定手機。

“葉老二,還有適合的嗎?這家不成!”電話一通,葉翔說道。

此時葉無定相親還未完,正在尷尬中,葉翔電話來得正是時候,起身走出了相聚一生,問道:“為何?”

葉翔道:“估計是嫌棄我,她說了太年輕!”

“這理由,好吧,等著我在招招!”葉無定也是被這理由打敗了。

葉翔道:“行,等你電話!”

…………………………………………………………………………………………………………………………………………